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3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来,你怎么也开始胡扯上了?”楚天齐笑着道,“我没找银行贷款,一是觉得没抵押,银行不贷给,二就是不愿意去见欧阳主任。”
  “那有什么?欧阳玉娜为了救你,直接找省纪委自证是你女朋友。你现在为了开发区,为了老百姓,去见她哥哥又有什么了?这不是更增加你的英雄气概,更让小女孩动心吗?”宁俊琦调侃着。
  楚天齐急忙接话:“不说这了,说正事。”
  宁俊琦答了一声“好”,继续说道:“补偿款的事,必须千方百计,必须按时足额发放,这是你的首要任务。你的另外一个麻烦,就是孔嵘,孔嵘以前本来和你毫无瓜葛,那次卡你们的钱,应该也是为了替堂哥孔方出气。也是他命点背,赶上了你这么一个刺头,不但没剃了你,反而把他自己弄的灰头土脸。就冲他策划所谓‘国有资产处置不当’一事来看,他是一个心胸极其狭窄的人。所以他接二连三找你麻烦,包括那个举报信的事,也肯定是他们哥们所为。

  单纯一个财政局长倒没什么,既使连他那两个哥哥算上,也不可怕。现在麻烦的是,他和县里老大的关系。从你说的这几件事看,他们之间肯定有某种联系,也许是利益绑定,也许是上面领导压着,也不排除他手里有老大的把柄。无论哪种情况,你都必须防着,就冲他接连找你茬,他就是一个难缠的人。如果他真是靠掌握了老大的把柄,就让老大就范的话,那这个人的阴险就更可见一斑了。”

  楚天齐点点头:“是,这家伙就是个滚刀肉、粘惹惹,看见他就烦。”
  “光是烦有什么用,你还是防着他点吧。”宁俊琦忠告了一句,又说,“这样,我给你打听一下这小子,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来路?”
  正这时,门口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楚天齐忙对着手机低声说了一句“来人了”,挂断了电话。
  从套间走出来,坐到椅子上,楚天齐威严的说道:“进来。”
  屋门推开,香风袭来,一个人笑吟吟的走向楚天齐。

  看到这个人,楚天齐有一种预感:麻烦来了。
  来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多日不见的任芳芳。任芳芳越来越近,她身上的香水味,也一阵阵的钻进楚天齐的鼻孔。
  离着办公桌还有两步的距离,任芳芳就站了下来,微微低着头,嗲嗲的说:“主任,多日不见,你更帅了,也更有领导气质了。”
  眼前的任芳芳,和几个月前比,又有了一些变化。首先是衣着上,那时候天气很冷,虽然任芳芳打扮的娇*艳一些,但毕竟还得拿厚衣服包裹着身体。而今天,她只穿了一件白色雪纺衫,腿上是一条很短的花色小短裙,双脚穿着金色细带凉鞋,指甲盖上还涂着夸张的粉色指甲油。
  再就是肢体上,任芳芳也很夸张。本来身上的雪纺衫就很短,而她站在那里,故意上半身后仰,把肚脐露了出来。胳膊和腿也不老实,右胳膊抬起,不时用手撩*拨着她的头发。左手掐到腰上,故意摆出一个造型。她的腿好像也很长,而且雪白丨粉丨*嫩,两条腿没有直直的站立,而是一条腿站直,另一条腿前伸弯曲着。头上的秀发也像是刚烫过的样子,看上去花式还很有型。
  她嘴角挂着微笑,而且笑意越来越浓。楚天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睛有问题,怎么能专注在对方身上呢?于是他收回目光,轻咳了一声:“哦,任股长呀,你不是请病假了吗?”

  “人家不是恢复好了吗。”嗲嗲的说着,任芳芳走了过来,一直走到靠近桌子边沿处,才停了下来,“主任,我要上班。”
  其实从任芳芳一进门,楚天齐就猜出了对方的来意,于是说道:“不着急,把身体养好,再上不迟。再说了,即使真好利索了,也得拿上相关康复资料,到组织部把手续办了。”
  “主任,那还不是您一句话吗?”任芳芳说着,抛了个媚眼,双手撑桌面,前倾上半身,盯着楚天齐。
  骚狐狸,随时想放骚。楚天齐心里骂着,脸上一冷:“手续就是手续,怎么说是我一句话呢?”
  任芳芳面上笑容僵了一下,随即再次把身子伏的更低了,笑吟吟的说:“主任,你就办了吧,我不会忘了你的。好不好吗?”她的声音发腻,直接撒娇了。
  对方姿势太撩人,肌肤太晃眼,话语太挑逗,楚天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楚天齐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指不定出什么事呢。于是,他“啪”的一掌拍在桌上,厉声道:“任芳芳,一切按程序办,没有商量。”
  任芳芳抖了一下,脸上笑容不见了。她直起身,眯起眼睛盯着楚天齐,冷冷的说:“主任,就这么坚决?”
  “对,就这么坚决。”楚天齐说的嘎巴响脆。

  “哼,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说完,任芳芳向门口走去,拉开屋门,她又扭回头,抛出一句话,“你可别后悔。”
  还没反应过来,屋门“咣”的一声关上,那个女人已经不见了。楚天齐气极反笑,骂了一句:“真他娘的邪性,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威胁起老子来了。”
  除了那天打过一次电话,候三再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但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了,楚天齐只好去找各家银行商量贷款。几大国有银行全找了,对方的答复尽管还比较委婉,但中心思想都一样。那就是:要贷款的话,拿出抵押来,才可以商量,否则免谈。
  开发区能有什么抵押的?只有土地和办公楼。对于土地抵押,几大国有银行根本不接受,他们给出的理由是:土地已经出让了一部分,其余的也即将出让,根本不可能真正用做抵押。
  至于办公楼抵押,只能商量用三、四层,因为二、三层已出租。虽然这么说,但究竟手续合不合规,还需要上传到上级银行审核。如果手续通过审核的话,才能商量下一步,而且贷款比例最多按评估额的百分之四十,还必须要县政府担保。
  就几大国有银行提的条件,恐怕光是通过审核就得一个多月,到那时黄瓜菜都凉了。何况必须要县政府担保,就是贷款比例也少的可怜,根本不具备可操作性。那就只有找信用社了,信用社的政策要灵活的多。
  硬着头皮去找欧阳玉杰,结果对方一次出差了,一次不在。今天去找对方,又说正在开会,最少得半天。楚天齐只好回到了单位。
  处理了一些业务,楚天齐靠到椅背上,闭着眼睛,想着补偿款的事,想着贷款的事。
  忽然,一阵“咚咚”声响传来,接着还有噼里啪啦的响声连成一片。楚天齐睁开眼,稍一楞怔,看到桌上的台历,他明白了:今天是六月十八日,正是各个工地开工的日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