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8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年被老爷子拽出来的人,我爹都数不清楚了,但是家里任何人都没有借过老爷子哪怕一分的力气。如今那些被老爷子拽出去的人,再不济的也楼房好几层,好的更是师团级干部离休,从此改变家庭命运。
  老爹说,当年老爷子也是错过了很好的机会,应该说忠孝不能两全。当初太奶奶舍不得老爷子,因为他是长子。所以部队走之后,老爷子留了下来。而当初和老爷子一批参加革命的跟着部队走的,早早的就从省厅级别位置退下享福了。
  战争结束,老爷子选择了孝。
  我没有想象过,如果当年老爷子跟着部队走了,如今的我会是什么样。令人憎恶的官二代还是游手好闲的富二代?挺扯淡的。可能年龄上去了,看破世尘了,那方面的念头不那么强烈了。

  我也没有想象过,老爷子包括老爹能给我什么样的物质条件上的帮助,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因此打小老爷子就教导我两个道理,第一,做一个好人,第二,用双手创造财富。
  他杀过人,也差点被人杀了,他还是知识分子,他特别在意他知识分子的身份,要知道,解放前他已经是大队文书了。
  我记得老爷子第一次住院的时候,守夜的时候我端着书看,忽然想着考考老爷子,就拿过去指着书名问他,爷爷,你知道这字怎么念吗。老爷子就说,上路在。
  那书是《在路上》,但老爷子的阅读习惯依然还停留在解放前的从右到左。
  直到死,老爷子的眼睛都没有近视。可惜他那时候已经无法开口说话,而乡下风俗颇重,不然也许他会想要捐赠出健康的有用的器官。
  老爷子一直跟我说,要好好读书,读好书才能成为有用的人,当领导服务人民。他还常说如果当年他的文化水平再高一点,可以当省长。我觉得挺好笑的。
  老爷子可以安息了,餐桌上他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书中自有黄金屋。
  老爷子,我做到了。
  如今我靠写书为生,真正的做到靠写字挣钱,真真的黄金是打书里面来。
  我清楚地记得,入伍之前,我拿着散发着油墨味的出版处丨女丨作交给老爷子,老爷子坐下马上就看了起来。只是可能现如今的行文习惯和阅读习惯都和几十年前大有不同,甚至说繁体字才最适合老爷子。但是当时他欣慰的笑容,我深深地记住了,支撑着我到部队又支撑着我扛过那么多训练。
  老爷子鼻子上有一道疤,我爹说是砍柴的时候不小心被飞溅出来的柴屑切到了,于是鼻子成了两半,鼻翼那里有一道深深的空隙。但是我清楚的记得,在我上高中开始萌生写书的想法时,我问过老爷子以前打仗的时候,但是他提到了一场战斗,关于鼻子上那道疤的,说起来的时候他眼睛里有泪。那天之后,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愿意再提起当年打仗的事情。
  可是我还是可以通过他身上的伤疤想象当年老爷子是怎样从战场上面活下来的。
  前年开始,老爷子的行动开始不方便了,首先是双腿走路艰难,拄着拐杖也要慢慢的挪。那会儿起我开始和老爹轮流着给他洗澡,每一次给老爷子洗澡我都想哭。看着他身上那些伤痕,我没办法不情绪波动。老爷子到底经历了多少生死才走过来,尽管想象力丰富,也难以想象。

  老爷子还死要面子。
  他连走路都艰难了,第一次住院回来,他跟车后排坐着,我走过去打开门,笑着对他说,爷爷,我背你上去。家住三楼,得背。你猜怎么着,他呵呵地笑了笑,说了一句“你背我?”很轻蔑的神情,我都吃惊极了。
  当然我背他,老爹腰椎盘突出,不能驮重物。
  老爷子很壮的,也就比我矮那么两个厘米。一开始我背他上楼下楼,那个吃力啊,老爹跟一边扶着我妥妥的没法子给他整到三楼。
  让我震惊的一件事情发生在老爷子第一次住院,当时医生询问情况的时候,老爹说老爷子从来没有进过医院,医生护士都惊呆了。可能在他们的想象中,这个年纪的老人怕应该是医院的常客了吧。但事实如此,老爷子之前连医院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
  医生护士的想象实现了,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慢慢的就多了。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越来越脆弱。就是个轮回,人都是这样。从小孩到大人,再从大人到小孩,我亲身经历了老爷子从大人到小孩的过程,我没有遗憾。

  我给他洗脸的时候洗三遍,因为想起小时候他给我洗脸也是洗三遍,他说这样才能洗干净。脸面一定要干净。我细心地清理他脚趾缝里的污垢,也想起了小时候他给我洗脚的场景。当然,我背着他,也想起了小时候他背着我下村处理事务的场景。
  我把鱼肉剔出来,把肉撕碎,试好汤的温度,然后喂他吃饭,一如小时候他伺候我吃饭。我给他穿衣服给他盖被子,同样像小时候他哄着我睡觉那般场景。
  老爷子的呼吸慢慢放缓,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喊了他几声,他眼眶里滴出几滴泪,也许是有话却无法说出口。
  我知道的,老爷子一定想对我说,你要好好读书。
  老爷子留给我的遗物,一把三八步枪刺刀,一张优秀***员证书。
  老爷子,安息。
  五百俯卧撑三百起蹲五十单杠一练习一百五十双杆一练习十趟四百米冲击两趟五公里一轻装一武装。

  这些是每天的基础体能训练项目。
  石磊暗暗地和在连队的时候做了比较,然后悲哀地发现这边的强度和训练量几乎是连队的两倍以上。
  早饭时候,101小队孤零零地坐了一桌,当然,一直以来他们都这样。他们用的是武侦营的餐桌,跟着人武侦营开伙。吃的也都一样,大早上的直接上牛肉,这一点和普通连队是不一样的。因为特大的训练强度非常高,不吃牛肉很难支撑下来。
  所以石磊才拉不出屎来,肠胃一时半会适应不过来。
  早操整了一趟五公里接着又搞了十趟四百米冲击,兵们累得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主要是今天早上还加了一项——投弹训练。
  整整齐齐码着的一斤半,每人十箱,最快的速度投出去。所谓一斤半就是老式的木柄手榴弹模拟训练弹,说白了就是一木柄加空心圆铁头。
  别看只有一斤半,连续甩十箱可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连队里谁能一连投三箱就很牛-比了,三四十枚一箱呢。
  投弹是石磊的弱项,他最好的成绩只能勉强去到五十米。101小队里其他人,每一个都是三大硬科目顶尖的好手。哪三大硬科目,射击投弹越野,好几十年的老传统了。你可以半天写不出几个字的思想体会来,只要你三大硬科目牛-逼,你也可以其它科目一般化,只要你三大硬科目牛-逼,你甚至可以……
  日期:2016-03-09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