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13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连忙拱手,说阁下过奖了。
  萧大伯又介绍了屈胖三,说是我表弟,对方又是一番夸张,说屈胖三人长得真可爱。
  而介绍一圈,萧大伯方才给我们介绍这人:“这位是茅山长老之后,现如今在米国大使馆任职武官的徐淡定,徐武官。”
  徐淡定?

  这驻外武官不是从总参调出去的么,瞧这人神光内敛、朴实无华,却是一顶尖高手的架子,怎么不进宗教局,而是去了军队系统呢?
  我心中疑惑,不过还是隐藏了起来,不敢多言。
  萧大伯与这个徐淡定简单寒暄几句之后,便见他走到空地中间来,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猛然一挥,前方却有一条小径出现,直通山中。
  我数次进出过茅山宗,对这山门自然熟悉,轻车熟路,跟在了那徐淡定的身后往里行走。
  走到一半,一个洞口里有人开口问道:“徐师兄,这些人是……”
  徐淡定平静地说道:“传功长老的家人,句容萧家,因为陶庭倩之死而来。”
  那人说道:“这个,这个需要禀报长老会知晓……”
  徐淡定看着黑黝黝的洞口,然后说道:“你可以禀报长老会,不过我不会带人停留,在此等待;具体原因,作为茅山宗出去的人,我没脸说,而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他的名字叫做徐淡定,而说话的语气也淡定无比。
  但这话儿,却给人的感觉,每一颗字,都带着刺。

  很扎人。
  但那是茅山宗的感觉,对于我们来说,却很爽。
  他的态度让我知道,徐淡定对于萧大伯是尊重的,而且十分尊重,即便是他退下来了,那种尊重也是发自于内心的,对于老领导在茅山宗山门受辱,他是愤怒的,所以才会用这种平淡的语气表达出来。
  门洞之中的守门人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说道:“徐师兄,抱歉。”
  徐淡定说你不应该对我说抱歉。

  那人说道:“你带人进去吧,不过这件事情,我会呈交给长老会,如果长老会不同意的话,刑堂会过来遣送他们,希望你们不要发生冲突……”
  徐淡定冷笑了两声,说刑堂有胆来,那便来。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带着我们,往通道的深处走去,一路畅通无阻,终于穿过了山洞,来到了茅山宗的里面来。
  这会儿夜幕升起,从这边出来,能够瞧见远处茅山宗山谷小镇一片阑珊灯火,还有再远处的山峰之上,亭台楼阁林立,布满了远远近近的许多山头。

  走到这边来,徐淡定,朝着萧大伯拜了了一下,再一次说道:“之前的事情,老领导,对不住。”
  萧大伯倒是看得开,说非你之责。
  礼毕,徐淡定开口邀请道:“诸位在茅山宗倘若没有落脚之处的话,先去我家暂歇,明日再上清池宫,问掌教真人讨要说法吧?”
  萧大伯摇头,说我小妹在茅山宗应有住处,我们去那里便可。

  徐淡定说传功长老虽然结庐山中,但她近来一直都在后山闭关,寻常不露面,恐怕你们找过去,也未必能够遇得到,而倘若误入法阵,反倒不美,还是随我而去吧——我在茅山,还算是有几个师兄弟,明日陪诸位一起去,免得到时候找不到门。
  他说得客气,而我们也知晓,现如今的茅山,与往日的茅山并不相同,这里没有了杂毛小道,传功长老又不见人影,我们贸然找过去,最大的可能,估计是又吃一个闭门羹。
  而你还不能闹,不能把这把柄递给别人。
  一闹,人茅山直接翻脸,将你赶出去,那有什么办法?

  徐淡定这是好心。
  沉思了一会儿,萧大伯拱手,说如此,有劳了。
  徐淡定笑了笑,说老领导客气了,当初我在宗教局的时候,你不知道帮了我多少事儿,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再说了,能够请到萧家诸位贤达,还有陆言小兄弟来我家做客,也是蓬荜生辉……
  一番客气,徐淡定领着我们去了他家。

  徐淡定的家在镇子的东边,有一个很大的院子,家里除了一个瞎眼母亲之外,还有他姐姐和姐夫,以及两个小孩儿。
  不过这一家人里,都不是修行者,而是老老实实的普通人。
  像这样的人家在茅山宗山谷小镇的情况很多,毕竟限于根骨和资质的缘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成为修行者,而这些普通人留在了茅山小镇,过着寻常人家的生活,他们生产出来的物资又会供应给山上的修行者,如此达成一个紧密的生活圈。
  来到了徐家之后,拜见了徐家老太太,我想起了之前在天山神池宫的收获,抽了个空,找到了三叔,将一粒明睛丹和两粒洗髓小还金丹交给了他,并且说明了功效。
  三叔接着,有些犹豫,说陆言,你这个真的是太破费了,这礼应该我们来出的。
  我笑了,说三叔你太客气了,这些东西都是萧大哥给我的,算不得什么;再说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我是真心把你当叔了,也把萧克明当做自己的大哥,你若是推辞,我真的是有些难过了……
  三叔听见,笑了,说好孩子,我这就不跟你客气了。
  他接过之后,借花献佛,通过萧大伯交给了徐淡定。
  对于这个,徐淡定也有些惊讶,不过这些东西却又是他拒绝不了的,特别是那明睛丹,对于他母亲的眼疾实在是太关键了,如果能够让他母亲能够重获光芒,这事儿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
  而那洗髓小还金丹对他的侄女侄子也大有裨益。
  他是个谦谦君子,倒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表现得太多热情来,只是眼神更加诚恳了许多。

  不过徐家人却一下子热情了许多。
  我们在徐家吃过了饭,随后徐淡定去见母亲,而我们则在院子里坐着聊天。
  这个时候萧大伯方才跟我说起了这位徐淡定的事情来。
  当初宗教局需要各宗门派出精英入职,加强力量,所以茅山宗选拔了一部分人下山,现如今茅山宗在朝堂之上,各个部门都有自己人,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出现。
  那徐淡定是当初随着黑手双城一批出山的,当时总共有十人通过考核,他和黑手双城,以及当时茅山长老茅同真的首徒张巍名列前三。
  而这位徐淡定的父亲,是茅山十大长老之中水虿长老徐修眉之子。
  他与黑手双城、张巍一同入了宗教局,后来加入了当时宗教总局初建立的特勤一组,黑手双城为组长,他为副组长,其间建功立业,名声大震。
  后来当时的特勤一组于黄河口处,与当时的邪灵教小佛爷正面交手,特勤一组几乎全军覆没,张巍更是失踪,特勤一组面临解散,黑手双城先是离职,后来又去了华东神学院教书,而这位徐淡定则转入了外交部,前往了法国大使馆。
  说起来,徐淡定的资格很老,跟黑手双城是同一时代的人,至于什么七剑,那都是后来的事情。
  听到萧大伯的讲述,我方才知道为什么徐淡定会这么牛,居然敢跟守门人说起那样的话来。

  聊了一下徐淡定,又谈记今日的茅山宗。
  日期:2016-07-22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