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530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2-26 20:23:00
  ———————更新线———————
  老爹道:“只是这片林子,大是凶险,乃形带杀地。大家要小心了。”
  叔父当先便入,我连忙跟上。
  进到林中,陡觉阴凉,这林子的树生的遮天蔽日,十分茂盛,地上湿漉漉的,四周黑压压的,连个声息都没有,静悄悄的十分瘆人。
  陈汉礼吞了一口烟,缓缓吐出来,道:“这林子可是有点古怪。”

  “是啊。”陈汉隆道:“怎么连个鸟叫声都没有?”
  陈汉隆的话音未落,突然“呼”的一声响,几棵大树之间夹着一股怪风,白晃晃的一片,似乎卷着无尽沙尘,冲着我们劈面扫来,刮着地面,“莎莎”的响!
  老爹喝道:“躲开那风!”
  那风来的极快,我们七人各自闪避,虽然都是“纵扶摇”身法,但功力不一,有快有慢,有高有低,有远有近——我和老爹、叔父一纵之间,便都上了树杈,陈汉礼和陈汉雄滑出去将近两丈来远,陈汉隆、陈汉杰只来得及腾挪至树后躲避。
  说来也怪,那风没卷到人,过去便立时没了,就像从来都不曾有过一样。
  但是,这风刮过去的地方,干干净净,连片叶子都不见了。
  所经之处的大树,树皮也都脱落了一层!
  日期:2016-12-26 20:24:00
  我不禁暗暗骇然,问道:“爹,那是什么风?怎么这样厉害?”
  老爹脸色阴沉道:“这是山术旁门之法——卷风裹刃。”
  叔父道:“大家小心了,那风里可是藏着人的!”
  我又是一惊,只听老爹说道:“林子里没有沙土,那风里却带着沙土,为的不是别的,只是为了隐人行迹……”
  老爹的话还没有说完,他所在的树下蓦地一声响,一股风盘旋着那树倒卷而上,刹那间便到了老爹的脚下!
  老爹立着不动,一双三角眼睁开了,把手一翻,“嗖”的一声,掌中丁兰尺飞下,只见一道乌光闪进风中,立时就有一声惨叫:“啊!”
  那风陡然止住,一个灰衣人从半空中坠落,丁兰尺有半截已经没入他的右胸!
  老爹跟着跃下,踩在那人腰上,俯身把丁兰尺拔了出来,鲜血喷溅,滋了一地。
  叔父喝道:“用夜眼看人!”
  日期:2016-12-26 20:28:00
  我正看着,猛觉顶上古怪,急忙抬头去看,只见一股风正迎面旋落下来,我也学着老爹不动,把眼睛瞪得极大,夜眼之中,果然瞥见风沙里藏着一人,我挥手便是一枚飞钉,打入风中,“噗”的一声响,从那人右大臂洞穿而去,风沙立止,那人也惨叫着摔了下去,我伸脚蹬掉一根树枝,打下去,正中那人胸前“膻中穴”,那人登时瘫在地上不动。
  几乎与此同时,我听见叔父爆喝一声:“下去!”
  接着便是“砰”的一声闷响,扭头看时,早有人从半空里急坠而下,砸落在地上,连哼都不曾哼,便不动了。
  我和叔父都从树上跳了下去,正逢着陈汉礼和陈汉杰也在呼喝着应付那“卷风裹刃”,他们并无夜眼,急切间不能立时看穿,一人挺着铜烟枪,一人捏着相笔,闪转腾挪间,细听声息。
  “让我来!”叔父飞奔而去,股着风头,“呼”、“呼”两掌塌山手,打的风消沙落,早有两个人摔了出去,倒撞在林中大树上,那树轰然颤动,叶子“簌簌”的落,两人也是连哼也不哼,落地时便不动了。
  一时间,风平浪静,环顾四周,再无声息。
  “还有谁?!”叔父环顾四周,一声龙吟震得林子嗡嗡乱响,却无人答应。
  那卷风裹刃也不再出现了。
  日期:2016-12-26 20:30:00
  “嘿嘿……”叔父冷笑了几声,道:“大哥,瞧见了没有,他们就这点屁本事!”
  再看地上躺着的五个人,老爹和我打伤的那两人都还醒着,叔父打伤的那三个人,一个胸口塌陷,两个肩骨尽碎,都是一动不动,即便是没死,也必定重伤。

  众人都围拢上来,老爹问被他踩着的那灰衣人:“你们是遗世魔宫的弟子?”
  那人闭着嘴不吭声。
  “说话!”叔父喝道:“不说就弄死你!”
  那人仍旧是不说。

  叔父上前一脚踹下那人的膝盖,只听“咔”的一声脆响,那人的腿立时便歪成了拐角,那人惨呼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叔父又伸手把被我飞钉贯穿臂膀,树枝击中膻中穴的那名灰衣人提了过来,摔在地上,用脚虚踩在他的膝盖上,喝道:“你说!你不说的话,跟他一样!”
  那灰衣人吓得满脸是汗,哆嗦着嘴,道:“我,我们是遗,遗世——呃!”正说话间,那人喉中突然“咯咯”的怪响,嘴角溢出大团大团的黑沫来,脑袋一歪,便再也不说话了。
  叔父忙伸手去摸他的脖颈,然后抬头愕然,道:“大哥,他死了。”
  日期:2016-12-26 20:32:00
  老爹捡起了一根树枝,走过来,把那人的嘴巴撬开,扒着他的舌头,挑出半截来,道:“你们瞧。”
  我们围过去一看,见那人的舌头上打着烙印似的一片黑纹,就像是纹身一样,但却在舌头上,我不禁诧异,道:“这是什么?”
  老爹道:“这是命术旁门之法——禁言咒毒。有人给他们种下这咒,就是不叫他们说话,他们一旦开口说话,必然咒应毒发而死。”
  我惊道:“世上还有这种邪术?”

  老爹道:“旁门左道千千万,不可等闲视之。”
  陈汉雄忙跑过去,把剩下几人的嘴都掰开看了看,然后道:“他们每个人的舌头都下了咒,看来这几人就算是活着,也问不出什么话来了。”
  “噗——”
  一声轻响,我们看时,只见那咒应毒发而死的人面皮渐渐肿胀起来,鼻孔中隐隐开始冒气。
  再一看,剩余几人也都一样,不但面皮,整个身子都开始肿胀,像是有人给他们吹气似的。
  我们不禁愕然,老爹的脸色却猛然一变,喝道:“都快躲开!”
  日期:2016-12-26 20:33:00
  老爹拔地而起,远远遁开,我们也连忙跟着纵身出去,还未落地时,耳听得身后“嘭”、“嘭”数声爆响,我们扭头看时,只见林子里腾起来五团血雾,弥漫的极开。
  被那血雾扫中的草木,立时变黄,顷刻间就全都枯萎!
  我咋舌道:“他们怎么都爆了?”
  老爹阴沉着脸,道:“看来他们不但被下了‘禁言咒毒’,连身子也被练成了毒器,这其中,必定有医术旁门的高手参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