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2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二天早上,刚一上班,魏龙就打来电话,告诉了楚天齐一件事。魏龙说,人们都在谈论一件事,说是昨天审计局接到徐副县长电话,要去财政局做审计。正准备出发时,局长突然又取消了这次审计。人们都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总之都表示孔嵘后台很硬,不但审计局长惹不起,就连徐副县长也不敢惹。魏龙说完,就挂了电话。
  楚天齐给审计局一个人打电话确认,果然有这么回事,但具体原因对方也不知道,这不禁让楚天齐浮想联翩。结合孔嵘昨天在书记办公室的表现,以及魏龙昨天所讲关于孔嵘打电话的事,楚天齐意识到,这个孔嵘现在可能真不好惹。
  魏龙今天能再次打电话向自己提醒,也让楚天齐再次感叹误会这个东西可恶。如果魏龙还在继续误会着自己,自己又怎么能够了解到这些信息?不过魏龙之所以误会,主要是那事太接近了。魏龙刚和自己透露过他儿子越狱的事,让自己提防着,结果没几天他儿子魏超群就被抓了。而且魏超群被抓当日,自己就被公丨安丨局长当众表扬,还给自己敬了军礼。把两件事放到一起比较,任谁都可能产生联想,也不能怪魏龙心眼小。万幸的是,昨天巧遇魏龙,自己在发现对方异常后,及时和对方进行了坦诚沟通,这才冰释前嫌。

  在感叹误会的同时,楚天齐也在感叹牛正军的正直,像他堂哥牛正国一样正直,甚至稍有过之。昨天上午牛正军来的时候,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当时楚天齐还以为对方是受孔嵘摆布来找茬,直到牛正军走了,楚天齐心里还不踏实。虽然牛正军拿走了复印件,虽然牛正军表示会如实反映,但楚天齐还不免担心对方是在应付、忽悠自己。
  后来牛正军去了县委书记办公室,在书记柯兴旺有明显偏袒、孔嵘问话有明显倾向的前提下,他并没有慑于对方的威逼、暗示,公正、客观的汇报了调查情况。直到那时,楚天齐心里才算踏实,非常感念这个国资办主任的正直,同时也为了曾对对方有怀疑而深感惭愧。
  想到昨天的事,楚天齐对一些世事的巧合很有感触。那天自己去找徐敏霞,想要打听补偿款下拨的事,正好赶上徐敏霞不在。在很不情愿的情况下,楚天齐才去找了县长,结果县长给出的答案,令楚天齐很不满意并深感担忧。正好孔嵘就来了,就向县长汇报了所谓“处置国有财产不当”的事。
  正是由于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楚天齐从县长办公室出来后,马上给陆娇娇打电话询问。陆娇娇的解答,给楚天齐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知道根本就不涉及国有资产的事。而且陆娇娇也对样本合同中的用词提出了修改建议,这样,最终合同中才出现了“在建工程”的字样。否则,楚天齐就会自己给自己设了套,就会让本来明朗的事变的糊涂,就会给对方留下挑刺的漏洞。

  楚天齐不禁感叹:巧合有时弄人,有时也助人。而且同一件事,对于不同的人,却有着不同的认识和感悟。比如那天在县长办公室巧遇,自己对于提前能得到消息而高兴,而孔嵘就对那件事感到悲哀甚至愤怒。
  正感叹着,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楚天齐说了声“进来”,一个人走进了屋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开发区副主任王文祥。
  虽然王文祥有时还阴阳怪气的,甚至在背后还会有一些不得体的小动作,但整体态度不错,工作很是积极。见是王文祥到来,楚天齐忙招呼道:“老王,来,坐,抽根烟。”说着,让王文祥坐到了对面椅子上,并指了指桌上的烟盒。
  王文祥也不客气,把手中的东西往桌上一放,坐到椅子上,直接拿出一支烟,点着,吸了起来。吐出一串烟圈,王文祥打了个重重的“哎”声。
  楚天齐一笑,调侃着:“老王,这是怎么啦?嫂子又给气受了?”

  “哎,要真是那样,倒好了。”说着,王文祥把扣在桌上的几张纸翻过来,向前一推,“主任,你看看这个。”
  楚天齐拿过来一看,这份东西正是几天前给县委报的文件,向县委、政府汇报六.一八开工仪式的事,请县里批复。报告还是那份报告,只是在报告第一页右上角多了几个字,是对这份报告的批复。
  批复很简单,就十个字:哗众取宠、劳民伤财,取消。后面的签名是“庄浩仁”,日期正是今天。
  看完批复,楚天齐抬起头来,目光投向王文祥。
  王文祥说道:“今天早上,我刚从家里出来,准备来上班,就接到了庄主任电话,让我去一趟县委办。一进庄主任办公室,他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把我一顿批评。说什么‘多干点实事,少弄点花架子,不要华而不实’,还说‘现在开发区工作是开展了一点儿,但离要求还差得很远,不要翘尾巴,不要忘乎所以’。当时把我弄懵了,直到看见这个批复,我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
  “他还说什么了?”楚天齐追问。
  “我马上向他做解释,告诉他,搞开工仪式是为了提振开发区士气,是为了增强投资企业信心,是为了适当宣传,为了扩大招商成果。”王文祥说话时也是满脸憋屈,“他听完我的解释后,继续批评我,说咱们的想法太狭隘、做法太肤浅。还说要靠综合实力,要靠服务,来赢得投资商、赢得口碑。而不是靠大把花钱,弄这些花里忽哨的东西,来赚取虚名。我看他这纯粹是上纲上线,曲解本意。”

  楚天齐微微一笑:“老王,别上火。他没说这是他的意思还是别人的?”
  “他说了一句‘县委主要领导非常不满意’,然后就让我回来了。”说到这里,王文祥又补充道,“主任,你看这事还有回旋余地吗?大家都准备挺长时间了,要不你再找县领导请示请示?”
  听王文祥说完,楚天齐没有马上表态,思索起来。这件事看似简单,只是否了一份报告,只是要求取消一个开工仪式。但楚天齐却明白,这绝对不是一个孤立的事,这绝对和某些事有关。
  昨天在从县委办公楼下楼的时候,楚天齐曾经和庄浩仁擦肩而过,庄浩仁还主动问了开工的事,问仪式准备的怎么样了,并提前祝贺成功。这才仅仅半天,庄浩仁的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这不用说,一定是庄浩仁受到了外力干扰。那这个外力就呼之欲出了,非柯兴旺莫属,庄浩仁说的“县委主要领导”已经很明确了。县里早不否定,晚不否定,偏偏挑在这个时候,那么肯定是和昨天上午书记办公室的事有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