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1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大伯看了一眼我,然后说道:“我们想出去,你与符掌教聊聊,我们在外面等你们。”
  他们几人离开,而符钧则盯着我,开口说道:“陆言,按理说,别人都可以,但你是绝对不能再进茅山宗的,这里面的原因你应该知道,不过这次不算,我有一句话想让你帮我带给我小师弟。”
  对方是一宗之主,我不敢怠慢,拱手说道:“请说。”
  符钧说道:“茅山是我的根,也是我的魂,但与此同时,也是他萧克明的根和魂,是我们共同的家,你若能够见到他,帮我转告,说意气用事,人人都有,他若是累了倦了,茅山宗的大门,永远都为他敞开,便连这掌教真人的位置,只要他想,我都可以虚席以待。”

  听到这般大义凛然的话语,我心中一凛,拱手说道:“知道了,我若是能够再见到萧大哥,定当转告。”
  符钧点头,笑了笑,说好,谢谢。
  我说不客气。
  本来我以为这就算完了,没想到符钧又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只能我们两个私下里说。你若是知道神剑引雷术——你先别急着否认,我的意思,是你若是知道,可以通知我,我愿意用任何东西跟你交换,并且绝对不会找你任何的麻烦,如果你对我不够信任,我可以给你发血誓,或者找任何你信任得过的中间人……”
  啊?
  他如此诚恳的话语让我为之一愣,还没有开口,他便伸手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件事情,你先别忙着回答,等你想清楚了,联系这个人,他会帮你我作联系的。
  说罢,他塞了一张卡片在我的手里来,然后率先离开了清风阁。
  我看了一眼手里的纸片,原来是一张名片,上面有个联系方式,而我收起,跟着走出了房间里来,瞧见外面大家都在等待。
  符钧朝着徐淡定拱手,说徐师兄若是有空,我想请你喝杯茶,聊一聊外面的世界。
  掌教真人相邀,而且刚才人家还给足了面子,徐淡定又不是不知世事的人,于是拱手,说敢不从命?
  我们离开了清池宫,在那道人巫离的带领下,前往了位于后山方向的竹林小筑去。

  步行而亡,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方才到达。
  那竹林小筑地如其名,位于一大片苍翠的竹林之中,我们赶到的时候,瞧见那是一片十分典雅的竹楼,不过此刻外面挂着黑白双色的布,将如此雅致之处弄得有些肃穆。
  竹楼附近是药圃和农田,有幽幽的药香传来。
  竹楼跟前是灵堂,搭了棚子,里面传来念经声,人来人往,一看就知道是各处前来帮忙的茅山子弟。

  陶陶的爷爷毕竟是之前的茅山掌教,门下弟子众多,绝不可能清冷。
  进门之前,巫离对我们说道:“陶庭倩上有父母,皆不是修行者,务农为生,一会儿我带你们去拜见她父亲陶一尘和她母亲——不过我听说两位对您侄子有一些意见,若是激动起来,还请各位多加担待,不要去了冲突。毕竟是丧事,冲撞了亡人,那便不太好了……”
  他小心说着,萧家人的脸色就颇有一些沉重。
  如此一路走,进了院子,来到了灵堂这边来,巫离找人问了一下,得知陶陶父亲晕了过去,正在房间里休息,她母亲则在里面照顾他。
  萧大伯急了,赶忙问道:“人没事吧?”
  那人回答,说人没事,只不过是悲痛过度,太伤心了而已。
  我的目光落到了那棺材之上来,瞧见已经合拢,看不到里面情形。
  屈胖三在旁边嘀咕,说若是能够检验一下遗体就好了。
  他说得小声,旁边却有人听到了,眉头一竖,指着他的鼻子就说道:“检验什么遗体?人都死了,而且都已经入殓,你们折腾个什么劲儿?对了,你们是谁……”
  他这般一问,旁边就有人瞧了过来,倒还真有人认得我,说道:“这、这不就是那个让萧掌教离山的陆言么?”
  这会儿所有人都认出来了,不过大部分人都黑着脸来。
  很显然,没有人喜欢我。
  有个老者恨恨地看着我,说:“说起来啊,箫掌教若是没下山,陶陶便不会这般无所事事,最后误入禁地,伤了性命。”
  另一个老妇人则点头,说对,不过若不是他,萧掌教也不会下山……
  这般一说,逻辑莫名就通了,众人瞧见我的眼神顿时就不善起来,巫离害怕群情愤怒,赶忙将我们带进了楼里去。

  他说你们若想,便去拜访一下陶陶母亲吧。
  萧大伯点头,说如此也好。
  我们一行人进了楼,巫离去敲门,里面问了一句,他说明来由,门吱呀一声开了来,有一个容貌清丽,却稍显憔悴的妇人走了出来。
  她打量了一下我们,摇了摇头,说你们且回吧,陶陶就是陶陶,与你们萧家无关。
  陶陶母亲的出面,让我们顿时哑然,没有半点儿多余的话语说出来。
  很显然,对方也把陶陶的死,怪罪在了萧克明的身上来。

  也就是说,人家并不想认这门亲戚了。
  这话儿一说起来,反倒是显得我们多管闲事了,难怪旁人对我们也是这般的态度,萧大伯听见了这话儿,没有多说,双手抱拳,说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家小明的错,在这里,我给您道歉了。
  三叔和五哥也跟着一起鞠躬行礼,作为道歉。
  陶陶母亲显得很平静,脸上不喜不悲,朝着我们拱了拱手,然后回到了房间里去。
  门关上,那巫离看着我们,开口说道:“各位,还有什么事儿,皆可跟我说起。”

  萧大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说道:“陶陶何日出殡?”
  巫离说按例停家三日,如今已停两天,明日出殡。
  萧大伯点头,说好,我们明日过来,送送这可怜的姑娘。
  巫离说好,不知道各位是仍然住在徐师叔家中,还是我另外给你们安排地方?
  萧大伯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徐淡定家中有病人,我们在那里太过于打扰,还是由你们安排吧?”
  巫离点头,说既然如此,那我就给各位安排在镇中一处客栈吧,可以么?
  萧大伯点头,说可以。
  巫离说好,我这边带诸位过去……
  这个时候我站了出来,对他拱手说道:“对了,我兄长陆左的父母目前在贵宗传功长老的草庐之中居住,我这次过来,是想接他们离开的,你能够带我去探望一下他们呢?”
  巫离犹豫了一下,说道:“带他们离开这个事情,我得禀报一下师父,回头给你答复好么?”
  我说可以,不过我想今天去探望一下二老。
  巫离说这个没问题。
  说罢,他目光在周遭巡视一下,叫了一个年轻人过来,吩咐他带我去传功长老居住的草庐,随后请众人随他去客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