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3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楚天齐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身后传来欧阳玉杰的声音:“楚主任,要贷款也不难,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条件。”
  听到此话,楚天齐很是兴奋,停下脚步,回身问道:“什么条件?”
  “只要你答应了我的条件,并能做到的话,两天内贷款就能到帐。”欧阳玉杰伸出了右手食指,“第一个条件,可以用办公楼和部分土地做抵押,但要让玉赤县政府做担保。”
  楚天齐想了想,点点头:“好,我去说服政府领导。”

  欧阳玉杰把右手食中二指都伸了出来:“第二个条件,你要写一个书面保证。这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家里的意思。保证的内容就是‘永远不再和欧阳玉娜见面,更不要有任何来往’。”
  听完此话,楚天齐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任何言语。转过身,毅然决然而去。
  下了信用社办公楼,坐到车上,楚天齐还气的一鼓一鼓的。他并不气欧阳玉杰,他知道欧阳玉杰也是奉命行*事。
  他气欧阳玉杰的家里,气他们仗着财大气粗,仗着有些人脉关系,就欺负自己,就对自己蔑视和曲解。
  本来自己对欧阳玉娜就没有那意思,只是欧阳玉娜有一段时间有那种表示。但自己已经明确回绝过,而且自从去年那次见面并不发生不愉快后,两人再没有任何联系,连过节问候电话也没打。自己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你们欧阳家族竟然仍对自己不放心,不肯放过自己,能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欺人太甚了。

  如果能够开诚布公的谈,如果能在互相尊重的基础上谈,楚天齐会和欧阳玉杰说明自己真实想法的。而且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全县人民都知道,欧阳玉杰肯定也清楚。
  但如果是以条件做交换,以逼*迫方式让自己屈服答应,那是坚决不可能的,更不可能写出纸面保证。如果自己真做了,别人又知道了这种交换,那会怎么想?肯定会认为自己是为了所谓的政绩,才这么做。
  而自己之所以这么忧心补偿款的事,主要是为老百姓着想,为开发区着想,进而为开发区全体人员着想。本来是很高尚的事,如果那么一做的话,不但授人以柄,而且别人也会把自己看成势利小人,看成一个卑劣的庸吏。
  不一会儿,开发区已经近在眼前,工地上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身影,都是不时轰鸣的施工设备。看到这一切,楚天齐心情舒畅了一些,一种成功后的豪气油然而生。虽然离保住开发区的标准还有一段距离,但这第一段的工作还是成功的,为后面工作开展创造了一个好的局面。
  这时,工地上一个人正快步走来,边走边冲着汽车招手。楚天齐让厉剑把汽车靠路边停下,自己走了下去。
  来人戴着红色安全帽,老远说着“楚主任好”,很快就到了楚天齐面前。楚天齐认识这个人,是玉泉矿泉水公司开发区项目负责人,姓秦。
  楚天齐和对方握了握手,说道:“秦经理你找我,有事?”
  “哦,没什么事,我就是看到楚主任的车,和您打声招呼。您这是刚回来吗?”秦经理不无遗憾的说,“主任,您要是上午回来,正好就赶上开工仪式了。您是最该出席的人,要是没有您做的那些工作,哪会有今天的局面,我们也不可能相识的。”
  听对方说完,楚天齐才想起来,当时对方邀请自己参加仪式的时候,自己是以出差搪塞的。便顺口说道:“哦,是,刚回来。”
  秦经理继续说着:“上午的时候,夏党组还问过您呢,问了好几次,她说您见到开工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夏党组是指的县政府党组成员夏雪,好多人都这么称呼她,公众场合介绍的时候,一般也用这个称呼。楚天齐总觉得这个称呼很别扭,一直都称呼她为夏局长,加之他们之间是朋友关系,这么叫着反而觉得更顺口。
  秦经理简单向楚天齐介绍了工程的情况,并一再表示,有现在的局面都是楚天齐的功劳。虽然对方不乏奉承之意,但有一点说的没错,现在的局面来之不易。
  正说着,秦经理手机响了。楚天齐请他去接电话,楚天齐也坐上了汽车。
  坐到汽车上,楚天齐一直在想着“来之不易”这个词,他不禁暗自感叹着。忽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要是一旦这个局面被破坏的话,那就太可惜了。可惜了大家这么多的付出,也可惜了美好前景。
  汽车停在办公楼前,厉剑看着楚天齐,轻声提醒了一句:“主任,到了。”

  “哦,到了。”楚天齐随口应着,然后话题一转,“去政府。”
  厉剑稍微一楞,没有说什么,轻轻发动了汽车。
  不一会儿,汽车停在了政府楼下,楚天齐径直上楼,到了邹英涛办公室。
  邹英涛正在电脑上打着字,看到楚天齐进来,说了句:“你先坐,我一会儿就完。”
  楚天齐坐到沙发上,点着一支香烟,吸了起来。一支香烟吸完,邹英涛也抬起了头。
  “邹主任,我要见县长,有要紧事。”楚天齐直接说道。

  “找县长的人都说有要紧事。”邹英涛站起身来,“你不是前几天刚见过县长吗?”
  楚天齐如实说道:“真有要紧事,关于征地补偿款的。”
  “又上丨访丨了?没听说呀。”邹英涛急问。
  “大主任,快帮我去通报吧。”楚天齐说着,用手去推邹英涛。
  “真是反个了,请人帮忙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说笑着,邹英涛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邹英涛回来了,进门就说:“五分钟,直接进去。一会有重要客人来。”

  “谢了啊!”说着,楚天齐已经出了屋子。
  县长办公室就在对门,屋门虚掩着,楚天齐轻敲了一下,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看到是楚天齐,郑义平说了句“直接说”,就又低下头,写了起来。
  看得出县长确实挺忙,楚天齐直接说出了重点:“县长,再有十天就到月底了,请县里考虑拨款的事。法院那里我也去过了,刘院长答复,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根本找不到债务人,那几个案子只能一直就那样僵着。另外,我这几天跑了所有银行,对方都不能提供贷款。”
  郑义平头也不抬的说:“县里最多只能下拨百分之二十,其余的你想办法。”
  听完此话,楚天齐没有言声,就那样看着县长。
  听不到楚天齐说话,郑义平又说:“甭装可怜,弄不来钱也可以,只要老百姓不闹事就行,反正这是开发区主任的职责所在。要不,你就想办法。”
  楚天齐叹了口气:“真没办法,该想的都想了。法院找不着人,银行不通融,确实没有什么办法。”
  郑义平终于抬起了头,问道:“好几家银行呢,就没一家能贷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