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80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错,就是现在我还是认为新方案比就方案好啊,但如果夹带上了今天这个的群众上丨访丨,事情就有点变味了。”
  华子建还想在给李云中多做一些解释,但李云中真的太忙了,他的时间很紧张,他不会就一个问题老是和华子建来回的纠缠,所以他毫不客气的就打发掉了华子建。
  华子建闷闷不乐的回到了市委办公室,刚坐下一会,就见那个在自己这里闪过几次的生意人车本立又来了,华子建今天的情绪并不好,所以显的有点懒散的样子。
  这个车本立笑着说:“看来事情又出现问题了吧?”
  “是啊,有一点,不过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华书记这话有点吓人啊,是不是认为我没有资格参与到大桥的建设中。”
  华子建苦笑了一声,说:“你多心了,我的意思是说,不管那种方案,只要你中标了,都一样能挣钱,你说是不是?”
  这车本立愣了一下,嘿嘿一笑说:“话是这样说的,但我更希望自己能参与到一个更为宏大的,具有历史意义的项目中来。”
  华子建抬眼看看他:“你今天来就是要奉承我?”
  “不,不,不,我说的是事实,而且我今天来是带着一个想要帮忙的心态来的,对北江市,你有你的权利,但我有我的特长,为什么华书记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也帮你出点力气呢?”
  “我不知道你能帮我什么?”华子建淡淡的说。

  “我能帮你很多,但前提是华书记要忘记我的过去,这一点似乎很难,因为我确实有一段不够光彩的回忆。”车本立说的有点苦涩。
  华子建静静的想了好一会,才说:“我从来都不会那样看人的,我不看过去,只看现在和未来。”
  车本立一下抬头看着华子建,眼中有点激动,也有点感激,他对着华子建,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等车本立离开华子建的办公室之后,华子建又连续的给秋紫云和谢部长等人去了几个电话,把今天的情况和他们都通了一个气,也说到了李云中对大桥方案最新的想法,秋紫云和谢部长都劝华子建也不要心急,事情现在还没有定论,一切皆有可能。
  和他们谈完话之后,华子建的心情好了许多,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速之客闯进了华子建的办公室,这就是北江市公丨安丨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邬清源,他的到来,让华子建的情绪又一下低落了。
  这个北江市的公丨安丨局局长兼任的政法委书记邬清源在北江市是很特立独行的一个人,他很少去看别人的脸色,更没有把市委和政府的这些领导放在眼里,这算的上是官场的一个意外吧,但不得不说,他有这个资格。
  除了他在公丨安丨部有扎实的后台之外,他还有常人难以比拟的资本,这个从部队下来的立过多次军功的副师长,因为在一次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受过重伤,所以才不得不转业到地方,现在他走路的时候一条腿还是有点不太利索,但这一点都没有妨碍他的威严和霸气。

  在北江市们没有人愿意惹他,不管是过去的老书记,还是后来的秋紫云,再或者是杨喻义,大家都在很多问题上绕着他走,因为你不晓得他会什么时候爆发,而他的爆发又往往是直接干脆的,绝不像普通官场中人用更为婉转,更为含蓄的手法。
  或许这也正是这个邬清源看不惯的地方,他往往都说,这些人虚伪。
  在华子建到任北江市时候,这个相貌堂堂,身躯凛凛,一双眼光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说话轩昂的老军人是不屑于到华子建这里来献媚的,在他的想象中,这个红口白牙,面如美玉的年轻人能够当上北江市的书记,应该不是走正道上来的,至于华子建那些神乎其神的传说,邬清源一直都是嗤之以鼻,那不过是炒作。
  所以除了正常的工作问题,他应该还是第一次单独的面对华子建。
  遗憾的是,他是来发脾气的。
  “华书记我是想来给你反应个问题的。”邬清源脸上的神情有点僵硬而冷淡。
  华子建心中有那么一丝的厌恶,固然,自己是知道这个邬清源有深厚的背景,也知道他有过辉煌的历史,但这也不能成为你目无领导的资格,用这样的口气和自己说话,应该是有点过分了。
  华子建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先坐下。”
  邬清源有点愤愤不平的坐了下来。
  “你想说点什么?”这个时候,华子建才问。

  “我想说一下组织原则的问题。”
  “奥,请讲。”
  “听说是你让鹤园县领导对他们公丨安丨局治安科邬叶荣科长处理的吧?”
  华子建没有多想,点点头说:“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觉得这样不妥,并不是说这个邬叶荣是我的侄子,我就袒护他,但我认为,就算他真有错误,从领导管理程序上来说,他那个级别的干部,也不应该是市委书记你直接撤换的,再说了,作为北江市公丨安丨局局长,我也至少应该有发言权吧?”邬清源的话有点咄咄逼人。
  但当华子建听说了这个鹤园县公丨安丨局的小科长是邬清源的侄儿之后,他就一下明白了这个倔强的市常委为什么怒气冲冲了。

  华子建笑了笑,说:“你认为他有错误吗?”
  邬清源说:“我觉得作为治安科那样做,也谈不上什么错误,何况我也问过他了,这事情不完全是他一个人的问题,他是听杨喻义的秘书说市里对群众上丨访丨很生气,准备对鹤园县相关人员做出处理之后,才想挣点表现的。”
  华子建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知道了事情大概的情况,自己在天时,地利,人和方面确实差杨喻义很多,杨喻义随随便便的就能给自己布下一个又一个的陷阱,自己在事情还没有一点眉目的情况下,又要把这个在北江市举足轻重的公丨安丨局局长兼政法委书记邬清源得罪了,因为自己要把他的侄儿一撸到底。
  看来这个杨喻义在设置陷阱的方面还是手段高超的,他启用了一个小小的科长,既完成了对整个事态的扭转,又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强大的对手,真可谓是一石二鸟。

  但华子建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已经掉入了陷阱,那么只能先应付了眼目之下的这个人再说,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不能让他的气势压倒,因为在未来的漫长工作中,公丨安丨局和邬清源都将会是自己必须倚重的对象,今天让他随随便便的压制住了自己,以后的工作就很难控制和开展。
  华子建没有把自己内心的惊讶表现出来,他还是那样的平平静静,还是那样的沉着笃定,他看着邬清源说:“这应该是一个认识上的问题,不得不说,对这一样一个科级干部,我直接参与他的升降是有点不对。”
  华子建稍微的停顿了一下,冷冷的看着邬清源说:“但是作为你呢?既然这个科长是你的侄儿,你现在还为他的事情到我这里来说三道四,你认为对吗?你不懂回避制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