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3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爸是走在我爷爷前面的,他又没长着前后眼,被我爷突如其来这么一敲,腾的一下跳了起来。
  我爸揉着屁股,回头冲我爷喊道:“爹,恁打我干啥?俺这不是跟你讲讲二兵死的真实情况嘛!哎呦,爹你可别打了!”
  日期:2016-12-25 15:26:00
  我爸慌忙躲开,我爷拿电灯一照我爸,用烟锅子指着我爸说道:“恁个龟孙,都三十多的人啦,说话还没边没沿的。再乱嘟囔,看俺不把恁的嘴撩上(撩上在我们老家是缝起来的意思,因为是土话,也不知道字对不对,大家别介意。)”
  我爸委屈,用手挡着手电筒的光,回道:“俺不说啦,中不中?俺不是为恁好吗?人家骗恁,恁都不知道!二兵他——”

  “再说!恁再说!”
  我爷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我爸这才闭嘴,闷着头往前继续走。我爷爷看我爸老实了,叹了口气这才跟上。
  二兵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清楚。只不过是不愿意提起来罢了,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这沙子地。早年间有人发现,用这沙子地里面的沙子垒猪圈,养出来的猪不仅长膘快,而且不生病。

  这事情越传越邪乎,于是就有人想在这盖个养猪场。
  大家都不是傻瓜,很多人都以为沙子地虽然方人,但是旺猪。要是能在这建个养猪场,岂不是发财了?
  当初的人也是穷怕了,为了发财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当初为了争这块地建猪场,老刘家和老李家还差点打起来,最后胳膊拧不过大腿,两家都没有捞上,反而被村长的侄子二兵承包了。
  大家看着眼红,也没有办法。
  转年开春,村长的侄子二兵开始筹划建猪场的事情,可是,这白灰线刚刚撒个框框,人就栽在地上死了。
  从那以后,这里彻底没人敢打主意了,似乎沙子地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拉沙子可以,建东西就是不行!
  不知不觉,几年过去,那里久而久之,被挖成了一个坑,就像个池塘一般,四周高,中间低。大家对于这块地又爱又恨又怕,复杂的没有词语形容。
  我爷是亲眼见过这些事情的,这一次要不是逼得没有办法,他还真不敢大晚上的过来。
  我爸和我爷一前一后到了沙子地,就开始忙着下网。
  日期:2016-12-25 15:27:00
  下网的时候,我爸问我爷:“爹,这咋下网啊?连水都没有。”

  我爷还在生我爸的气,不耐烦的说道:“恁问俺?俺问谁去?先生咋跟恁说类?恁就咋下,不就完了吗?”
  我爸挠挠头道:“先生也没说下在哪里啊,这沙子地那么大,恁说下哪?恁要是拿不定注意,我就乱下了。”
  我爷用手电筒扫了一下四周,指着一处小坑说到,就下在哪吧!
  我爷也是乱蒙的,毕竟我爸都不知道的事情,他更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就是,我爷比我爸更迷信。他觉得既然是要下网,自然哪里有坑就往哪里下。
  下网也简单的很,我爸就直接把红绳网往地上一摊。这红绳网摊开以后,竟然有一丈大小,只是看着网眼,我爸的脸都白了。
  红绳网的每个网眼都有巴掌大小,那么大的网眼就是放在水里,除非捞到鲸鱼,不然捞到鱼也让鱼给跑了。
  我爸心说算了,管它网眼大小,反正在沙子地里也捞不到鱼,就全当陪先生折腾一回吧。其实,在当时那个情况下,我爸已经不对刘飞天抱有希望了。毕竟这件沙地捞鱼的事情太扯了,已经扯到我爸都不相信了。
  我爸就是抱着一个侥幸心理,再试试吧!人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有堵墙头都想试试,而我爸就是这个心理。
  农历七月间,是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但这只是白天,一般晚上的时候,会稍微凉快一些。可是,这沙子地一到了晚上,反而更热。
  我爸有一瞬间,感觉自己就好像坐在蒸笼里面一般。我爸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大汗,抬头再看天上的月牙,又黄又亮。忍不住问道:“爹,今儿这天,恐怕没有毛月亮吧?要不,俺在这儿守着,恁回家睡觉吧!”
  我爷脱了鞋子,往地上一坐说道:“睡啥觉啊!我这活蹦乱跳的大孙子,一晃眼就死了一个,现在潮娃子又这样啦!恁让俺咋睡觉?哎!造孽啊!”
  我爸安慰道:“爹,这事恁说,咋就赶到一起了呢?俺原本还说,趁着现在日子好过一点,攒点钱开个榨油的作坊。现在,钱全部花进去了,两个孩子,还——哎!”
  我爸说不下去了,长叹了一口气。
  我爷一听我爸心疼钱,抽起屁股下的布鞋,一鞋底打在了我爸的肩膀上,骂道:“恁个王八羔子,恁说啥哪?啊!俺告诉恁,富国已经死了,就是砸锅卖铁,也得把潮娃子看好。潮娃子要是再有个意外,俺也不活了!”
  我爸没有想到,我爷会这么生气,当下蔫了。揉揉肩膀,缩着脖子说道:“行啦,爹,恁发内大火干嘛?俺也没说不治,是不是?恁看,这医院该跑的都跑了,先生该请的都请了。可是,恁说潮娃子,咋就不见好呢?恁说,是不是,咱家的老林不好啊?”

  老林在我们这指的是祖坟,我爸的意思是我们家的祖坟可能有问题。
  我爷骂道:“老林有啥问题?这是祖上选的,都这么多年了,也没出啥事啊!再说,咱们村一下死了六个娃娃,难不成都是老林出了问题?”
  “爹,会不会是咱们村的位置不对?”
  “我说,二娃子,恁想干啥?一会儿要迁坟,一会儿要挪村的,恁是想干什么?再在这胡邹邹,看我不打死恁个龟孙!喊恁给潮娃子看个病,恁再那么多说道?啊,恁看看恁,小时候喊恁读书,恁不好好读,现在呢?后悔了吧?”
  我爸嘟囔道:“爹,恁扯这些干啥?这跟潮娃子有啥关系?俺不好好读书,不是给恁省钱吗?”

  啪!我爷跳起来,一鞋底砸在我爸的脑袋上,骂道:“说恁不好好读书,恁还有理了?恁们两个要都是像恁大哥一样,读好书留到了城里,富国能死吗?潮娃子能病吗?”
  我爸哑了火,儿子跟老子吵架永远吵不赢,这是我爸总结多年的经验。你说啥,都是他有理。我爸闷不做声,一个人蹲在地上生闷气,毕竟他都这么大的人了,我爷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说打就打,搁谁谁也受不了。
  日期:2016-12-25 15:28:00
  我爷见我爹不说话,知道我爹生气了,缓了缓语气说道:“恁有啥气的?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
  我爸抬头道:“是,天经地义,恁打死俺得了,反正俺没出息,给恁丢人了!恁大儿子好,是个城里人,还当了个厂长。”

  我爸说着说着就要掉眼泪,我爷也不好再说他。往地上一坐,摸出自己的烟锅子,按了一把烟叶,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正在这时,就见周围的夜色突然暗了几分。我爷抬头一看,弯弯的月牙如同长了毛一般,变得朦朦胧胧。
  我爷把烟锅子往地上一磕,拽起我爸说道:“二娃子,赶紧收网,毛月亮出来啦!”
  我爸抬头一看,还真是出了毛月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