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3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文定根本就不认识赖国庆,但对这个名字多少有点印象——毕竟体制内的党外干部就那么多,他最近又看了不少这方面的名单。
  陈娟一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张文定立即表了态,说可以考察一下,这一方面是给了陈娟一个面子,另一方面也算是了了一桩事情。
  其实,张文定非常明白陈娟的心思。
  这个女人跟别的女人不同,自从上次在巴厘岛吃饭,张文定就觉得陈娟不但可以从政治上重用,而且还可以从其他方面用一用,只是张文定现在还不想那么做。
  他对武玲,还是有一份愧疚的。
  陈娟没想到张文定答应得这么痛快,这让她本来潮水涌动的心更加澎湃了起来。
  感谢的话不用多说,陈娟当着张文定的面表了个态:“领导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工作,把本职工作做好,努力摸清目前局里和各学校的情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我们县的教育事业、为广大教职工和孩子们做更大的贡献。”
  虽然她不是教育局的一把手,但凭着她自己的能力和自信,她觉得自己在副局长的位置上,还也是大有可为的——张书记现在这么大的威信,不也只是副书记嘛。

  张文定听出了她话里的弦外之音,怕她一个人想收集些别人违纪违法的证据会有什么危险,便点点头交待了一句:“唔,你有这个信心很好。不过也要注意休息,劳逸结合,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要急。”
  他还是很在意我的!陈娟感动不已,望着他动情地说道:“谢谢领导关心,我会注意的。这两天确实是有点累,还想领导你请我吃个饭犒劳犒劳我呢……”
  张文定知道她是个什么意思,笑道:“吃饭没问题。最近有点忙,忙过这段专门请你吃,去望柏、去白漳吃都行。”
  这个话,既表明了今天没时间和她吃饭,也不至于让她太失落。

  毕竟,后面补充的话,虽然多少有些虚,不能当真,但也显出了一点诚意,留下了一点念想。
  陈娟无奈,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
  出了县委之后,她又有些庆幸,庆幸张文定拒绝了她,要不然的话,今天吃了饭会不会晚上再搞个什么活动?然后,她会不会在今天晚上彻底沦陷?
  虽然说她对张文定很有好感,但更多的,还是停留在精神层面,并没有真的到想要现在就和他突破实质关系的地步。
  他能够理智一些,对她来讲,也是很好的。

  至少,她在克制不住感情的时候,不至于会一发不可收拾。
  感情是美好的,但由感情而对生活造成了干扰,就是烦恼了。
  跟许多人一样,陈娟喜欢一切美好,讨厌所有烦恼。
  第二天一早,赖国庆便来到了县委。

  他只是一个民主党派的副科级干部,边缘得不能再边缘了,一般情况下,根本就没可能跟张文定面对面地汇报工作。
  这次是多亏了陈娟,他才能有个机会跟张文定接触一下,自然要表现得积极一些。
  赖国庆找到刘浩的办公室,略带紧张的挤出个不太自然的微笑,自报了姓名然后请刘浩帮忙通报一下,一点都没有摆谱。当然了,他在县委,哪怕是面对一个办事员也摆不起谱。
  刘浩跟赖国庆不熟,但他知道赖国庆是农业局副局长,加上之前给张文定的资料里面有这个人,刘浩便明白了几分,便去请示了张文定,获得张文定的同意,赖国庆才战战兢兢的进入到了张文定的办公室。

  “张书记您好,打扰您了,我是农业局赖国庆。”虽然身为农业局的副局长,但赖国庆见到张文定还是有些紧张。
  站在张文定的办公桌前,赖国庆的脑子有点乱,不知道什么样的开场白是最合适的,开口便来了个最中矩中规的自我介绍。
  张文定抬头看了面前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人一眼,发现他虽然因为紧张,脑门上挂着几颗汗珠,但看上去这个人还算是精神。
  毕竟年纪不大嘛!
  对于差不多年纪的干部,张文定内心还是比较亲近的,再加上这一眼对他的第一印象还不错,便微笑了一下,指了指沙发,道:“坐,坐吧。”
  “哎!”赖国庆忙点了点头,挪到了沙发前,坐了下去。
  张文定没有同他一起坐到沙发上,而是把手里的笔往桌子上一放,就这么坐着,看着问赖国庆道:“赖局长,看着很年轻呀?”
  他自己就很年轻,但这时候说起别人年轻来,却相当顺口,没一点压力。
  赖国庆直挺着腰板,既然不好回答说自己不年轻了,也不好说自己确实比较年轻。
  毕竟,对面的副书记同志,跟他年纪差不多大呢,谁知道张书记喜欢别人说他成熟还是说他年轻?
  所以,赖国庆只能一本正经地答非所问:“我都参加十二年了。”
  “哦!一直在农业局么?”张文定接着问。
  “嗯,一直在农业局。”赖国庆点了点头,很正式地回答道。
  其实,赖国庆很想把自己在农业局取得的成绩说一说,但没那个胆子,领导没问你就乱说,会给领导一种不稳重的感觉。
  领导的艺术在于善于缓解谈话时候的紧张气氛。
  张文定在随江市委组织部干过组织工作,了解干部们对进步是多么渴望,所以他倒也没有给赖国庆多大的压力,问的都是些简单的东西。这个聊家常似地对话听上去是张文定在了解情况,其实就是跟赖国庆闲聊几句,让他不要这么紧张。
  人在紧张的情况下,脑子一般都不太好使,说出的话也很僵硬,张文定今天是想考察一下他的,所以希望赖国庆的思想活跃一些,这才明知故问了几个问题。
  对于赖国庆来说,这两个问题已经让他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不少。
  他只听说张文定在县委常委会上非常凶猛强势,却没想到面对面的时候会如此亲民。
  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赖国庆紧绷的神经开始慢慢的放松下来。
  张文定眼见赖国庆放松了许多,便笑了笑,继续问道:“你是民盟的盟员,又是我们县教育局的副局长,还这么年富力强,咱们县像你这样的人才可是不多啊。”

  年富力强?你比我还小吧!赖国庆听得真是有点无语,但人家毕竟是领导,纵然是比他年纪小几岁,真要不用年富力强这个词而直接说他很年轻,他也只能默默承受了。
  赖国庆心里多少也明白,张文定为了不让自己因为没话说而尴尬,主动找话题,这样的领导,真的很随和呀。
  但同时,他也知道,现在是张书记要考察自己,自己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当然了,这个话里也有一个意思,他是听出来了的。那就是张书记要知道他的根脚,然后才好决定收不收他。
  赖国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这都是县委和政府的领导在照顾我,帮助我。还有民盟市委对我的培养,民盟市委主委汪肖松汪主席经常跟我们讲,民盟县委一定要认真贯彻落实县委县政府的指示精神,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我一定不辜负组织的期望,为县委县政府和民主党派的沟通合作贡献出我个人的最大力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