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0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宫老先生还有另一层意思在,那就是是要政府为老百姓做实事,花再多钱老百姓都认,比起把钱花到一些吃吃喝喝,贪污腐化上,修建市政工程是大家最能接受的事情。
  李云中沉默了,他并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李云中也有自己的苦处,并不是说他已经成为了北江市的省委书记就可以无所顾忌,随心所欲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这肯定是不行的,上有中央管辖,下有群众的关注,中间还有同僚们各种各样的矛盾掣肘。
  就这次的事情来说,李云中除了确实希望北江市维持大局的稳定之外,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个很危险的苗头,那就是苏省长和自己开始有了一种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隔阂,北江市闹出的那个群众上丨访丨时间,这里面肯定和杨喻义有关系,但杨喻义为什么胆敢如此做,后面也自然是有苏省长的助威。
  所以李云中面临了一个两难的境地,帮华子建把这事情定下来是正确的,这可以让华子建更快的对北江市展开工作,但这要有个前提,那就是不能影响到大的权利格局,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如此了。
  苏省长插手了,而且插手的还很深,自己在一意孤行的支持华子建,会不会引起苏省长和自己更大的疏远,自己不想就此和苏省长分裂,因为自己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更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自己还想维持两人多年的感情和关系。
  更重要的是,自己要维护整个北江市的团结,假如稍微的牺牲一下华子建的威望,给苏省长等人一个台阶,他们也许可以就此收手,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苏省长等人不能做得太过,一切都只能在自己许可的范围内出现波澜。
  李云中想了好一会才说:“老先生啊,你说的都对,但事情不是群众想象的那样简单,每一个人都有难处,我也有。”
  “李书记是在做平衡吧?”
  李云中一笑,说:“这些年其实我一直都在做这个工作,官场上,平衡是最重要的一条法则,否则一切都会失控的。”

  宫老先生已经明白了李云中的意思了,只能摇摇头,说:“希望你能如愿吧。”
  李云中也露出了一丝苦笑来,自己能不能如愿,一切还要看他们对阵双方给不给自己面子了。
  就在第二天,省交通厅的厅长下来搞调研,华子建和杨喻义作为北江市的主要领导,也陪了一个上午,就算华子建的级别比人家高,但现在是求人家办事,所以华子建也低调的很,带着厅长去了好几个地方,华子建还特意带厅长去看了北江大桥的选址点,把新旧方案跟厅长一汇报,厅长听完后说:“华书记啊,现在省里的钱也紧张,你们这个项目过去在资金一直没有列入过预算,所以要想很快的解决这个事情,只怕有难度。”

  华子建说:“资金问题可以缓缓,主要是请你们看看方案。”
  厅长其实早就接到了苏省长的指示了,但因为华子建也是省委常委,所以厅长只好多客气一些,话说的也就委婉了:“华书记,对我来说,钱才是关键的。”
  华子建就不得不说了:“钱或许我们自己能解决。”
  “奥,华书记真是很有魄力,呵呵。”
  但后来不管华子建怎么说,厅长也都不敢给他说个什么确切的话了。
  一旁的杨喻义听了华子建说的资金可以自己解决后脸色变了,他有点奇怪,这么大一笔资金,华子建怎么敢说自己解决的话,这事情自己也没有点头呢?难道你市委书记能越过我直接调钱?这应该做不到,但为什么华子建说那样的话?
  杨喻义是怀着满腹的疑虑送走了厅长。

  华子建在厅长走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找找李云中,在争取一下,但没想到,李云中带着批评的口吻说道:“今天就不批评你了,你们闹得那么大的事情,你还胆敢又跑来找我,对了,好像你还想找人帮你做说客啊,我看你越来越胡闹,一切工作都要量力而行,要多征集、收集群众、干部的意见和建议,不能一昧孤行,强行上马。”
  华子建也是有点紧张,看来宫老先生已经找李云中说了这个事情,但现在看来,自己满怀希望的这一招也不管用了,老先生还是没有说动李云中啊。
  华子建只能说:“是是是,我回去后一定统一好思想。”
  李云中有声色俱厉的说:“别再给我惹麻烦了,如若再惹出什么麻烦来,那就不仅仅是简单批评你几句的事了。”
  华子建感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自己还要好好的想点办法出来,没有李云中书记的点头,这个大桥方案谁都不会轻易吐口,没有省上的同意,自己就算是手中有钱,也修不成啊。
  回到了办公室,华子建开始苦思冥想起来没了。
  这其间他还个宫老先生去了一个电话,问了问情况,宫老先生就把自己对李云中的理解给华子建说了说:“华书记,看来李云中书记也有他的难处,你们现在把他夹在中间烧烤着。”

  华子建也就在这恍然之中明白了李云中的为难了,是啊,自己和苏省长带给了李云中很大的困惑,他一时半会根本都不能下定决心帮那面,因为不管是自己,还是苏省长,都具有一定的份量,李云中不愿意舍弃一方,除非自己和苏省长有那么一方做的太过份了,李云中才有可能出面干预。
  理解了这个情况,华子建就对自己的方案忧虑更多的担忧。
  而身在北江市政府的杨喻义,也是一样的额感到困惑和不解,华子建不是一个喜欢吹嘘的人,这一点杨喻义已经感受到了,但华子建他哪能从什么地方调集到足够的资金呢?
  在好长时间的思考后,杨喻义突然想到了活跃在北江市的很多企业家们,这些人总是喜欢挖空心思的交接市里的领导,会不会在这些人中有人想做一下政治投机呢?要知道,帮助华子建度过了这次难关,对每一个生意人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收获。

  想到这里,杨喻义粟然一惊,自己万万不可马虎,现在虽然是苏省长对自己做出了强有力的支持,但万一华子建剑走偏门,鼓动和联络一部分企业家们对李云中等省委领导施加压力的话,事情就会出现变化,这个华子建肯定不会轻易的放弃这次争斗的,他也不是一个能随随便便就认输的人啊。
  杨喻义感到自己的脑门上有了些许的冷汗了,自己差一点点就大意了,宦途搏击,一招错,就招招错啊。
  杨喻义叫来了张秘书,对他说:“小张,最近你多留意一下那面的情况,还要留意一下那些在省城有影响的企业家们,关注一下他们对北江大桥的看法。”
  小张眼光一闪,也有点惊讶的说:“市长的意思是他会从这些地方下手?”

  对这个秘书,杨喻义很多事情是不回避他的,这个秘书跟了自己几年了,也是经过多次考验的,他就说:“现在还不好确定,但我有这个预感,小心一点无大错啊。”
  小张就悄然的点点头,他不用杨喻义在说多清楚了,杨喻义的好多想法,他都能心领神会,这也是杨喻义对小张最满意的地方,和聪明人打交道感觉是不一样的。
  小张在离开了杨喻义的办公室之后,就动用气了自己在北江市的各路关系,张开了一付大,收集起相关的信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