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442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哥,咱们走吧,这地方实在是太臭了……”臭鼬药剂的效用超过了预期,方逸相信那条巨蚺绝对不会再想闻到这种气味,所以他和彭斌应该算是安全的了。
  “走,不过我给它们再加点料……”
  彭斌一脸坏笑的拿出了胸前的小盒子,他可不想在外面的社会中使用这玩意儿,所以用在这里也不心疼,当下又取出了一个瓶子,打开瓶塞之后,直接扔到了悬崖的下面。
  “太臭了,奶奶的,快走……”
  山风将那药瓶的里的气味吹上了山崖,熏的彭斌一把抓起地上的枪转身就跑,而方逸早在他打开瓶塞的时候就窜出了十几米远,速度要比彭斌快得多了。
  在山崖上行走,要远比沿着河道走艰难,因为很多地方会出现断壁,距离近一点的话,方逸可以用飞虎爪抓住对面的大树,做成一个空中绳索走廊,但两边悬崖离的远,他们就只能先下去,然后再攀登到另外一个岩壁上。

  如此走了一下午,两人也不过走出了十来公里路,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第二天方逸最先发现了不对,他们似乎不需要如此辛苦的翻越一个个悬崖峭壁了。
  因为方逸看到,沿途他们行进的河道两旁,满是死去的鱼儿和各种水中的生物,这也就是说,在距离这条河足有十多公里的地方,药剂依然在发挥着作用,将河中那些危险的生物都给驱赶了出来。
  河水是什么味道方逸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在河道两旁,河水蒸发出来的臭鼬味道,还比不上他和彭斌身上臭呢,完全在他们嗅觉的忍受范围之内,所以他们现在下去沿着河道行进是很安全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方逸和彭斌的行进速度顿时变快了很多,身上的臭味就像是个无形的保护层,不管是毒蛇还是爬上岸的鳄鱼,对这两个移动生物均是毫无兴趣。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两人已经前行了一百多公里,不过这一百多公里沿途上的见闻,也让杀人如麻的彭斌心惊不已,因为他亲眼看到,这一条野人河就像是一条死河,没有丝毫生命的迹象了。

  另外两人还有一些发现,那就是沿途的一些原始部落,均是曾经受到过巨蚺的攻击,他们的尸体挂在一棵棵大树上飘荡,身体虽然早已风干,但全都被腐蚀的不成人样,整个就像是人间地狱一般。
  “这个部落离开的时间,最少在一年以上了……”
  行进了一天之后,彭斌和方逸在一个部落里进行了休整,和之前的部落不同,这个部落没有干尸,但却是空无一人,也不知道是提前得到消息迁徙了,还是那些尸体被食肉动物们给吃掉了。
  “大哥,咱们这一路走过来的部落,为什么全都被森蚺给灭族了?”

  随手丢下一只在来路上打到的野猪,方逸开口问道,他曾经在一些部落里见过用泥或者是头塑造的森蚺雕像,按理说森蚺应该是他们的图腾才对,但偏偏这些部落都是被森蚺给灭掉的。
  “报复!”
  很熟悉蛇和森蚺习性的彭斌,开口说道:“那条巨蚺在前几年吃了我们的大亏,它灭掉这些部落,是在报复人类,那大家伙虽然很聪明,但却是无法区分人和人之间的区别……”
  动物的报复心,有时候来的比人类还要强烈,彭斌就曾经遇到过这么一件事。

  那是彭斌七岁的时候,由于父亲在战争中失利,于是将他寄养在一家靠近山林的猎户中,那家猎户的男主人,是远近闻名的好猎手,山中的豺狼虎豹都在他枪下饮恨过。
  但是有一天,这个猎户从山中却是被人奄奄一息的给抬了回来,他的一只胳膊齐肩断掉了,一条小腿也不见了,脸上更是有几道深深的野兽抓痕,当时把小彭斌给吓的不轻。
  这个猎人的生命力还是很顽强的,虽然受了那么重的伤,但并没有死掉,恢复了几个月之后,拄着拐杖已经能慢慢的下地行走了,但猎手的生活,却是从此与他无缘了。
  小孩子的好奇心总是很强的,在习惯了那人脸上的伤疤之后,彭斌向他询问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身上的伤势究竟是什么野兽造成的。
  那人并没有忌讳自己受伤的事情,听到彭斌询问,就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并且说这是自己的报应。
  原来,在五年前的时候,这个猎人上山遇到了一个成年黑熊带着一只幼熊,当时他开枪击伤了成年黑熊,将幼熊给带到了山下。
  老猎人都知道黑熊身上最值钱的是什么,那就是熊胆,而且将一只熊给养起来,一岁过后就可以取胆汁了,几年之内都会有取之不尽的熊胆汁买卖。
  这个猎人也打了个笼子,将小熊给养了起来,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那只受伤的黑熊在几个月之后出现了,并且袭击了他们的村子,咬死了不少村里人养的鸡鸭牛羊。
  受伤后的野兽,往往都会变得更加的狡猾和凶残,村里人组织了好几次狩猎,都没能抓住这只黑熊,每天一到晚上,在村子外面的丛林里,都会响起黑熊的嚎叫声,而村子里的幼熊,也会发出声音来应和。
  眼看着村里人每天都会遭受损失,猎人无奈之下,将幼熊给杀掉了,并且利用幼熊死亡前的惨叫声,将它的母亲给吸引了过来,只不过只是打中了黑熊并不致命的一枪,又被它给跑掉了。
  不过从幼熊死亡之后,那只黑熊就再也没有来过这个村子,村里人都以为它已经离开或者死去了,时间一长,再也没有人记起这只黑熊,因为在山林里每天都会上演着类似的事情。

  但是让这个猎户没有想到的是,他今天上山的时候,却是被这只黑熊给偷袭了,而且黑熊并没有急着杀死他,而是先用牙齿和爪子撕掉了他的一只手臂,又活生生的啃掉了他的一条小腿。
  这只凶残的黑熊,让猎人瞬间就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一幕,他现在才知道,黑熊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寻找着机会报复他,猎人的运气算是不错,一起上山的同伴听到了他的惨叫声,及时赶来开枪救下了他。
  彭斌也是从这件事情开始,第一次知道了野兽的隐忍和超强的报复心,他对于丛林的了解,也是从这个村庄开始的。
  那个猎人虽然已经残废了,但却是有很多经验可以教导彭斌,在那个村庄整整住了三年,彭斌已经可以跟着村子里的大人进山狩猎了,是村子里年龄最小的一个猎手。
  三年后彭斌的父亲找到了他,在离开的时候,彭斌将他人生的第一位老师给带出了这个村子,现在这个残废的老人,还在彭家守着大门,每次见到他,彭斌总是会想起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所以彭斌知道,一路上所遇到的这些被灭族的村落,肯定是报复心比黑熊更强的森蚺干的,狂性大发的时候连同类都会吞进肚子里的巨蚺,在那个时候哪里还管自己是不是村子里的图腾呢。
  “真没想到森蚺的报复心竟然这么强?”
  听到彭斌讲诉的往事之后,方逸也是咋舌不已,他以前最多见过黄鼠狼偷鸡被老道士给打了几下,后来他们所养的鸡就全被黄鼠狼给咬死了,而且一只都没叼走,用老道士的话说,这是黄鼠狼在报复他们。
  日期:2016-07-2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