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9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包飞扬看了苟亮学一眼:“我当然希望县属企业创造新的辉煌,可是苟主任你应该看到,随着方夏纸业、金光集团的投资到位,带动大量投资落户望海,现在的县属企业要怎么追,才能弥补失去的份额?”
  曹逊忍不住笑了出来,苟亮学急于对包飞扬展开攻击,却忘了随着望海县招商引资取得新的突破,发展困难的县属企业在全县经济当中所占的份额正在急速缩小,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自身造成的,而是望海县的发展必然所致。
  “这个不……”苟亮学很想说这个不算,幸好他及时止住,否则又将会成为一个大笑话,不过他的脸色涨得通红,目光忿恨地盯着包飞扬,似乎恨不得将对方撕成碎片。
  包飞扬却不再理会苟亮学,他的原则就是谁敢冒头,就狠狠打回去,让那些存心捣乱的人知道后果,不敢轻举妄动。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随着望海县经济的发展,县属企业在全县经济当中扮演的角色将会有所变化,从以前的全面覆盖,到后来的总体主导,再到现在和将来的重点主导和适度存在,我们对于县属企业的定位不能不发生变化,对县属企业的发展政策、管理方法也必然要发生变化。”

  “不管怎么变,公有制经济的主导地位不能够变,这个是根本。”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彭阅说道。
  包飞扬看了彭阅一眼,点了点头:“不错,彭部长说的这句话很重要,但问题是公有制经济的主导地位如何来保证?今明两年我们引进的各种投资可能超过十个亿,等这些项目都投产以后,每年创造的产值将超过二十个亿,而望海县去年的工业产值也不过只有二十个亿,其中县属国有企业不过三个多亿,集体经济十个亿,村以下集体和个体经济六个亿,按照这个态势,我县工业领域非公经济产值很快就将超过公有经济产值。”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包飞扬的目光缓缓从众人的脸上掠过,他知道自己提出公有企业的改革,就一定会有人拿所有制的问题来打压他,现在他主动将这个问题抛出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让他们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不等有人回答,包飞扬已经继续说道:“是不是说,我们应该减弱招商引资的力度,甚至主动抑制那些要来望海县进行投资的投资意向?”
  招商引资市当前各级政府的头等大事,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说要刻意去限制投资。有关改革开放会有很多争论,但是改革开放到现在,招商引资的争论已经不多了,尤其是对于望海县这样一个穷县来说,还要控制招商引资的力度,那简直就像笑话。
  尤其是对望海县的常委们来说,更加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这个局要怎样才能够破解?这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个难题,望海县的这些常委们当然更不可能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包飞扬这一次没有急着往下说,他端起茶杯,从容不迫地低头抿了一口茶水  。
  看着这样的包飞扬,徐平不由感到非常恼火,他能说什么呢?限制投资?他这句话只要说出来,一定会成为某些人攻击的把柄,要知道他现在盯着包飞扬,但是盯着他的人也不少。市里也是通过不少妥协与交换才让他出任这个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出错。
  “包县长你作为工商贸易口的分管领导,又负责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工作上面不能够厚此薄彼。这段时间县里的招商引资工作成绩突出,这是好事,但县属国有企业也关系到县里的发展大局,既然你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可以说说你的想法,要怎么样才能够改变这个局面?”徐平岔开了话题,同时又给包飞扬挖了个坑:这两项工作都是你分管的范围。如果县属企业的工作没有搞上去,那也是你包飞扬的责任。如果你不能够同时做好这两项工作,就将做不好的工作让出来。

  包飞扬深深地看了徐平一眼,不得不说,齐少军让徐平来望海。这个人选得很对路,徐平能屈能伸,前几天不管是见到谁,徐平的脸上都挂着笑容,但是当他看到机会的时候,又能像狼一样扑上来,狠狠地咬上一口。
  当然,仅仅是如此,还不足以让包飞扬感到警惕。徐平真正厉害的地方就在于他能够很敏锐地抓住你的漏洞,同时又会很隐晦地设置陷阱,一旦大意。就可能落到他的陷阱里面。
  “县属国有企业,乃至全县公有制企业的发展,一直都是县里的重要工作,历任县委领导、县政府领导都对这方面的工作投入了极大的精力,县里也从不吝惜资源投入,县属国有企业、公有制企业在复杂变化的经济环境当中。也取得了一定的发展,这是必须要肯定的。”包飞扬说道。
  徐平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包飞扬的反击依然犀利,理由也相当充分,包飞扬到望海的时间也不过半年,县属国有企业的问题不是今天才有的,如果说县属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的发展不好,甚至都不能说是包飞扬的责任,那是历任望海县委县政府领导的责任,徐平再狂妄也不敢这样说。望海县虽然落后,但是在望海担任过职务的人也不少,比如市委副书记范晋陆、刚刚调到鹿鸣县的周知凯,还有其他人,真要是他说出这样的话,引起他们的不满,他的麻烦就大了。

  徐平没有说话,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以及刚刚数次交锋,他发现包飞扬一点也不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干部,趁着老练,滴水不漏,而且反击犀利,就算是官场上浸淫多年的老狐狸,恐怕也不过如此。
  徐平暗自警醒,更加打足了精神,寻找攻击的机会。
  包飞扬说道:“相比高速发展的经济环境,县属国有企业的发展缓慢,经过几轮的改革,有些企业的经营状况发生了改善,但要说根本的改观,却也不尽然。譬如每年承包费上缴都还及时、并且足额的县建筑公司,其实就是一支支包工队松散组合起来的多国部队,根本就不能算是一家正规公司。”
  “再比如情况大大改善的县客运公司,看似情况良好,在实行单车承包以后,运输效率、服务水平、经营效益都大大提高。但是也存在散乱差的问题,经营性固定资产的增长更是陷入停滞,他们的未来在哪里?他们发展壮大的道路在哪里?”

  包飞扬一连举出几个例子,这几家企业原本都是县属企业当中改制以后效益比较好的,但是经过包飞扬这样一说,又好像问题重重一样。
  “包县长,你这么说,岂不是否定了之前的改革成果?要知道,这些企业在改革前,都是深陷亏损的,不但不能够给县里带来一分收益,反而要贴进去不少钱。现在他们不但不要县里贴钱了,每年还能给先来带来一笔不少的收入,这怎么说都是成功吧?”苟亮学反驳道。
  包飞扬笑了笑:“当然,以前的改革是成功的,尤其是对当时的情况来说,通过增强企业自主权、实现承包制等多种方式的改革,改善了企业经营效益,可以说是非常成功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