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3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董紫萱,就不能绕过她对自己的伤害。在沃原市一中做同事的时候,两人关系就一般,而且在竞争省里“优秀教育工作者”的时候,她更是采用诬陷的方式,让楚天齐失去了竞选资格。后来,正是由于这个董梓萱的引见,也才导致楚天齐初恋情人投入了别人怀抱。因此,当时楚天齐恨她,甚过了恨初恋孟玉玲。
  也是冤家路窄,省委党校学习的时候,又遇到了董梓萱。在楚天齐还没有踏进校门的时候,她已经做了相应布置,来对付楚天齐。首先是让她的大伯董设计收拾楚天齐,董设计鸡蛋里挑骨头,利用照片不合标准一事,害的楚天齐跑了好几次照相馆,但仍然受到董设计的奚落和刁难。
  在党校的第一次班会上,为了竞争临时班长一职,董紫萱不惜把当年泼过的脏水端出来,再次浇到楚天齐头上。为此,楚天齐不但失去了班长一职,而且又重新背上了“论文抄袭”的黑锅,还被炒作出欺负同事的恶名。从此后,董紫萱和她大伯以及其他帮凶,一次次的偷袭和抹黑楚天齐。好在有肖婉婷、岳佳妮的帮忙,才戳穿了董紫萱的谎言,让她的丑行大白于众人面前,她算暂时消停了一段。但楚天齐内心的不安,却一直没有消失。

  直到那次拓展训练,情形才有了变化。当时急欲证明自己的董紫萱,忽然在高台上晕倒了。正是楚天齐不计前嫌的把她背下来,冒着生命危险救了她。在医院待过三天后,董紫萱选择回到了沃原市,从此她算暂时离开了楚天齐的视野。在之后的日子里,虽然董设计还不时耍点小伎俩,但威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临近毕业前夕,董紫萱死党贺平向楚天齐讲了一番话,他也才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贺平也代为转达了董紫萱的话“不要监督他了,把所有实情告诉他吧。你告诉楚天齐两件事,玉赤县新到县委书记是我爸爸的人,爸爸和大伯以后的做法不代表我。”那时,楚天齐知道,董紫萱的意思是“和解了”。
  重紫萱能够不再找自己麻烦,楚天齐也算放下了心里一块石头。但同时又有了新的疑惑:既然你董紫萱都不和我做对了,那你爸和你大伯却似乎不想放过我,这又是为何?
  之后很长时间,楚天齐都没有董紫萱的消息。当然他也不想打听她的消息,只要她不找自己的麻烦,楚天齐已经烧高香了。
  去年,好长时间不见的董紫萱打来了电话,并说在玉赤饭店等楚天齐。到了饭店包间,听过董紫萱的一番忏悔,楚天齐才知道她是来给自己帮忙,要帮着引见柯兴旺,以缓解自己不被县委书记待见的被动局面。当然,由于自己不能昧着良心屈服于柯兴旺,董紫萱的和解任务没有成功,反而激化了矛盾。
  虽然董紫萱的努力白费了,但楚天齐仍然接受了对方的好心。之后,她再没有出现,也没有联系。但楚天齐记住了她再次的提醒“我是我,我爸是我爸”,并把董建设这个名字,记到了自己脑海中“危险人物”一栏。
  做为董建设在玉赤县的代表人物,柯兴旺一直很“关照”楚天齐。刚从党校回来时间不长,楚天齐就失去了常务副乡长的职位,后来又被挂到县委办,做起了调研工作。在调研期间,一直想抱柯兴旺粗腿的刘大智,经常给楚天齐出难题,只怪那小子能力不行,反而每次都被楚天齐收拾。
  因为那次仙杯峰受伤,楚天齐结束了调研工作,但被以“照顾身体”为由,发配到了老幺峰乡。虽然同样都是被挂着,同样都是“混吃等死”,但是待的地方却由县城到了乡下。
  后来,市委书记李卫民到玉赤县视察,并当着所有现场官员,对楚天齐进行了表示和肯定。市委书记的这个做法,在全县引起了轰动,好多人对他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但楚天齐待在老幺峰的命运依然没有结束。
  机会往往蕴含在危险之中,开发区老百姓上丨访丨了,楚天齐才被从乡下召回,被命令充当救火队员。楚天齐知道这是柯兴旺不得以的安排,既让自己去趟雷,也在化解李卫民的怒气,还可以随时把自己抛出去当替罪羊。

  可是楚天齐的政治生命力很顽强,不但解决了上丨访丨,也让开发区的工作有了起色。在刚开始的几个月,柯兴旺冷眼旁观,但近一段又在找自己的不是。不知道这是他准备卸磨杀驴的前奏,还是孔嵘从中干涉的结果。
  说到孔嵘,这是楚天齐提前没想到的一个对手。就在财政局卡下补偿款的那次,楚天齐才和孔嵘第一次接触,也才知道了他和孔方、孔臻的关系。所以,他把孔嵘的报复认定为是替孔方报仇。但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自己和孔方的矛盾可能仅是被孔嵘利用的一个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却是他本来就带着对付自己的任务。
  不管自己的猜测准不准,但就冲孔嵘的心胸那么小,这个人肯定会不断的找自己的麻烦。也许孔嵘会亲自上阵,也许会联合或指挥柯兴旺出手。
  无论那种情形,无论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如自己猜测,但楚天齐却知道,董建设是自己绕不过去的一个“坎”,也许还会有他的人跳出来对付自己。楚天齐不禁纳闷的自问:我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你为什么非要盯着我不放呢?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看到上面来电显示,楚天齐兴奋的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一接通,里边就传来候三的声音:“楚哥,等急了吧?”
  “哦,不着急。”楚天齐言不由衷的说着。
  “现在还是没有杨天豹的消息,也没找到那天说的那个知情人,我还在继续找着。同时,我也在通过其它渠道,打听杨天豹的消息。虽然现在没见到杨天豹的影儿,但我通过其它一些消息判断,两个多月前他可能到过林场。”说到这里,候三歉意表示,“楚哥,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兄弟,千万别这么说,应该抱歉的是我。”楚天齐真诚的说。

  “好了,楚哥,不说了,我这儿马上就没信号。”候三的声音断断续续,紧接着就没了动静。
  楚天齐握着手机,轻轻叹了一声,既是感叹杳无音讯,更是感叹候三的朋友之情。
  看了看台历上的日期,基本就剩一周时间了,难道自己真要就犯?还是再等等吧,稍等等。楚天齐自问自答着。
  杨天豹得找,单位工作还得做。这样想着,楚天齐拨出了一串号码。不一会儿,电话通了,楚天齐对着电话说:“郝股长,及时查看单位帐户,关注政府下拨补偿款情况,还要勤去财政局询问,尤其要防止上次的事再次发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