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2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佑德冷冷说道:“徐书记会不会说什么,我不敢妄自猜测,不过今天这件事,我会向徐书记汇报,对于相关人等,也要视情况进行教育、批评和处分。”
  胡乃军张了张嘴,非常惊愕地叫道:“王总编,我不服,为什么要处分我们,我们又没有喝多酒。”
  刘旭也说道:“是啊,王总编,其实大家真没有喝多少酒,还没有晚上吃饭的时候喝的多。”
  王佑德看了看刘旭,知道刘旭是在提醒他晚上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喝酒了,为什么晚上吃饭的时候能够喝酒,在歌厅唱歌的时候就不能喝了呢?

  王佑德说道:“适量饮酒,并没有问题  。但是你们针对外人闹酒,并且闹出冲突以后,不知道及时平息矛盾,反而一味将矛盾激化,以所谓的面子、义气为由,与基层干部发生冲突,严重损害了省报的形象,违反党对一名干部的基本要求。我要进行的调查是,到底是谁制造了矛盾,又是谁激化了矛盾,至于其他单纯只是饮酒的同志,自然不会受到影响。”
  胡乃军身后、省报的人群当中顿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大家都相互看了看。
  王佑德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要查他们这边的责任,而不是庇护他们,向包飞扬讨“公道”,要求海州方面追查包飞扬的责任。王佑德的态度让大家都感到十分意外,虽然这件事确实就像包飞扬刚刚描述的那样,是因为他们闹酒引起的,但是包飞扬确实是擅自进入他们的包厢,还打了人,省报一定要追究也不是不可以。如果只追究省报自己的责任,倒显得他们有些弱势,王佑德在报社的人缘虽然很好,但很多时候也是以态度强硬著称,年前省报有一组记者在下面受到地方上的刁难,就是王佑德出面找了省长王虹锋,将事情捅到省委常委会上,让那个地方的领导狼狈不堪,也让人知道省报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按理说王佑德是比较护短的,不应该主动示弱认怂,但是王佑德现在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就是要自行认错,进行自我批评和内部处分。
  有些头脑灵活的人也想到王佑德可能认识包飞扬,但就算是熟人,说两句漂亮话,双方说和,将这件事化解掉也就算了,完全没有必要对他们发火,好像不是讲和,而是求和。
  虽然想不通,但是谁也不希望板子打到自己身上,于是很多人的目光开始闪烁,尤其是当刘旭、胡乃军看过来的时候。
  胡乃军见状心里不由一突,他太知道这些人的表现代表什么了,这些家伙为了自保,等会王佑德调查情况的时候,肯定会将自己出卖。

  “王总编,要说这事其实也怪我,最后是我向陈立发出挑战,陈立不肯应战,正好包县长出现,将陈立拉走了,大家才会觉得不忿,语言上有些过激……”刘旭站出来说道,倒不是他想要讲义气,而是想要给王佑德一点压力:不要以为就包飞扬有关系,他们身后也有关系,刘旭的背后是刘道勤,而刘道勤的背后还有省委秘书长彭彦东,甚至还是省委书记鲁勇明。
  王佑德看了刘旭一眼:“刘旭,等事情调查清楚,我会向刘厅长汇报的。”
  刘旭不由皱起眉头,他没有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这个结果,王佑德这是拼命死保包飞扬啊,这似乎太不合理了。
  王佑德转过身,对董允虎说道:“董书记,请你安排一下人手,协助我给大家重新录一份口供。”
  他又转身对省报的人说道:“刚刚我说的话,相信你们都听到了,请你们配合董书记的工作,如实反映刚刚发生的情况,如果谁有不实之言,等查出来,报社一定会严惩不殆,你们不要有侥幸心理。”
  虽然王佑德平常在省报是出名的老好人,可是老好人发飙,更让大家感到心惊胆战,已经有很多人在心里做出决定,等会儿一定“如实”说明情况。
  刘旭俊朗的脸庞不由阴沉似水,虽然还是刚刚那些人,可是这一次录口供,情况肯定跟刚刚完全不同,不要说让他们继续将过错推到包飞扬头上,恐怕连真正的客观公允都做不到;为了避免自己被牵连,这些人一定少不了会添油加醋,说出很多不利于胡乃军和他的事情。
  因为大家都知道王佑德是偏向包飞扬的,虽然他并没有明说。
  第八百零八章一面倒
  王佑德的态度也让董允虎感到非常意外,王佑德竟然没有回护省报的下属,甚至连说和都没有尝试,就摆出一副要内部问责的姿态,严厉申饬胡乃军等人,甚至连刘旭也没有放过。

  董允虎甚至觉得,王佑德这个态度不能说有错,但是未免也太严苛了一点,今天这件事说白了就是闹酒引起的,真不算什么大事情。胡乃军等人此前盯着包飞扬,固然非常过份,而王佑德现在要严厉审查这件事,同样也有些严苛。
  王佑德这样做,唯一的原因只能是包飞扬。
  董允虎甚至也有一种感觉,似乎王佑德这样做,就是想要让包飞扬满意,生怕包飞扬会不满一样。就好像底下的丨警丨察冲撞了不能冒犯的人,他也要表明严厉的态度一样——通常来说,只要底下的人不是胡作非为,董允虎就算场面上会训斥他们,但还是会想办法回护一下,而王佑德却丝毫没有这样的意思,这让董允虎非常难以理解。
  董允虎也在假设,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会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才会采取和王佑德一样的态度?首先是冲突双方对他来说都很重要,地位差不多,甚至对方要胜过这些下属几分,属于这个范围,不会是自己很亲密的人,只可能同样是下属,或者让自己很尊敬的人的下属。类似胡乃军等人的行为就已经触犯到自己的逆鳞,否则就算对方关系再亲密,级别再高。自己也不会一味打下属的板子。

  当然,他也并不熟悉王佑德的性格,不知道对方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董允虎看了包飞扬一眼,他同样看不清楚的,还有包飞扬的背景,刚刚他给市委书记薛绍华打电话,薛书记也显得很紧张。并立刻表示要赶过来处理。
  不管怎么样,王佑德出面以后。省报这边的情绪算是压了下去,董允虎要协助王佑德录口供,但是王佑德要怎么进行处理,那是省报自己的事情。今天晚上这件事想要顺利解决,已经不存在什么障碍了。
  至于王建刚和王子洋父子那边,董允虎并不觉得他们还能翻起什么浪花。
  王建刚此刻也知道大势已去,王佑德偏袒包飞扬的态度十分明显,他压住省报的这些人,形势就彻底偏向了包飞扬,就算他想闹,也会被董允虎压住。
  当然,他还有唯一的希望。那就是等市委书记薛绍华来了以后,会站在他这一边。但是他也知道这样的希望很小,除非薛绍华跟包飞扬有矛盾。但是薛绍华偏向望海县、力主修建冠河大桥是海州市官场都知道的事情,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小。
  王子洋这时候也看出情况不对,不复之前的嚣张跋扈,就算他平常仗着王建刚的权势在市里作威作福,但是在省报副总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两位副厅级大员面前,也知道自己老子那个副处级实在有些不够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