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3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计划是由开发区统一搞,结果被县里否定了,只好让各家企业去搞。众企业在遗憾的同时,表示理解,同时邀请开发区领导届时光临。按说出席开工仪式太正常了,但考虑到县里叫停仪式的目的和原因,楚天齐只好以“十八号要出差”进行了搪塞。出于礼貌和对企业的支持,楚天齐还是派各位副职分别去参加了,他给副职们的理由是“我全力去跑贷款,解决补偿款的事”。那天做安排的时候,还有好几天,不想这日子说到就到了

  外面的炮竹声震得山响,再加上好多人去给企业帮忙或是看热闹,办公楼里显得很是冷清,楚天齐的心里也有些许的失落。他并不是想去现场凑热闹,并不是想去互相说奉承话,但毕竟形成现在的局面不易,其中也有自己的一份付出,自己去见证一下也是人之常情。可明知道柯兴旺不希望自己露面,自己又何必因为此事去刺激他呢。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很纳闷:单位领导们都去开工现场了,员工一般也不会直接找自己。这会是谁呢?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人,不会是她吧?有可能。想到这个人,楚天齐心中一凛:她可不是什么好鸟,几天前还来搔首弄姿的。今天楼上没什么人,她要是进来的话,不定弄出什么妖娥子。即使她不出乏相的话,就她那衣着暴露的样,从自己屋里出去,要是正好被返回的人们看到,那也不定怎么说呢。自己的一世英明,没准就毁在这个女人身上了。这样想着,楚天齐便没有言声。
  敲门声一遍接一遍,根本就没有要走的意思。楚天齐心中暗笑:看你能敲的起,还是我能憋的起。于是,他就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终于,外面没了动静,楚天齐长嘘了一口气。
  不曾想,刚消停了几分钟,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楚天齐很是无语,心中把那个女人腹诽了好几遍。
  “主任,在屋里吗?”外面传来了说话声。
  楚天齐一楞,旋即听出来是男人声音,他心中一松:看来不是任芳芳。遂说了句:“进来。”
  屋门推开,农业园区总经理石重生走了进来。他进门就说:“主任,我刚才敲了好长时间,以为你不在呢。”

  “哦,我去卫生间了。”楚天齐随口答着,然后问道,“有什么事?”
  石重生把几张纸递了过来:“主任,这是投标企业名单和基本情况,方副主任已经看过,她说让我直接拿给你看。自从发布招投标方案细则以来,陆续有施工企业联系,已经有好几家企业寄来了投标书。我这份清单,是按照施工资质分类的,里面也列举了一些企业的施工业绩。”
  楚天齐接过纸张,说了句“坐”,便低头看了起来。
  下午。
  县信用联社主任办公室。
  信用社主任欧阳玉杰在办公桌后就座,沙发上坐着开发区主任楚天齐。
  听楚天齐讲完,欧阳玉杰没有说话,而是坐在那里深思着。
  楚天齐也不好追问,就那样干坐着。
  欧阳玉杰还是那样精神,办公室也还是那样气派,只不过欧阳玉杰看上去更成熟了一些。

  细算起来,楚天齐和欧阳玉杰已经将近一年没见面了。最近的那次见面,还是楚天齐去年受伤的时候。当时欧阳玉杰去医院看了楚天齐,只是由于有好多不便触及的话题,礼节性寒暄过后,便没有什么好谈的,欧阳玉杰留下慰问金,就走了。
  之后楚天齐又专门打电话感谢了对方,过年的时候也打过问候电话,但彼此之间更多的是客套,已不复初见几次时的无话不谈。
  因为两人见面会很别扭,所以楚天齐一直没来找欧阳玉杰,欧阳玉杰也没有去见楚天齐。这次是事情逼到这儿了,再加上有宁俊琦的鼓励,他才决定找的欧阳玉杰。
  欧阳玉杰抬起头,看着楚天齐:“楚主任,听办公室老高说,你已经来找过我两次,不巧我都有事。你刚才说的事,我听明白了,开发区要贷款,而且还不是个小数目。按说你现在的款项需求,很适合到那几家国有银行去贷,信用社毕竟是面向农民的,你的款项需求不太符合信用社要求。”

  听得出对方有推辞之意,但说的却也是实情,楚天齐不好过于强求,只能说“请主任帮着想想办法,帮帮忙。”。
  欧阳玉杰一笑:“楚主任,帮忙不是不可以。那我问你,开发区能提供贷款抵押物吗?要求评估值达到总贷款额的两倍。”
  “现在开发区有土地,能提供这么大的担保额。”楚天齐硬着头皮说。
  “我知道开发区有土地,但这些土地要陆续招商,陆续出让给企业,所以用土地抵押并不现实。”欧阳玉杰摇摇头,“而且我还知道,这些土地的产权所有人是玉赤县政府,你们只是代为管理机构。即使能抵押的话,贷款主体也只能是玉赤县政府,而不能是你们开发区。”
  楚天齐尴尬的一笑:“欧阳主任,说实话,用土地做抵押只是个过渡,这笔贷款也只是短期贷款。政府在下半年的时候,会把在建工程的大部分款项返还给开发区,只要钱一到帐,马上就会还上的。”

  “恕我直言,政府经常爽约,往往说了不算。下半年能不能给你们返款,还是个未知数。这并不是对政府有偏见,而是事实,往往由于政策或是主官调整,政府的承诺跟着就变成了泡影。信用社要对全体股东负责,请你理解。”欧阳玉杰说的很直接。
  肯定得理解,不理解又能怎么办?楚天齐已经听出来,对方把口封的很死,几乎没有通融的余地。但是其它银行都已碰了壁,而且既然已经来了,楚天齐只得继续争取着:“欧阳主任,你说的有道理,我理解。但是办公楼的产权人属于开发区管委会,可以做抵押,当然就是抵押额小了点儿。”
  欧阳玉杰接过话头:“用办公楼做抵押,不只是小一点儿的问题。即使用整栋楼的话也差着很多,何况一、二层已经出租,那就又小了一半,以这样的面积能贷多少?”
  看来人家对开发区的情况门清,自己满以为能多少忽悠一些,看来纯属徒劳。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真有那么多的抵押物,又何必单单来你信用社呢,哪家银行不能贷款?虽然这么想,但却不能这么讲。

  看来已经没有可能,楚天齐站起身,说道:“欧阳主任打扰了,既然是这种情况,那我就告辞了。以后有什么事还会再来麻烦,也请欧阳主任闲暇时节过去指导。”
  欧阳玉杰点点头,说了句“好的”,站起身走了过来。在和楚天齐握手后,他向门口方向做了个手势。
  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用文雅词说,是“你请”。如果说的通俗一些的话,就是“滚蛋”。他笑着点了点头,迈步走去。
  日期:2016-12-27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