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1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面对这些,徐淡定人如其名,显得十分淡定。
  他的笑容都如同白开水。
  我们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是不是昨天的事情传开了,能够感受到不少人灼热的目光,另外我感受到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格外灼热,知道不少人应该还是记得我这个人的。
  曾经被怀疑拥有茅山宗不传之秘的神剑引雷术,所以给刑堂六老和刘学道亲自押解上山的陆言。
  前代掌教真人萧克明愤然离山的始作俑者陆言。

  陆左的堂弟陆言……
  无论哪个名头,都无比引人瞩目,本以为此人在侥幸离开茅山之后,会夹着尾巴销声匿迹,再也不要出现在茅山宗的视线之内。
  没想到时隔不久,他居然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茅山宗。
  我感觉到,倘若不是徐淡定在前面带着,只怕已经冒出无数人过来,准备教训我了。
  我们上了山,循阶而上,来到了清池宫的门前。
  门口有两个青衣道士,拦住了我们。

  对方一本正经、公事公办地说道:“来者通名。”
  徐淡定面色平静地说道:“茅山门下,徐淡定。”
  青衣道士拱手,说原来是水虿长老徐修眉之子,请进。
  徐淡定往前走,我们却被拦住了。
  青衣道士一脸不相干地说道:“来者通名。”
  我们依次报上姓名,对方面无表情地说道:“尔等并非茅山宗之人,不管你们如何混进茅山宗而来,且自行离去,茅山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

  啪……
  他话语还没有说完,便给一记清脆的耳光给打断了。
  挥出这一巴掌的人,是徐淡定。
  他扇出这一巴掌之后,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双手垂落,平视前方。
  那青衣道士捂着发红的脸,委屈得快要哭了起来,瞪着徐淡定,说你,你怎么打人啊?
  徐淡定平静地说道:“符钧教徒不严,我来帮他教,有问题么?”
  那人胀红了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滴下来,显得很委屈,而这时徐淡定看着另外一个道人,认真地说道:“还有事儿么?”

  那人陷入了沉默,不敢再多言。
  他方才转过头来,对着萧大伯和我们抱了一下拳,说各位,继续走,离清池宫正殿,还有段距离。
  我们越过这两个看门的青衣道人,继续往前走,他们却是一动也不动。
  仿佛雕塑。
  再往上,穿过牌坊,又走山道,又穿过一片广场,最终我们来到了之前我与茅山众人对峙的大殿之前。

  殿门口有人把守,不准入内。
  徐淡定上前,颇为有礼地说道:“茅山门下徐淡定,携句容萧家前来拜访掌教真人,还望通传。”
  那人打量了一下我们,好一会儿,方才拱手,说好,这就去。
  对方走了几步,徐淡定平静地说道:“这位师侄,你若是学石斛的话,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出不了茅山宗的山门。”

  那人听到,浑身一震,缓缓回过头来。
  他认真打量了一眼徐淡定,然后缓缓说道:“不敢。”
  十分钟不到,守门人便折返了回来,对徐淡定和我们拱手行礼,然后说道:“掌教真人在与家中众位长老开会商量要事,让我过来,请诸位去清风阁暂歇片刻,他会完之后,即刻赶到。”
  这态度比之前却是要恭敬许多,我们也知道人家开会也不好打扰,于是跟随离开。

  来人带着我们去往离大殿不远处的清风阁,这是一处悬立于崖间的楼阁,站在楼阁的窗边,往外一望,便能够瞧见那迷蒙的雾气之下,大半个茅山宗都尽收眼底。
  来人请我们安坐,然后又奉上了香茗,这才躬身告辞。
  如此等了半个小时左右,门口的楼板处有吱呀声,随后门一推,却有人走了进来。
  来人身穿玄黄色道袍,器宇轩昂,气势俨然,身后还带着数人,却正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符钧。

  符钧入内,我们都站了起来,而那符钧却是目不斜视,直接迎上了徐淡定的跟前来,作了一个道揖,然后说道:“徐师兄,听说你昨日便过来了,怎么不来见我?上次一别,至今已有数载,别来无恙啊……”
  他话语沉稳,不过却还是透着几分热情,徐淡定还礼,然后说道:“有劳掌教真人挂念。”
  符钧说我知道徐师兄的脾气,无事不登三宝殿,此番前来,有何事?
  他也不寒暄,直接进入了正题,徐淡定有些意外,转过身来,给他介绍起了萧家三人,然后说起了此番前来的缘由。
  符钧听完之后,点头说道:“原是如此。”
  他迎上了萧家众人,先是作揖见过,然后方才徐徐说道:“陶氏之死说起来的确让人意外,她是私自闯入后山禁地,结果误入险地,被猛兽追赶,结果仓皇逃离之时,跌落山崖的,对于这件事情,大家都很遗憾;她是我师父的孙女,也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师父去了天山,但相关丧事还得操办,刚才我召集众位长老,便也是准备如何办这事儿……”
  萧大伯皱着眉头,说道:“私闯禁地?”
  符钧点头,说对,诸位与我茅山颇有渊源,应该知晓,茅山后院乃时空乱流最为不稳之处,故而平日里严禁人出入,没有人带领,就连我这掌教真人也是不得入内的,所以……唉。

  他长叹一声,脸上浮现出了悲伤之色,眼圈也有一些红。
  符钧显得十分悲伤,却又强忍着,与我们解说,而萧大伯却还是有所疑惑,说她平白无故,为何会跑到后山去呢?
  符钧叹气,说这件事情……
  他说道一半,故意停顿了一下,方才看着我们,说道:“她倒也不是有意骄纵冒犯,只不过是想要找寻闭关的传功长老,结果误入迷途,这件事情,我作为掌教真人,也是有责任的……”
  呃?
  所谓的传功长老,不就是萧应颜么?
  听到这话儿,本来萧家满腔兴师问罪的想法,一下子就消散了许多。

  我们本以为是有什么猫腻呢,原来是陶陶自己作死。
  她去找萧家小姑,只怕也是因为烦闷,所以才会如此吧,只不过那茅山后院乃宗门禁地,着实凶险,所以即便是殒命,也怪不得旁人。
  只不过,真的如此?
  像我这样的小角色自然没有资格说话,只是在旁边观察着,而符钧显然也知道我们心中的想法,开口说道:“陶氏的遗体被我们费尽心力从深谷中找出,现如今停在了我师父以前的住所竹林小筑之中,各位若是想要去吊唁的话,我让门下弟子带诸位过去。”

  符钧的态度十分客气,萧家也不便再多纠缠,拱手说如此甚好。
  符钧也没有找别人,叫来刚才传话那人,开口说道:“巫离,你带萧家众位贤达去竹林小筑,并且帮我陶师兄介绍一番。”
  那人拱手,说是,师父。
  而这时符钧又叫住了我,说陆言,你且随我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我一愣,正要拒绝,他却平静地说道:“只是说两句话而已,别紧张。”

  对方都这般说了,我若是再矫情,实在是有些太怯弱了,于是点头,说好。
  日期:2016-07-23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