《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5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我爸才发现自己的胸口下好像放着一只脸盆大小的刺猬似得,觉得扎的慌。我爸赶紧爬起身来,大喝一声,把红绳网往自己手脖子上一缠,卯足了劲一口气就把红绳网拽了上来。
  红绳网中不停的挣扎,我爸捏紧网口,凑近了仔细一瞧。
  脸庞大小,四条腿不停的乱蹬,身上一个个鸡蛋大小的黄疙瘩。
  我爸一拍脑门,这——竟然是个白底黄斑的癞蛤蟆!
  日期:2016-12-25 15:30:00

  顿时,我爸心中的兴奋一扫而空,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这东西虽然看着稀奇,可也不是先生要的鱼啊!折腾半天,捞了三网,就这最后一网捞着东西了,还不是自己想要的。
  你说,我爸能不生气吗?
  我爸呸了一声,指着癞蛤蟆骂道:“恁说恁,自己是个蛤蟆,恁往渔网里面钻啥?”
  癞蛤蟆说不了话,在网里一顿挣扎。我爸看着可怜,拎着渔网的两角轻轻一抖,就把癞蛤蟆抖了出去。只听扑通一声,癞蛤蟆仿佛跳入水中一般,眨眼间不见了。
  现在我爸的兴奋劲儿消失了,理智也回来了。
  我爸虽然是个大老粗,但经历了今晚上的事,现在也算是明白了。那刘飞天肯定是个行家,这沙子地肯定是个邪乎地。
  先不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就说这地方平白无故的能听见水浪声,这邪不邪乎?
  而且下了红绳网,真的能捞到东西,这里要是没鬼,那才叫邪门了。
  我爸一想到鬼,后脖颈子发麻,老是觉得周围的气氛有的不对劲,压抑的喘不过气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人在你的背后死死的盯着你!
  可是,想想奄奄一息的我,我爸又鼓着勇气下了第四网!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再三,我爸这次是犯了大忌了!不仅再了三,还再了四。这下可惹恼了此地的正主,这第四网一下去,周围立马变天了。原本,还有点薄薄的月光,这一下黑乎乎的就像锅底一般。
  我爸吓了一跳,脸上瞬间如同死灰!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凄厉的哭声响起,紧接着这哭声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就好像有千万只猫在耳边尖叫,吓得我爸手中一抖,红绳网掉落在地。
  日期:2016-12-25 15:31:00
  大家可能都听过猫叫,尤其是那种叫春的猫叫声,叫的那叫一个惨。而现在的这种声音就类似于那种叫声,甚至比那更加的凄惨。
  我爸当下三魂七魄丢了个七七八八,顾不得什么红绳网,拔腿就跑。周围黑咕隆咚的,我爸也辨不清方向,一跑竟然跑丢了!

  对,你没有看错,我爸就在自己的庄上跑丢了。
  沙子地离我们村子并不是太远,走路也就十来分钟,就这么近的几步路,我爸居然跑丢了!
  等我爷爷拉着先生来到下网的地方时,地面上除了一张红绳网,什么也没有了。
  我爷喊了几声我爸的名字,空荡荡的沙子地无人应答。
  刘飞天蹲下来,抓起一把沙子轻轻的搓了搓,一股刺鼻的腥臭味传了出来。我爷赶忙捂住鼻子,忍不住的剧烈咳嗽了起来。
  刘飞天抬头问道:“大伯,我大兄弟下了几回网?”
  “两次?”我爷底气不足的说道,他走的时候,我爸是下了两次,可是走之后,我爸下没有下网,他并不知道。
  “两次?”刘飞天的语气中满满的全是质疑。
  我爷皱皱眉说道:“好像——是——三次?”我爷说的拿捏不定,犹犹豫豫。他现在急得都慌神了,哪里还记得下了几次网。

  刘飞天站起身,问道:“捞了些什么出来?”
  我爷想了想,回道:“第一网捞了条大鱼,完了化成烟跑了。然后,我们又捞了第二网,没捞出什么东西。俺就回家请恁去了,俺估计二娃子闲不住,又捞了第三网。第三网捞的什么东西,俺可就不知道咧。哎!这个龟孙,这么大类人一天到晚,还没有正行,又跑哪里野去了。要不,先生,恁等会儿,俺去把二娃子找来,恁问问他。”
  我爷以为我爸是解手去了,并没有往别的方面想。
  刘飞天摆摆手道:“大伯,咱们先回去吧!这地儿今晚上可不太平了。”

  我爷不解,问道:“先生,不捞鱼啦?那潮娃子的病咋办?”
  刘飞天头前带路往回赶,侧着脑袋说道:“大伯,这事啊,原来是挺简单的,现在嘛,却有点棘手了。我估计恁儿子至少下了四次网,被人家带走啦!”
  我爷一惊,追上去问道:“先生,恁这话啥意思?二娃子不是去解手了?被人带走咧?被谁啊?”
  刘飞天淡淡的说道:“人?带走恁儿子的可不是人。对啦,大伯,恁家有煤油灯没?”

  我爷道:“有,好多年么用了,不是,先生恁还没告诉俺,俺儿子到底咋啦?”
  刘飞天道:“大伯,恁儿子的事情,我说了,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与其这样,不如不说,我叫你干嘛,你便干嘛,说不准还没事。潮娃子的病,我先帮他吊着魂魄,只要魂魄不散,就死不了。”
  我爷越听心中越没底,这都是咋回事啊,孙子还没有救好,咋又把儿子搭进去了?
  刘飞天正走着,就听背后扑通一声,再回头一看,我爷已经跪在了地上。
  我爷爷知道自己没本事,可是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遭此劫难不管不问啊,哭着说道:“先生,恁可要发发慈悲,救救他们爷俩啊!这要是再出事情,俺可怎么活啊!”
  我爷不知道怎么去求人,这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求人。在他的观念中,最隆重的方法便是下跪吧!就是这个倔的像头驴的老头,今天却为了自己的儿孙,选择了下跪。
  在这个金钱当道的现在,可能很多人无法理解,下跪对于当时的人而言,是何等的神圣。那双膝盖跪下去的瞬间,就等于把我爷半辈子的尊严,全部搭了进去。
  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这是他唯一能想到的。
  日期:2016-12-25 15:32:00

  刘飞天赶忙搀起我爷,安慰道:“大伯,恁这不是折我的寿吗?你先起来,能救我肯定救。”
  我爷倔着脾气不起来,老泪纵横的问道:“能救呗?”
  刘飞天不忍心看我爷这个样子,咬牙说道:“能,肯定能救。”
  我爷这才起身,对着刘飞天千恩万谢。后来,刘飞天在我家的地位,一度高的可怕,谁要是敢对刘飞天不敬,少不了我爷的一顿揍。
  两人回到家以后,刘飞天让我爷在家门口点了一盏煤油灯。这煤油灯旁,摆着两只火红的大公鸡。
  刘飞天说道:“大伯,家中还有镜子没有?”
  我妈当时正好也站在院门口,说道:“先生,家里就那一块镜子,不是给恁了吗?”我妈那会还不知道我爸丢了,刘飞天和我爷骗她说,我爸还在沙子地里下网。所以,我妈并不知道那盏煤油灯和两只大公鸡,其实是为我爸准备的。
  刘飞天道:“除了那块还有没?”
  我妈摇摇头,刘飞天又望向我爷爷,我爷爷叹了口气说道:“要不,俺去老三家问问,他家肯定有。”

  我妈劝道:“爹,俺看恁还是别去了。富国刚死,他们一家人正难受着呢,恁这三更半夜过去又是为了潮娃子,恁让他们咋想?到时候又说恁偏心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