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2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陈彩桦看来,得罪包飞扬这种一看就知道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很不值得,但同时她又为包飞扬感到可惜,今天的事情要是闹大了,对他的前程可是很不利的,很可能会因此停下一路青云的步伐。虽然他还很年轻,也许蛰伏几年以后又可以东山再起,但还是有些可惜了。
  刘旭与胡乃军对视一眼,脸上掩不住有些兴奋雀跃,尤其是刘旭,这件事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压下去了,事情闹得越大,对包飞扬的影响就越大,就算他在靖城市有些后台,在这里也不好使。
  董允虎点了点头道:“薛书记说,还请王总编能够体恤下情、顾全大局。”
  王佑德不由皱了皱眉头,对董允虎这句话有些不喜,心想自己怎么就不体恤下情、怎么就不顾全大局了?不过他很快想到这件事的缘起,脸色不由沉了下来。
  “董书记说笑了,我刚刚到,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据我所知,这不过是一件小事,谁能跟我解释一下?”王佑德的目光落在胡乃军身上,心里其实已经都清楚了。

  王佑德是此前双方僵持的时候,接到记者魏晓宁的电话,听到魏晓宁说他们跟人发生了冲突,海州市的丨警丨察都来了,才赶过来处理。魏晓宁没有说详细情况,但是结合胡乃军刚刚说的话,再看到眼前这个场景,王佑德哪里还能不明白是胡乃军等人和包飞扬发生了冲突,然后引来了丨警丨察。因为事情涉及到省报和一名县委常委,多名处级、副处级干部,才让董允虎这个市委常委、政法委委员亲自出面,董允虎看到自己出现,担心事情没有办法收场,所以马上打电话向海州市委书记薛绍华汇报,而薛绍华知道以后,才决定要赶过来。

  从薛绍华和董允虎的态度来看,他们应该是偏向包飞扬那一边的,或者说他们应该是不同意省报这边的要求,否则董允虎不会因为他的到来而感到紧张,薛绍华也不会急着赶过来。
  所以胡乃军才会说海州方面是官官相护,而胡乃军的话里也透露出和包飞扬发生冲突、包飞扬打人这样的信息。
  “王总编……”胡乃军眉飞色舞,就要添油加醋地将刚刚的事情再说一遍,没想到王佑德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还是请包县长简单说一下吧!”
  胡乃军张了张嘴,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随即又想到也不知道是谁给王佑德打的电话,应该是自己这边的人,那王佑德应该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当然是对他们有利的“经过”,现在王佑德让包飞扬自己讲,是准备抽包飞扬的脸啊!
  胡乃军顿时更加得意起来。
  包飞扬笑了笑:“王总编,这件事说起来也不大,我的秘书陈立跟你们报社的许琳是大学同学,两个人在谈恋爱,两个人平常也难得见面,这次你们到海州来,他就赶过来跟许琳见面,我正好明天要跟海州的冼市长谈事情,也就提前了一点,带着陈立先赶过来。”

  王佑德转头看了看许琳和她旁边的陈立,心里顿时一片清明,作为这次出游的领队,他当然知道那些所谓自费参团的人是怎么回事,好像刘道勤那个侄子就在追求陈琳。
  包飞扬继续说道:“陈立意外碰到许琳的朋友,得知许琳就在旁边的歌舞厅,于是就跟着一起过来。省报的同事们太热情,都要跟陈立喝酒,我因为要找陈立拿东西,找过来的时候看到陈立喝多了,让他去洗手间去吐一下,省报的同僚们觉得我不给面子,就要罚我喝酒,我酒量不行,也不能够一口气喝三瓶酒中间还不能换气,本来想说自己认识王总编,借王总编的面子讨个饶,没想到也没有用,只得耍赖不喝。”

  王佑德脸色微沉地看了胡乃军等人一眼,心想包飞扬说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偏差,刘旭、胡乃军等人在一起,想要将陈立灌醉,包飞扬碰到了想要阻拦,刘旭、胡乃军等人就开始针对包飞扬,包飞扬提到自己,胡乃军等人恐怕都没有当真,否则倒也不至于不给自己面子。
  胡乃军看到王佑德的目光。连忙笑了笑:“咱们王总编的名字天天在省报上出现,全省哪还有谁不认识的?我们好好的喝酒,包县长非要插手。自以为是领导就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大家闹酒,本来就是为了图个热闹嘛!”
  王佑德没有说什么,包飞扬也没有解释,而是接着说道:“海州市丨警丨察局王建刚副局长的儿子王子洋情绪比较激动,伸手要抓我的衣服教训我,我的司机许栋梁是个退伍军人  。出手扭住了他的手臂。王子洋让人叫来丨警丨察,又污蔑我的母亲和姐姐。污蔑靖城市委领导,我受辱激动之下,动手打了他一巴掌……”
  “王子洋因此暴怒,要拿酒瓶砸我。再次被我的司机给擒拿住,后来王子洋叫的丨警丨察来了,王局长也亲自来了,我就让许栋梁放开王子洋,王子洋有了依仗,又拿酒瓶要砸我的司机,许栋梁不敢动手,想要硬挡,我情急之下将王子洋踹了出去。”
  “后来王局长觉得我们有暴力倾向。一定要将我们铐起来带走,我只好给董书记打电话,董书记希望我们能够和解。刘少和胡编应该是觉得我罪大恶极,一定要让警方处理我。现在王总编您来了,我也想请教一下,不知道刘少与胡编觉得我应该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你们才会满意?”包飞扬看向刘旭和胡乃军,冷冽的目光,逼得他们不得不转过头去。
  “包县长。你打了我们的朋友,难道就这样算了?你……”包飞扬的讲述并没有什么不实之处。但是同样的事情从不同的角度看就会有不同的结果,全看立场。站在包飞扬的角度看,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是被迫的,但是站在胡乃军等人的角度看,包飞扬无疑就是个面目可憎的家伙。
  胡乃军刚要争辩,王佑德却摆了摆手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好了,胡乃军你先说说,包县长的描述当中,可有什么不实的地方?”
  “这个嘛……”胡乃军想了想,要说不实的地方还真没有,关键看怎么样解释,这个当然不好明讲:“也怪我们太看得起自己了,以为自己是省报的记者,可以请包县长喝杯酒,谁知道包县长根本不领情……”
  “好了,这件事的起因已经非常清楚,就是你们要闹酒,结果引发了冲突。”王佑德再一次打断胡乃军的话,并且狠狠瞪了胡乃军一眼:“这一次报社组织出游的目的,徐书记讲得很清楚,是希望大家出来看一看,多接触外面的世界,开阔眼界、陶冶性情,而不是让你们来酗酒、闹酒的。你们倒好,不但酗酒、闹酒,还跟地方上的同志发生冲突,还要打压地方干部,我倒是也想要问问,你们想要让董书记怎么处理这件事?我还想问一问你们,要是徐书记知道了这件事,会有什么样的评价?你们还嫌不丢人,非得将事情闹大了?”

  “啊——”胡乃军怎么也没有想到向来脾气温和得王佑德竟然也会疾言厉色、大声痛斥,而且痛斥的对象就是他!
  “王总编,我、我们就是喝了一点酒,大家放松一下嘛,可是并没有酗酒啊!”胡乃军连忙辩解道。
  刘旭也在旁边帮着说道:“是啊,王总编,大家难得出来一趟,又都是年轻人,喝点酒热闹一下嘛,我想徐书记也不会说什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