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27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红日一直都是在教育战线上的,这么跨部门从副科提到一把手正科,其实是不合适的。
  不过,张文定见今天机会难得,他就索性直接来了一个狠的,让别人看一看,跟着我张文定混,那是有奇迹的——教育局副局长居然能够直接一下提到文化局局长了。
  他相信,既然吴忠诚打定了主意要给他一个正科,那就不会介意这个正科要怎么给了。
  他不像姜富强一样,说一大推的道理,推荐的意思无非就是提名,说多了反而会表现的太积极,让人觉得你对自己的人选没有把握。而且,张文定不甘心就吃这一颗棋,包红日若是去了文化局,教育局就会空出一个位置,这个位置他也想争取一下。
  反正目的达到了,多争一下,能得到是好事,不能得到也没有损失。
  在这种心理的推动下,张文定推荐完了包红之后,并没有停顿,而是继续道:“另外,我觉得县委办副主任陈娟同志可以去教育局,充实一下教育部门的力量。”
  吴忠诚听完,心里顿时就火了,妈的,老子只准备给你一个位置,你居然还想买一送一,一下就推荐了两个人!而且还有一个是女同志,是县委出了名的美女,你特么的才来几天就搞定了陈娟,老子在燃翼呆了这么多年,还没找着机会尝一尝呢。
  张文定,你真特么的禽兽啊!
  火大归火大,吴忠诚却也没有立马就反对。
  毕竟,通过上次的交锋,他对张文定已经很重视了。
  他得认真想一想,张文定今天开这个会,这么嚣张,一张嘴就要两个位置,是真的年少气盛呢,还是挖了个坑准备坑人?
  报纸事件,让吴忠诚还记忆犹新呀。
  他总觉得,张文定不可能是那种没脑子的人,每走一步,肯定都是深思熟虑了的。
  有了这个认识之后,吴忠诚就不得不慎重再慎重了。
  当然了,现在在开会,吴忠诚也不可能考虑太长时间,只是短短几秒,他便有了决断。
  包红日去文化局当一把手,教育局空出来个副局长的位置,让给陈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教育局一把手肯定是要上他吴忠诚的人,那教育局还是在他吴忠诚的掌控之下的。
  再说了,给张文定一点好处,灭一灭他的火,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在报纸事件上,自己是狠狠的对张文定出手了的,出手之后既然没有把张文定干趴下,那么与其等着张文定报复,倒不如现在先给他点好处,既安慰了他,又可以让他放松警惕。
  两个实职正科都舍弃了,又何惜一个副科的位置?
  况且,陈娟去了教育局当副局长,那县委办就又空出了一个副主任的位置,自己又可以安排一个贴心人了!
  相比于县委办这种心腹要地,教育局那种部门,无关紧要了,只要局长是自己的人,一个陈娟还能翻得了天?
  就这样,吴忠诚给自己找了一大堆理由。
  领导的能力就在于善于收放自如,该收的收,该放的放。只要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都不是事。
  既然已经决定了了,那吴忠诚也不再迟疑,点点头道:“这两个同志,组织部也赶紧考察一下,尽快提交县委常委会讨论研究,不要拖得太久,免得影响工作。”
  梅胜言愣了一下,书记就这让一次性给了张文定两个位置?
  不过,疑惑归疑惑,在这种时候,梅胜言自然不会发生什么自己的意见,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姜富强见得这一幕,有心也像张文定一样再加个位置,但嘴唇动了动,最终却没那个胆子再开口,只能一肚子闷气无处发作了。
  就这样,吴忠诚通过在用人方面的智慧和优势,化解了张文定和姜富强的联手,但代价则是人事上的口子被撕开了。
  散会后回到办公室,吴忠诚躺在老板椅上,心中那种郁闷始终无法化解。
  县委常委会按时召开,这次常委会的议程很简单,就是单纯讨论人事问题。
  由于上次书记会已经确定了几个位置,所以这次常委会就把因为调动而牵涉到的位子全部落实。

  先前,吴忠诚在书记会上给了姜富强一个组织部副部长,而张文定拿到了一个文化局局长却又买一送一得到了一个教育局副局长的名额,这样他便得到了一正一副。
  之后,吴忠诚仔细想了想,还是不希望让张文定威望太高,便又送给姜富强一个位置,县农机局长这个位置。
  这样一来,在外面人看来,这一次的人事调整,姜富强得到的好处比张文定还足一点。
  虽然农机局是个副科级的二级局,但怎么说也是正职嘛,比起陈娟那个副职要强上许多;而组织部副部长,比起包红日那个文化局长,真是份量重得多。
  这种穷县里的文化局,除除查一查网吧,貌似都找不出来什么来钱的门路了。
  甚至,光说到钱这个问题,农机局这个二级局,都比文化局有钱。
  农机局虽然在外人听起来是个清水衙门,但内部的人都明白,这其实是一个肥差。
  随着国家连续几年下发了不少文件以后,农业系统就开始财丁兴旺了,而农业系统中,农机局,又是重中之中。别的不说,单单农机补贴就能叫一把手吃得肥头大耳。
  时任农机局局长史建国同志郁闷就郁闷到他的年龄上,既可以继续干,也可以退二线。这一切,都在领导决定。
  吴忠诚需要个位置来平衡关系,只好让史局长一个人喝闷酒去了。
  这样一来,姜富强和张文定就都得到了一个正科一个副科两个位子,只是姜富强的这个一正一副含金量要比张文定那个多得多,这就是县长的优势。

  当然了,这其实跟优势不优势关系不大,主要是吴忠诚觉得,在燃翼县里,与其让张文定大出风头,倒不如让姜富强冒出头。
  毕竟,姜富强比张文定要好对付得多。
  抱着既然给姜富强和张文定都给了好处,那干脆也给跟紧自己的人喝点汤的念头,吴忠诚又又分了几个副科级职务给紧跟自己的常委们。
  在这种时候,吴忠诚肯定是要下大力气来拉拢人心的,这时候也由不得他小气了。
  现在的吴书记,终于还是意识到,吃独食是要不得的。

  当然,教育局局长这个充当了导火索的职位,是他钦定的人选——这有关系到他的面子问题。
  实际利益牺牲一点没关系,重要的是,面子不能丢!
  他是县委书记,在他看来,面子要比金子值钱的多,教育局局长这个位子要是拿不到手,那他就没脸在燃翼这一亩三分地上混了。
  人活一世,不就是图一张脸吗?
  这次县委常委会之后,便像是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这个信号又引起了一些传言。
  这些传言中,有对吴忠诚有利的,比如有人说在燃翼县官场内传得沸沸扬扬,那就是现在的燃翼,还是吴忠诚说了算的,就算张文定跟姜富强再得瑟,再扑腾,到头来也无非是个失败者。
  也有对吴忠诚不利的,比如有人说自从张文定来了之后,吴忠诚已经没办法在燃翼一手遮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