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80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格地说,新兵训练的两个多月三个月时间,是很多新兵蛋子们都没注意到的黑户时间。地方上已经没有了他们的存在,而军队系统中,他们的兵籍还没有被录入。
  一切都要到分配下连才能确定。
  操课开始万年不变的定军姿,兵样来自于军姿!
  站没站相,说出花来也不是合格的兵。
  “不要眨眼!我看看谁先定出眼泪来,谁先定出来谁休息!”耿帅对兵们说道,一边说一边从队首到队尾地逐个纠正动作。新兵蛋子们站着站着动作就会变形,必须不断地纠正,不然成型了就很难纠正了。
  “你们啊,运气好!我入伍的时候穿的什么,青瓜皮,知道什么是青瓜皮吗,回头我给你看看。你们好啊,07式迷彩服直接就穿上了。”耿帅说道。
  没有兵敢答话,开始两天有些兵看班长拉家常似的说话,就答了几句,结局换来的不是一顿臭骂就是惩罚。
  队列中不能讲话,除非得到批准,这一点也就深深地种到了新兵蛋子们的脑子里去。
  看着这些新兵蛋子,耿帅想五班的战友们了,不由的心里一阵暗暗的伤感。
  一心为了留队,为此不惜伤害两年的战友情,运气来了,参加了搜捕,受了伤立了功,而且还是徒手活捉逃犯的唯一一个人,大大的长脸,旅部领导多次来看,亲自颁奖,开表彰大会,扬眉吐气。

  至于留队,就再简单不过了。
  而自己最后还是选择了答应杜晓帆当初的请求,到七班当副班长,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新兵连的带兵骨干,手下带着十一名新兵蛋子。新兵连那么多班长里,就属自己知名度最高了。
  负伤带来的是知名度和威望的提升,不仅仅限于二营。
  原以为自己会很开心,可是事实上却并非如此。回来之后得知,李牧他们去特大集训了,还有杜晓帆。具体是什么集训搞不太清楚,起码从连长指导员那里听到的,只是这么一句——为新型步兵改革做准备的集训。

  耿帅感觉自己可能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但指导员表示以后还有机会,心里也就好受了一点。
  可是有一种感觉他想不明白,李牧不在,总感觉没着没落的。他认真的回想,以前五连五班绝对是全营最牛皮哄哄的班,班长李牧在,没有什么做不成,也没有谁敢用看其他班的眼神看五班。收获的是高高在上的自豪感,很舒服。
  耿帅以为,自己和李牧是同年兵,说到根上,就算是说军事素质有一点差距,但是差距绝对不大,自己一样能够成为优秀的班长。直到真正的带上新兵之后,他才发现真正做起来并不是那么的容易。
  这才一周,他的班里就冒出了一个刺儿头。

  “黄承明!身体前倾!”耿帅的目光落在排在队列第二位的新兵脸上,训斥了一句。
  队列是按照身高进行排列的,从左到右由高到低。
  黄承明没有任何反应。
  耿帅走到他面前,在距离他不到半米的距离上站住,盯着黄承明的眼睛,“听不懂人话是吗?身体前倾!”

  黄承明依然是一动不动,从他的脸部表情可以看得出,他把牙齿紧紧地咬着。这个兵眉清目秀肤色挺白,看得出成长环境很好,而且耿帅判断,这个兵在家里肯定是被宠坏了。
  逆反心理非常的强。
  耿帅知道黄承明为什么这样,因为昨晚洗漱前十几分钟,耿帅让班里的兵开了个小灶,做了几个俯卧撑,而排里其他两个班没有搞。黄承明昨晚就提出了意见,自然是被排里的三个班长尤其是耿帅狠狠地训了一顿。
  像这种炸刺儿的新兵一定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给打压下去,不然队伍就没法带了。
  耿帅想不到的是,黄承明现在开始明着来违抗命令了。
  “黄承明,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耿帅冷下声音来。
  黄承明紧紧闭着嘴巴咬着牙齿,就是一动不动,直挺挺的站着。标准的军姿身体要略微向前倾,身体的重心落在脚掌上面,但他却不。

  耿帅突然下令:“其他人听口令!后退一步——走!”
  除了黄承明之外,其他人都后退一步站好,但是他还没有学习怎样后退,动作显得有些乱。但是这些此时是不重要的,谁也嗅到了火药味。
  大家都在等着看耿帅的反应,从他的表情是可以看得出,班长怒了,心里暗爽的同时也暗暗的害怕。谁知道他会不会动手打人。这个时候,新兵蛋子们的思想还是老百姓的思想,这么想这么害怕,是完全正常的。
  然而,耿帅却是什么也没做,只是盯着黄承明看了一阵子,什么也没说,就走到缺少了黄承明的队列面前。
  其他人回过神来之后才发现,高招啊!

  耿帅既不打你也不骂你,只需要不搭理你。现在部队明文禁止打骂体罚,但是对于有经验的班长来说,对付你们新兵蛋子,只不过是一千零一种办法少了一种而已,还有一千种。
  “我们继续训练。”耿帅说话,“听口令!向右看齐!向前看!站好了!挺胸抬头两手自然下垂!把腿挺直!收下巴!别伸着个脑袋跟乌龟似的!”
  关键不在于耿帅这边怎么训练其他兵,而在于,此时的黄承明,孤立地站在前面,成为了全场干部骨干聚焦的点。
  黄承明看见连队营房前面两名正在交谈的军官目光落在了自己身后上,他认识那两名军官,开会的时候见过,新兵连的连长和指导员。他咬紧牙关坚持着,坚持着不让自己认输!
  实际上,就连耿帅也没有意识到,隐患就在这件小事上面埋了下来。

  难掩悲痛的是,尽管已经过去了许多天,但不敢想,一想起老爷子,情绪便失控。很难表达和老爷子的感情,你们都知道,步枪从军是受到了老爷子的影响。
  以此文,以拙劣的文笔,讲一讲老爷子,以及我和老爷子。
  他是毛-泽-东思想主义战士。
  在思考用一个什么样的词语来表达遇到了问题,思来想去,回归老爷子的生平,毛-泽-东思想主义战士最为贴切。

  你们见过无私的人吗,咱们小学课本上写的那些无私奉献模范那样的人。
  我见过,我身边就有一位,老爷子。
  直到老爷子被我亲手葬入面朝水库的泥土里,我唯一的叔叔还在坟前数落他的不是。
  因为老爷子还有能耐的时候,没有拉儿女一把,机会机遇等等,都给了旁人。叔叔数来数去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老爷子当初说话顶事的时候,那是好几十年前了,办小学找老师,高中毕业的二爷爷,也就是老爷子的亲弟弟,老爷子没让他去教书,而是找了另外一个人。
  理由很简单,那人家境更困难。
  当时教师多吃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