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十二鬼疫,一部你从未听过的灵异传奇!》
第2节

作者: 却笑少年多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5 15:22:00

  做完这些,刘飞天将红布包好,喊我妈找面镜子过来。他将红布包好的东西塞在镜子底下,而后用两粒黄豆,开始慢慢的在我的左耳垂上磨。
  这两粒黄豆耳垂上下,一边一个,慢慢的摩擦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耳垂被挤压的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小坑。
  刘飞天取出一枚银针穿上一截红线,直接扎穿了我的耳垂,给我打了个耳朵眼。红线很长,刘飞天穿了几圈,方才打了个结。
  做完这些,太阳已经擦着房檐了。
  刘飞天让我爸把我抱回屋子里面去,伸手从口袋里面摸出几颗红豆,递给我妈,让我妈熬一碗粥。
  我妈眨巴了几下眼睛,看着刘飞天手中的几颗红豆,尴尬的说道:“先生,就这几颗红豆,要熬一碗粥?”
  驱鬼我妈不会,可是做饭她可是做了十几年了,就这几颗红豆怎么能熬一碗粥?

  刘飞天笑了笑,便递给我妈,不再说话。
  他弯下腰来,扯开那捆红线,开始做起了手工活。我妈一心想救我,也没有功夫问那么多为什么。再说了,刘飞天压根没有想给我妈说,问了也是白问。
  我妈把几颗红豆往砂锅里面一丢,添了半锅水,红豆尴尬的躺在锅底,安安静静。
  我妈现在说起来,还是一脸的不解。几颗红豆要熬一碗粥,那怎么可能呢?
  可是,奇怪的事情还真就发生了,这几颗红豆就像个气球一般,越来越大,等水烧开的时候,一颗一颗的红豆已经变成了乒乓球大小。
  我妈抹了一把脑袋上的冷汗,心中暗道,乖乖啊,这哪里是熬粥,分明是煮汤圆吗?
  正在这时,这几颗乒乓球大小的红豆,又像药丸一样慢慢的化开了,砂锅里面的水慢慢的变成了血一般的颜色,而且越来越稠。
  只听噗的一声,砂锅底下的火自己灭了,里面的红豆粥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

  刘飞天放下手中的东西,勾着头看了一眼说道:“行了,大姐,你把粥盛出来,冷凉了给黑猫吃了。”
  我妈问道:“给猫吃?”
  我妈越来越理解不了刘飞天到底要干什么?
  刘飞天点点头,指着地上的红线说道:“这是我刚刚编好的红绳网,你让大哥今天晚上去西北角的沙子地里捞鱼去。”

  我妈一听都傻了,半天抹不过弯来,去西北角的沙子地捞鱼?先别说刘飞天编的这红绳网能不能捞鱼,就说这沙子地。那地方一年到头连水都没有,干巴巴的沙土地,去哪里捞鱼?
  鱼肯定捞不着,沙子倒是够盖几百间房子的。
  如果说,刚刚的红豆粥让刘飞天在我妈心中树起了一个得道高人的形象,那么这个红绳网捞鱼简直是把这个形象破坏的体无完肤。我妈甚至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家伙要么是个江湖骗子,要么是个信口胡邹的傻子。
  日期:2016-12-25 15:23:00

  这时候,我爸从屋里走了出来,见我妈站在院子里发呆,喝道:“愣着干啥?先生让咋弄,咱们就咋弄!”
  我妈指了指地上的红绳网对我爸说道:“孩他爹,先生说让你带着这个东西,趁晚上的时候,去西北角的沙子地里捞鱼。”
  我爸一听,脸当时就绿了,以为我妈故意找茬,西北地的沙子地里能捞出鱼来?别说捞鱼就是癞蛤蟆都捞不着。我爸冲着我妈大吼道:“恁想吵架是不是?俺跟恁说,现在潮娃子病着呢,俺不跟恁一般见识,等潮娃子好了,看俺怎么收拾恁!”
  “俺没想吵架,先先生就是那么说的。”我妈支支吾吾的解释道。

  我爸扭头望向了刘飞天,刘飞天点头承认,而后说道:“你今晚吃完晚饭的时候,就去西北地的沙子地里下网。你记住了,毛月亮不出来,你千万不能收网。”
  我爸缓了半晌,才缓过神来。不由的长叹了口气,心中嘀咕道,这不是一个疯子吗?还毛月亮不出来不能收网,就是太阳出来了再收网,也捞不出鱼啊!可是,为了救我,我爸也只能跟着刘飞天瞎折腾了。
  晚饭的时候,我奶奶为了款待刘飞天,还特意杀了家里面的一只老母鸡。吃肉的日子对于那时候的农村来说,还是非常少见的,一年到头也没有几次。
  日期:2016-12-25 15:24:00
  晚饭过后,刘飞天在我家的西屋暂时住了下来,我爸带着红绳网出发了。我爷不放心我爸,后脚打着电灯也跟了上去。
  出门的时候,头顶的月亮已经半挂在天空,皎洁的月光,洒满山林。
  沙子地因为在我们村的西北角,村民又叫那里为西北地。农村的朋友可能都知道,这是我们公认的称呼方法。土地在村子南边就叫南地,在北边就叫北地,以此类推。
  我们村是在一处坝子里面,平整的土地本来就不多,好不容易有一大块平整的地方,还全部都是沙子地,庄稼都种不出来。

  几年有人觉得荒着可惜,就打算在那里盖了房子。村长也没有说什么,毕竟那地方确实倒腾不出庄稼来,建房子总比荒着好啊。
  可是,奇怪的是盖了房子以后,并没有人敢在那里住。
  说农村人迷信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那个时候的农村文盲比较多,而流传经验的方式便是口口相传,简单的说就是听祖辈上的人流传下来的。
  口口相传有个最大的弊端,就是传到后面的时候,有可能说的事情就有可能风马牛不相及了。中间再碰上些喜欢添油加醋的,那么更是传的面目全非。
  村里的武子就因为在西北地盖了三间房子,搬进去的第三天,全家人就死的一个不剩了。
  日期:2016-12-25 15:25:00
  他们的那三间瓦房,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荒废了。
  前些年,下了一场大雨,那三间大瓦房彻底的寿终正寝了。
  我爸和我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我爸突然问道:“爹,俺记得咱村子里的二兵弄不巧好像是死在这儿了?”
  我爷应了一声说道:“可不是嘛,他啊和恁一般大,恁是五月初五,他是五月初七,就差两天。哎,多好的孩子,不说了,这半夜三更的,恁不能说点高兴的事?净提这些不干不净的!”
  我爸回道:“爹,恁说这地方这么邪乎,会不会闹鬼啊?二兵当时在这垒猪圈的时候,不就是死这儿了嘛?”

  我爷瞪了我爸一眼,骂道:“恁个王八羔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二兵是突发脑淤血,跟这有啥关系?”
  我爷的意思就是让他别提这茬,毕竟现在三更半夜的,又是在这么一个邪乎的地方。老人呢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晚上千万不能说鬼。我现在还记得,我小时候晚上一说鬼啊什么的,我妈就拿鞋底子伺候我。
  可我爸呢,一个大老粗,又是个死脑筋,脑子不会转弯。现在想想,我的耿直就是遗传我爹的。
  他以为我爷不知道这事,便好心好意的解释道:“爹,恁可别听人家骗恁,二兵哪里是什么脑淤血,他死那天,俺去了,俺亲眼——”
  我爸还没有说完,我爷抽起腰间的烟锅子,一下敲在了我爸的屁股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