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36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志忠也跟了一句:“我一定为大家做好服务。”
  张文定言简意赅,总结了两点,柳如风领会了张文定的意思。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有着过人的身材,也有着过人的聪明才智,张文定的这两句话就是说给她听的,意思就是让柳如风去找周志忠,把名额定下来。
  同时,她也知道,应该散会了。

  散会之后,张文定又对酒店业协会以及荷花园酒店本身的视察了一番,这都是走个过场。过场之后,吃饭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当然了,纵然张文定是海量,也不会由着他们灌的。
  柳如风真的去找周志忠了。
  她去的是县委周志忠的办公室,跟进别的县领导办公室没区别,也跟和别的县领导说话一样没有压力。
  周志忠亲自拿了表格给了柳如风,而且还跟柳如风交代了需要上报的资料。

  柳如风在周志忠面前摆弄着身姿,娇滴滴地表示了感谢。
  虽然周志忠也想玩点潜规则,特别是柳如风这样开放的女人,他更是垂涎欲滴,但他知道,这是张文定送出去的人情,搞不好柳如风已经是张文定的人了,他不敢胡作非为。
  想一想可以,但要真的去办她,貌似现在时机不是很合适,还是等以后看有没有机会吧。
  毕竟,周志忠的色心并不重,色胆也并不大。
  周志忠分出去的名额,主要还是集中在第三层次,也就是后备人才的培养名额上。第一第二层次的,主要由他占了,给张文定和高德贵每人分了两个。
  张文定手上有两个第二层次的名额,一个给了酒店业协会,另外一个名额,他考虑了良久,觉得还是给体制内的干部比较好。
  他张文定是县委副书记,是管人事的,还是要在这个方面好好体现一下,刷一下存在感会比较合适。
  本来手上就只有两个名额,一个已经送给了柳如风,虽然没在明面上这么做,但大家心里都明白,就算不说他跟柳如风有一腿,也会说他张文定胳膊肘往外拐。
  他可不想背上这么一个骂名。

  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招兵买马才是当前的重要工作,多拉一个,自己的势力就会多壮大一些。
  党外人士的势,只能借一借,最终的决定性力量,还是在党内干部这里。
  他这个专职副书记,如果不能够让党内干部看到跟着他干的前途,那将来的工作就依然会很艰难。
  其实,燃翼县体制内的党外人士并不多,能上到副科级的都很少,而且这几个人也都是在各部门担任副职。
  张文定让刘浩整理了一下这几个人的资料,但迫于对这些人不了解,张文定一时做不出决断,也只好暂时先放一放,反正事情又不急。

  张文定这半个月视察下来,他的名声在体制内外几乎是爆棚了。
  一时间,很多人表现出了要向他积极靠拢的意思,而张文定也并非来者不拒,这在用人方面,张文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一套,张文定是不相信的。
  对于白珊珊,他都是试了又试的,更何况别人?
  不过,要是张文定觉得哪个家伙还有点发展前途,就算偶尔犯个错误,搞点小动作,他也不会太苛刻。
  当然了,有些人,是可以利用但不可以交心的,这一类,该利用的也还是要利用。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当张文定手里的第二个名额不知道花落谁家的时候,燃翼县农业局的副局长赖国庆同志通过现任教育局的副局长陈娟找到了他。
  赖国庆是体制内不多的党外干部之一,他是民盟的盟员。
  刘浩给张文定的资料里,就有赖国庆的材料,赖国庆今年三十三岁,能做到农业局副局长的位子上,不光是因为他的身份特殊,更多的则是他的命比较好。
  在农业局当股长的时候,赖国庆曾经在“三夏”工作中立过功,所以在当年获得过全国农业系统先进个人的荣誉称号。
  那一年,燃翼县的农业工作又是全市的标杆,当时分管农业的副省长下来考察的时候就表示这样的干部很实在,所以在人事调整的县里把他提拔为农业局的副局长,分管农机补贴,可以说县里对赖国庆还是比较照顾的。

  当然了,他民盟盟员的身份,也为他的提拔加了不少分。
  赖国庆命好,凭着他的身份,混到这个地步已经是祖坟冒了青烟了,想再上进,基本上没什么可能了。他没什么靠山,唯一的熟人也就是他绕了七个弯八个拐结织的远房表妹陈娟。
  其实,他跟陈娟也算是比较熟的,当初陈娟干县委办副主任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的对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妹示过好。
  但怎么说吧,虽然攀得上亲戚,可毕竟隔得远了点。
  所以呢,二人熟归熟,却一直是泛泛之交,没有多大的利益来往,也没有多少人情往来。
  这一次,县里在党外人士的培养上闹了这么大的动静,赖国庆自然不想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他多少也听说过,陈娟来教育局是张文定给使得劲,所以,赖国庆又一次找到了陈娟,希望她能给引荐一下,就算得不到这个名额,认识一下大领导,也不是什么坏事。

  党外干部,要说提拔容易,也确实是容易,竞争少嘛。
  然而,提拔了一次之后,想再提拔,却又很困难了,因为位子少,而且也很难攀到有实权的领导。
  陈娟自从到了教育局以后,跟张文定就只见过几次。
  每次见到张文定,她内心依然是狂风暴雨,甚至有点想豁出去的意思,但陈娟毕竟不像柳如风那般开放,她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知道如何把自己对张文定的崇拜藏在心底。

  所以,一直以来,陈娟跟张文定也只是浅尝辄止,最多也就是一起吃顿饭,说几句玩笑话,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但隔上一段时间不见,陈娟还是会千方百计的找个理由跑去张文定办公室,就算是说几句话,心里也是甜的。
  对于陈娟来说,赖国庆只不过是自己可有可无的一个关系,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但陈娟不像其他干部,有用的当爷爷来供着,没用的当孙子来吓着。
  她是讲仁义的,赖国庆很给她面子,那她也不会一巴掌把赖国庆拍死,既然他提出来了让自己引荐一下,况且她知道张文定现在正在招兵买马,而且正好是要在党外人才方面下点工夫,便觉得可以引荐一下。
  最主要的是,陈娟又想光明正大地见张文定一面了。
  陈娟跑到张文定办公室,先是寒暄了几句,便旁敲侧击的跟张文定提出了赖国庆这个民盟盟员,想要积极进步的意思。陈娟没说赖国庆跟自己有点亲戚,她是怕张文定认为她收了人好处,坏了她在他心中的形象。
  她想得很简直,只要是自己提出来了,也等于帮了赖国庆一个大忙了,至于张文定同不同意,那是领导的综合考虑,她管不着,她只要能跟赖国庆有个交代就行了。

  反正最主要的目的是见张文定一面,见着面了,心里舒服了,哪管赖国庆的事情成与不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