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100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包飞扬站了起来,将一份新的材料发了出去,徐平忍不住说道:“以后涉及到开会的材料,应当在开会前送到各常委的手上,这样大家才可以提前看。”
  包飞扬点了点头:“这两份材料也是临时赶出来的,主要是这几年相关的消息在县里传得比较离谱,很多人不安心工作,上蹿下跳得很厉害,所以才不得不提前提出来。”
  徐平冷哼了一声,不置可否,这个情况他很清楚,说起来其中也有他们推波助澜的作用在里面,当初就是想要打包飞扬一个措手不及。不过现在看来,包飞扬的应对一套一套地,反而是他们想要反击的时候,有些无从下手,显得准备不是很充分。

  包飞扬提出对县客运公司、运输公司、航运公司和船运公司四家交通局所属的企业进行改制,组建县交运集团,并通过增资方式增强交运集团的实力。
  这个方案刚提出来,就遭到激烈的反对,苟亮学大声说道:“这个方案和商业局的方案相比,动作一点都不小,既然商业局的方案要调研,这个方案也必须要慎重,我认为在商业局的方案没有调研出结果之前,交运集团的方案不宜再提。”
  “而且和商业局不一样,交通局所属的客运公司、运输公司在实现单车承包以后,无论是载客人数、经营效益都出现了大幅度的提升,这就说明客运公司和运输公司实行的承包改革是成功的,这个时候不宜轻易就大动干戈。”
  之前包飞扬在建设局和交通局考察的时候提出了企业改革的想法,苟亮学也专门针对这两个局所属企业的情况做过研究,没想到包飞扬上来提出的是商业局,让苟亮学的准备没有发挥的余地,而他对商业局的情况又不太了解,感觉处处受制。现在包飞扬终于针对交通局的单位提出了改革方案,苟亮学立刻就找到了充分的理由,大声表示反对。
  在苟亮学看来,刚刚商业局的事情他们虽然有些被动,但最终还是阻止了包飞扬提出来的改革计划,算是他们赢了,至于包飞扬现在提出来的方案,当然也要阻止。
  宣传部长彭阅也紧跟着说道:“是啊,苟主任说得很有道理,交通局下面的几个单位效益都不错,还有很多单位的效益比他们差,我看要改也应该先从那些效益比较差的单位改起来  。”
  包飞扬笑道:“彭部长的意思,应该从那些效益比较差的单位开始改?”
  彭阅当然不会轻易上当,他笑了笑说道:“我的意思是说,相比效益好的单位,要不要进行改革首先应该关注那些效益不好的单位,而对那些效益比较好的企业,他们应该成为榜样范本,而不是去破坏他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良好局面。”
  不等包飞扬说话,徐平已经开口说道:“彭部长和苟主任说得不错,包县长你首先将商业局的调研和人民商场的事情做好了,然后再来考虑客运公司、运输公司是不是要改制的事情。”

  包飞扬摇了摇头:“我不认为这两件事存在先后关系,刚刚徐书记也提到了,在招商引资工作不断取得突破的情况下,县属企业的发展也必须打破僵局,想要打破僵局,就必须要打破从前那种按部就班的工作作风。如果一定要等到一家企业改完了,再去考虑下一家企业,那这么多县属企业,是不是要几十年才能够改完?”
  “我的看法是,条件成熟一家就改一家!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彻底改变县属企业的经营状况,使其成为望海县经济发展的坚强基石。”包飞扬说道。
  王立中看了一眼包飞扬:“两到三年这个时间是不是科学,我觉得可以商榷,尤其是在刚开始的时候,更不能够急躁,等我们摸索出来一条正确的道路,再全面铺开,那是可以的。所以工作还是要一步一步去做,不能够急。”
  “另外,我觉得也要发挥主管部门的积极性,我刚刚在这个方案里看到,新的交运集团成立以后,将不再归属县交通局管理,一个交通运输企业不归交通局管,是不是有些不妥?”
  包飞扬道:“交通企业从交通局下面划出来,交通局才能公平、公正并严格地进行监管,交通局是交通管理机构,而并不是企业经营者,所以两者完全可以分开。”
  苟亮学马上大声说道:“我反对,县客运公司、运输公司等在交通局的领导下,经营状况良好,现在却要将这几家公司从交通局划出去,这样做是没有道理的,很可能会扰乱公司的经营秩序,让企业重新陷入困境。”

  彭阅也说道:“我也认为应该慎重,我们做决定,也必须考虑基层同志的情绪,这样做对交通局、对几家企业来说,都不公平。”
  徐平微微点了点头,却没有马上发表意见,而是看了看其他人:“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都谈谈吧!”
  杨承东看到徐平这是要让大家表态,连忙说道:“对于国有企业改革,我们一直讲政企分开,但是要怎么才能够分开?如果是客运公司是交通局的企业,他们就不可能分开,所以将企业都划出来,由一个专门的国有资产管理机构进行监管,我认为是合适。”
  苟亮学马上表示反对:“杨县长,我觉得不能够这样说,按照你的说法,企业要和政府分开,那这个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是不是要和政府并立,甚至独立于县政府之外?这样才能做到彻底的政企分开嘛!”
  杨承东皱了皱眉头:“国有企业当然不能够与政府彻底分开,但至少可以与具体的部门分立,以避免部门对企业的过度干涉。”

  苟亮学摇了摇头:“实行承包制以后,交通局已经基本上不会干涉客运公司、运输公司的经营,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再将几家公司从交通局拆分出去。”
  徐平的脸上终于有露出些许微笑,在他看来,会议终于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只要是讨论政资分开这个议题,他就有信心控制局面,而不是像刚才那样,被包飞扬牵着鼻子走,就算最后好像是包飞扬做出了让步,心里还是不踏实  。
  徐平道:“松平县长,你有什么看法?”
  杨松平刚刚一直都没有表态,而是看着徐平和包飞扬双方争论,他也明白自己现在是孤家寡人,就算包飞扬做出了蠢事,他也只能够尽量争取下面那些人的一些好感,增进关系,还没有实力跟徐平和曹逊争支持,所以他也没有急着表现。

  听到徐平让自己发言,杨松平笑了笑道:“我觉得大家说的都有些道理,不过我觉得改革的事情一定要慎重,在没有成熟的方案前,还是不能够操之过急,尤其是包县长提出来的这个政资分离分案,虽然有些道理,但还没有先例,既然要在商业局进行调研,我看交通局这边还是缓一缓吧,等到商业局的调研工作有了结果,又或者上级对这中改革方向有了明确的说法,那时候我们再改也没有问题,毕竟交通局的几家企业经营状况还算不错。”

  徐平点了点头,杨松平这是明确反对包飞扬的方案了,加上他自己的一票,现在他这边就拿到了五票,今天来开常委会的人不过只有十一个人,只要再拿到一票,就可以彻底奠定胜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