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2376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水根从一进入包间,两眼就开始不停的在这女秘书的身上打转,这些老板带在身边的女人实在是太撩人了,一个个长的像仙女,到了床上又是十足。
  瞧着刘老板的意思,这女人看样子是准备送给自己消遣的,酒足饭饱的江水根强忍着心里的与常夏丽进了酒店的房间,心中早已按耐不住了,见常夏丽想离开,江水根一把拉住。
  “我想休息了!换换衣服!”常夏丽无助地说,脚下被江水根强行带着向前走。
  “今晚我们成亲!”江水根不容常夏丽有丝毫反抗,拥抱着常夏丽来到自己的大套房。
  关上房门,江水根饿虎扑食一般压住了常夏丽。常夏丽知道,自己无力摆脱也没想摆脱这个自己并不讨厌的男人了,也许今晚真的是自己的新生活开始。她不相信命,但她相信机遇。既然已经走上依靠身体来生活的路,索性就要抓住机会,她知道这个江水根现在的位置,那是很多女人要巴结的。
  常夏丽无奈地扭过脸颊,闭上眼睛,感受着江水根在自己身上汹涌。

  拿了好处,日了女人,江水根当然要尽力。
  于是,化工园区开了一个会议,准备让秦书凯和马成龙轮流负责这个抗洪的任务,虽然这个秦书凯不是很配合,但他还是给马成龙布置好任务,自己就到了浦和区的书记办公室,两人再谈谈工程上的事情。
  牛大茂有些歉疚的口气对秦书凯解释说,秦主任,当时的局面,我凭着自己的力量实在是控制不了了,所以才会打电话给马书记求援,没想到,马成龙转脸就把电话拨给了江水根秘书长,后来还是请来的当地的驻地部队帮忙,总算是控制了形势,听说,昨晚这场大雨,导致不少市内的防洪堤坝出现险情,很多市委领导昨夜都是一夜未眠呢。
  秦书凯冲着牛大茂点点头,并没有出声。
  从大堤上的景象,秦书凯也能想象得出昨晚,这大堤上是怎样的一种繁忙景象,牛大茂做事还是有分寸的,若不是情况紧急,他不会主动打电话给马成龙,导致自己现在处于这种被动的境地,眼看站在自己面前的牛大茂,两眼充满了血丝,鞋子上,裤子上,到处都是水和泥,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秦书凯伸手拍了一下牛大茂的肩膀说,大茂啊,还没吃饭吧,走,我请你吃早饭。
  牛大茂有些受宠若惊的口气说,用不着的,秦主任,我回家吃饭就行了。
  秦书凯不容置疑的口气说,走吧,我正好也两顿饭都没吃呢,正好一块吃完了,都回去休息,底下只怕还有事情在等着咱们呢。
  牛大茂听出秦书凯话里没有客套的意思,于是点头同意说,好吧。

  江水根秘书长一回到市委自己的办公室,忍不住大发了一通脾气,昨晚忙到现在,他本来就已经是又累又饿,现在又被秦书凯惹的气愤难耐,他的确有种气饱了的感觉,秘书不止一次的请示他,要不要把早饭给端到办公室来,都被他回绝了。
  他随后把自己办公室的一堆报纸狠狠的一脚踢了个漫天飞舞,想想还是不解气,又甩起一脚把办公室里的一个垃圾桶狠狠的踢的撞到了墙上,又反弹回来,垃圾桶里的垃圾洒了一地。
  秘书站在一边,瞧着江水根好一番折腾,却大气不敢出的站在一边看着,这种时候,领导人正在气头上,谁要是多了一句嘴,只怕那火星立马就会烧到自己身上,关紧时刻,明哲保身才是最重要的,谁愿意去多事呢?
  江水根正满腹不痛快的时候,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此人在电话里,不知道对江水根说了些什么,竟然把江水根的脸上说出了几分笑意,只见江水根对着电话问道,是你亲眼所见吗?
  电话里的回答显然是肯定的。
  于是,江水根一副凶狠的表情说,我立即把这件事向胡书记当面汇报,我就不信了,他秦书凯擅离职守原本就是失职的行为,现在又有了这些花边新闻,我倒是要看看,他秦书凯到底有什么样的三头六臂,能够躲过这一关。
  江水根挂断电话后,想了一会儿,果然直奔胡亚平的办公室,这倒让跟在一边的下属不由心里有些奇怪,江水根刚才到底在跟谁打电话呢?怎么短短的几分钟的工作,不过是一个电话就让他脸上的表情,多云转晴,看来这个电话的内容是至关重要啊。
  胡亚平的办公室里,他正一个人站在窗口,望着窗外依旧有些淅淅沥沥的小雨,心里侥幸的想着,昨晚忙了一晚上,总算是有惊无险,听气象台的中长期天气预报说,今年的雨季已经到了尾声,恐怕在一定的时间内,不会再出现像昨晚那样来势凶猛的大雨了,自己到普安市来的第一次大考验,总算是安然度过了。
  听到办公室有敲门声,胡亚平轻轻的说了声,进来。

  转身见进来的人是江水根秘书长,他不由皱了一下眉头,在王副秘书长被处理的事情上,他心里有些责怪江水根在常委会上的表现,他当时只顾着把责任全都往王副秘书长身上推,导致现在王副秘书长独自承担了这么严重的后果,在这件事上,江水根的做法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不地道的。
  尽管后来,江水根私底下跟他解释说,他不想一件事有两个人都被拖累的受到处分,这也不方便自己以后为领导做好服务工作,胡亚平心里这个结才算是稍微的解开了一些,毕竟,江水根说的话也还算是有几分道理,只是现在见了江水根到底没有以前那种无所顾忌的信任,说白了,一旦对某人不信任,跟他说话也多了一分端起来的领导架势。
  见江水根一脸喜色的进来,他随手指了一下办公室沙发的位置,对江水根说了一声,江秘书长,坐吧。
  江水根心里多少也明白,这两天胡亚平心里对自己还有些许的不待见,于是识趣的坐到沙发上,满脸堆笑的向胡亚平汇报说,胡书记,有件重要的事情向书记汇报。
  胡亚平心里想,***,你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说,说说看,什么事情?
  江水根说,是关于秦书凯的。
  胡亚平心里现在很是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就说,这个人是一个不好惹的人,又有什么事情是跟他有关的?
  江水根说,秦书凯是不好惹,但是,眼下有个好机会能让秦书凯那小子难堪呢。
  听了这句白,胡亚平显然一下子来了兴致,他问江水根,江秘书长,到底什么情况,你具体说说吧。
  江水根于是添油加醋的汇报说,原本秦书凯昨晚在抗洪关键时刻擅离岗位就该受到处分,没想到,他之所以擅离职守的原因,竟然是去省城跟一个关系不正常的女人私会,这两件事只要加在一起,怎么着也能找到理由,狠狠的收拾一下那狂妄的家伙吧。
  日期:2016-12-27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