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1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特么的**你——”暴怒中的王子洋从旁边的同伴手上抢过一只啤酒瓶,就要冲上去跟包飞扬干架,不过他刚刚动了半步,手臂就让许栋梁抓住,吃痛地惨叫一声,身子扭曲成了大虾,酒瓶也落到地上,摔成碎片。
  “怎么回事?都给我住手,站着不要动!”几个丨警丨察在一群保安的簇拥下冲了进来,王子洋被许栋梁扭着,疯狂地嘶吼道:“陆队长,这几个人敢打我,你快点将他们都抓起来。特么的敢打我,看老子怎么招待你们!”
  刘旭皱了皱眉头,这个王子洋可能在下面跋扈惯了,这么多人面前,说话也不知道注意一下。不过包飞扬当着他的面打了王子洋一巴掌,也让他感觉很没有面子。他盯着包飞扬,沉声说道:“包、飞扬,有些过份了吧?”
  领头的丨警丨察显然认识王子洋,听到王子洋的声音,看到王子洋被许栋梁扭住胳膊不能动弹,马上像火烧眉毛一样跳了起来:“放开,你们快点放开王少,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包飞扬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你这个样子也叫客气?他盯着这个丨警丨察说道:“陆队长?我是望海县副县长包飞扬,王子洋他肆意污蔑政府官员——他污蔑我没有关系,可是他污蔑靖城市委领导,我想这件事不是你能够处理的,你还是给你们王局长、给滕书记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副县长?”陆云虎顿时愣住了,刘旭、王子洋他们可以不将副县长看在眼里,但是陆云虎只是派出所治安联防队的队长,严格说起来,可能连股级都不算,副县长在他面前已经算是很大的官了。
  “陆云虎,你怕什么,这里是海州,你将他抓起来,其他的事情交给我。”王子洋吼道。
  陆云虎看了看王子洋,却没有马上动手,他又盯着包飞扬看了两眼:“你真的是望海县的副县长?”

  陆云虎当了十几年丨警丨察,虽然职位不高,但是见过的事情并不少,他平常也很嚣张,可是他知道有的人是不能够得罪的,眼前这个包飞扬如果真的只是望海县的一个副县长,那么将他抓起来,只要有理有据,问题不大。但是包飞扬看起来那么年轻,这么年轻的一个副县长让他感觉很诡异,等到他从包飞扬手上接过工作证,看清楚上面的年龄的时候,才突然醒悟过来,这么年轻的副县长,要么是冒充的,要么就是大有来头。

  陆云虎不由为难起来,这个包飞扬看起来不好得罪,但是王子洋更不能够得罪,他将工作证抵还给包飞扬,有些为难地说道:“包县长,不管怎么样,我们先调查清楚事情的具体经过,你看是不是将王少先放了?”
  在陆云虎看来,包飞扬这个副县长年龄跟王子洋差不多,恐怕也是个权贵子弟,双方很可能发生了冲突,这种事情在歌舞厅里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外面那些待业青年,今天变成了这几个权贵子弟罢了  。
  包飞扬点了点头:“人可以放,但是放了以后,他要是再动手的话,那也要允许我们自卫。”
  包飞扬向许栋梁点了点头,许栋梁刚要放人,这时候包厢门口响起一个威严的声音:“怎么回事,都让一让。”
  围在外面的丨警丨察和保安听到这个声音,连忙让开一条道路,只见一个神态威严的中年人迈着步子走了进来,一眼看到被许栋梁扭住胳膊的王子洋,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你们是什么人,快点放开洋洋——”

  包飞扬已经猜到来的人是谁,他和海州市丨警丨察局副局长王建刚其实见过面,当初傅老途径海州去望海的时候,在海州召开接待安保会议,包飞扬和王建刚都列席了会议,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发言的机会,也没有私下交流,王建刚似乎对包飞扬并没有印象。
  包飞扬向许栋梁点了点头,许栋梁松开手掌,往后退了一步。王子洋乍以脱离控制,突然操起旁边桌上的酒瓶,转身就向许栋梁头上砸过去,许栋梁没敢动手,双臂上举准备硬挡一下,包飞扬在旁边看到,却毫不犹豫地飞起一脚,将王子洋踹了出去。
  情急之下,包飞扬这一脚并没有收力,王子洋向后就倒,撞翻了身后的桌子,才被人拉住,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王建刚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竟然有人在他的面前对他的儿子动手,这还了得?
  “放肆,都给我抓起来。”王建刚吼道,不等陆云虎反应过来,王建刚身后就已经冲出几个伸手矫健的丨警丨察,向包飞扬和许栋梁扑过去。
  包飞扬只得在一起举起手上的工作证,伸过去挡住扑过来的丨警丨察,并对王建刚说道:“我是望海县的副县长包飞扬,王局长,你不认识我了?”
  扑过来的丨警丨察面对包飞扬递过来的工作证,不得不停了下来,回头征询王建刚的意思。王建刚双眼微微眯起,目光阴沉地盯着包飞扬。

  望海县就在海州市旁边,而且这段时间望海县在市里经常被提到,主要是傅老途径海州去望海以后,市委书记薛绍华就提出要打通向东南方向的交通,市里为此争议比较大。王建刚能够做到市局局长,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也因此对望海县的情况有所了解。
  如果说望海县以前在海州人的眼中还不值得一提的话,那么最近他们的几个动作就连海州人都有些嫉妒了。一是傅老去望海县考察,傅老在靖海地区的声望还是很高的,傅老去望海而不是海州,这一点让海洲人颇为失望。
  王建刚也参加了当初的安保工作,对于在这件事情当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包飞扬也有所耳闻。
  另外就是望海县最近招商引资的势头非常猛,接连引进了几个大项目,还要搞什么苇纸一体化和造纸产业园,这两个上亿的项目也让海州人很羡慕。
  王建刚倒是知道包飞扬还是县委常委,并且望海县引进的那两个项目和包飞扬有莫大的关系,他在望海那边也有熟人,知道包飞扬家里可能很有钱。
  就在他权衡利弊的时候,接连吃亏的王子洋终于几近崩溃了,他一屁股坐到地上,嚎啕大哭:“老爸啊,你儿子让人打死啦——”

  听到儿子的哭声,看到儿子凄惨的模样,王建刚心中顿时有一股怒火在熊熊燃烧。家里有钱又怎么了,这个天下还是党的天下,还轮不到这些资本家骑到头上。
  “包飞扬?不认识。”王建刚冷冰冰地说道,虽然他心中早就已经是怒火滔天,但是却很快将眼前这件事情的利弊想了一遍。包飞扬显然不是那种任人揉搓的软蛋,如果是一般的副县长,王建刚装作不认识,将对方弄到局里教训一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对方是包飞扬,全省最年轻的县委常委,要说上面没有一点关系那也不可能,就算没有关系,他也能够将事情捅上去。
  但是这也并不意味着他就只能看着儿子在自己面前让人给打了,而一点事情都不能够做。他的底气是,这里是海州,包飞扬能够得到的支持相对有限,除非将事情闹到省里去,否则在海州王建刚能够找到更多的人帮自己说话。
  另外,作为一名老丨警丨察,他知道怎么将事情做得完美无缺,让别人找不出毛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