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38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正扬是个老狐狸,知道他最近跟市委被免职处理的王副秘书长正神神秘秘的搞些小动作,心里就在想,这个王志军是不是头脑有问题,被免职的干部有什么巴结的,突然之间,王志军竟然又要请假离开,这里头必定有文章。
  赵正扬有些不解的问道,我说,王志军,你这唱的是哪一出啊?前两天不是还看你忙的跟孙子似的,整天围在市委原办公室主任,副秘书长身边拍马屁,怎么好端端的又提出要出去旅游一阵子呢?
  赵正扬跟王志军相处不是一两年了,两人一道眼睁睁的看着“普水十兄弟”所剩无几,十兄弟的老大马成龙也混到了市里当副市长,大家都是同道人,说话自然不需要拐弯抹角。
  王志军不想把自己眼下的尴尬处境讲给赵正扬听,担心把实话说了,反倒遭赵正扬背地里笑话自己。这次他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来想要通过巴结王副秘书长得到些好处,联系上市委的领导,没想到,被秦书凯一个电话吓唬的又立马改变了主意。
  王志军敷衍的口气道,赵县长,你是老大哥,就别寒碜我了,我是真的感觉最近一段时间,工作压力比较大,想要好好的出去放松几天,你就说,这假期你到底批不批吧?
  赵正扬见王志军一副不爱搭理自己的模样,不由笑道,你王志军请假,谁敢不批,既然你坚持要请假,就歇几天吧,反正我这个县长在你面前说话也没什么威信,就算是我不批准你的假,你要是想休,还不是一样照休。
  赵正扬说的倒也是实话,王志军在普水县里虽然是个副县长,但是他跟马成龙之间的关系,倒是比赵正扬跟马成龙走的更近些,大家都是马成龙这条线上的人,赵正扬再怎么样,也不好意思跟王志军为了一点小事把脸皮撕破了。
  王志军见赵正扬尽管嘴里说些自己不乐意听的怪话,总算是同意自己请假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打算简单收拾一下,明天一早就动身,不管底下王副秘书长和秦书凯两人怎么狗咬狗,自己躲的远远的,这一切自然跟自己不再相关。
  王志军走的匆忙,赵正扬心里不由奇怪的想着,这家伙最近跟王副秘书长走的特别近,没事就凑在一块商量着什么,眼下,王副秘书长倒是还呆在普水县里,怎么王志军就这么撒手离开了呢,这里头一定有问题。
  赵正扬把服侍王志军的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叫到自己的办公室,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后,老狐狸赵正扬心里猜到了几分事情的真相,只怕王志军这次匆匆离开,本意是想要避开什么是非,只是他到底要避开的是什么样的是非呢?
  这是非难道跟市委的王副秘书长有关吗?还是他自己本身已经卷入了这个是非,他急于保住自己的安全,所以远远的先避开。
  王志军一离开普水县,周德东的电话就打到了秦书凯的手机上,向秦书凯汇报了王志军的动向,当听说王志军已经以出差之名离开普水,秦书凯立即明白了王志军的用意。

  只是王志军虽然离开了普水,王副秘书长却依旧带人驻扎在普水县里,自己要阻止的是王副秘书长正在调查的事情,而不是要针对王志军是不是离开普水县,这种情况下,自己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王副秘书长也乖乖的离开普水县打道回府呢?
  秦书凯吩咐周德东继续注意观察王副秘书长接下来的动向,以及联系过哪些人后,放下电话,陷入一种沉思的状态。
  自己跟马燕之间的关系说起来也是百转千回,王副秘书长要是调查的话,也够他忙一阵子的,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自己和马燕已经有了孩子,尽管这个孩子的存在,刘丹丹心里也是清楚的,要是王副秘书长真的把事情传扬开来,也不过是在刘丹丹的心里把伤疤再次揭开一次罢了,不会对自己的家庭产生动摇基石的影响。
  但是,对于自己的声望来说,必定会是一个不小的损失,一个领导干部,不管你工作干的怎么样,工作能力怎么样,只要你在作风上有稍微的风吹草动,整个人的形象就算是垮了,尤其是现在胡亚平像个斗鸡样,两眼就盼着自己出点什么问题,好让他抓住把柄,通过对付自己,给唐小平难堪,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说,自己都不能被王副秘书长在作风方面抓住把柄。
  可是,事实毕竟是事实,王副秘书长只要顺着一条线细细的调查下去,必定会有所收获,现在的情况下,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才能控制住局面呢?
  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功夫,有几次电话响起,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都没有伸手拿起电话的听筒,眼下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自己尽快拿出主张来,其他的事情今天办,明天办都是一样的,做事情总有一个轻重缓急,目前,解决王副秘书长在背后对自己下手这个难题,就是必须在短时间内解决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办公室外的天色渐晚,有些人开车行驶在路上,已经打开了车灯,秦书凯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下班时间了,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为了应付王副秘书长的事情,自己一下午几乎要想破了脑袋,却还是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毕竟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反正不能不当件大事处理。
  他心里琢磨着,总不能真向周德东建议的那样,在普水的地盘上,找几个人狠狠的吓唬一下王副秘书长?

  这种招数要是用来对付一些小人物,说不定的能用,可用来对付一个曾经在市政府办公室当过主任的领导,恐怕当时能把他吓唬的低头了,底下的麻烦反而会更多。
  再说,王副秘书长已经被市里常委会宣布免职处分了,却依旧明目张胆的带着下属在底下搞调查工作中,这说明什么,至少胡亚平和江水根秘书长对他的行为是清楚的,甚至是暗中支持的,否则的话,没有上级领导的发话,冯燕的老公为什么会乖乖的跟在王副秘书长的身边一起参与调查呢?
  这样一想,秦书凯心里当即排除了周德东的建议,对付王副秘书长这样的官场老狐狸,哪里是简单的吓唬一下就能管用的呢,这招用的不好,就是在主动把自己的把柄往对手的手里送呢,到时候,只怕更加被动。
  到底该怎么办呢?秦书凯感觉自己遇上了一个相当棘手的难题,要说从黑的一块不能动手,可是白的这一块,王副秘书长已经被免职处分了,自己又能有什么威胁到这老东西的呢?
  正想的头疼的时候,听见门口牛大茂边敲门边说,秦主任,有件事情向您汇报一下。
  秦书凯随口应道,进来吧。
  牛大茂把门推开一条缝,见秦书凯正稳稳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赶紧满脸堆笑的站在门口请示说,秦主任,我这不争气的小舅子说是要找您有点事情,又给你添麻烦了。
  秦书凯一听说是常文怡的儿子来了,想到这个常文怡现在因为上次的事情,已经和自己不来往了,他是他的儿子还是要待见的,立马欠身说,牛大茂你说什么话,都是自己的人,什么麻烦,请他进来吧。
  日期:2016-12-2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