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89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保林差点控制不住惊呼出声,整体转制意味着商业局这个部门甚至可能退出政府序列,这也是有先例的,这些年很多行业管理部门都已经改革精简掉了,但是在上面没有政策的情况下,要想革掉商业局,可能遇到的阻力之大,也是可以想象的  。
  他不禁有些担心,包飞扬步子迈得这么大,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他也有些犹豫,包飞扬选择商业局,可见商业局的肖锦辉已经成为包飞扬的嫡系,他虽然也表态支持,但只是拿出县建筑公司作为试点,相比肖锦辉的态度无疑又保守了不少。可是要他搞这么大的动作,也确实感到力不从心,风险太大。

  包飞扬透出一点口风,就不再说什么,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然后转身笑着说道:“周主席、黄书记,时间不早了,你们看今天是不是就先到这里,改日我再请两位一起吃饭?”
  周至翔和黄纪平一起点了点头,也知道包飞扬刚刚抛出来的东西信息量太大了,郭保林和梁大山都需要时间消化。
  包飞扬没有让他们送,他和于晨风一起走出院子,于晨风扶着自行车感慨道:“包县长,你这胸中的沟壑,让我们只能高山仰止啊,有时候真觉得自己不拼命跑,就会让你给抛得远远的。”
  包飞扬跨上自行车,回头看了于晨风一眼:“那于县长你可要加油了,今后这段时间,我会将精力放在企业改革上面,工业园区的建设就要拜托于县长你多用心了。”
  于晨风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有时候真看不明白,工业园区的建设明显更加出彩,更容易出成绩,包飞扬却偏偏愿意放手给其他人负责,而他自己却挑上了难度最大,也更容易出问题的企业改革。
  于晨风知道包飞扬虽然年轻,但是却很老练,绝不会是冲动所致,只能说包飞扬的想法不是他这个层次能够理解的,他也不需要劝说包飞扬改变主意,唯一能做的事情或许也只有将包飞扬交代他的工作做好了,让他可以心无旁骛地做好企业改革工作。
  对于这一点,于晨风也不是很有信心,毕竟这个工业园区的建设计划也是他以前不敢想象的,就像他刚刚说的那样,如果不能跑得更快一点,真担心自己会被落下来。

  包飞扬在县长办公会上提出要在工作日实行禁酒,这个消息传出来以后,立刻在县里引起轰动,消息在传播的过程中很容易走样,加上有些人的故意误导,大家顿时议论纷纷,传出各个版本的禁酒令。
  “听说包飞扬要在县里禁酒,以后工作日都不能喝酒,只能周末才能喝酒了。”
  “不是吧,一个星期就一天能喝酒,这规定也太操蛋了。”
  “我看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我昨天还看到包县长跟于县长等人在一起吃饭喝酒,他自己能做到平常不喝酒?”
  也有人持不同的意见:“要是真的能够禁酒,我举双手赞成,现在一上酒桌我就犯怵,这酒再喝下去,夭寿——”
  “你以为我们愿意喝酒?不喝酒,你怎么跟人谈事情?这还不都是为了工作?”
  “呵呵,就是啊,我觉得这个规定根本不现实,禁酒禁酒,要是真能禁酒,那些酒厂都要倒闭了。”
  “哎,到底还是太年轻啊!这个包飞扬有关系,能够给咱们县找来投资,可是年轻人想事情太简单了,这次肯定会栽个大跟头。”最后有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大家还热议禁酒令的时候,县里突然又传出包飞扬要将各部门所属的企业全部剥离出来,并成立一个统一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消息,顿时又引起一片哗然。
  与禁酒令不同,大家对禁酒令不以为然,还可以继续喝酒,但是将企业从各部门下面剥离出去,那就相当于从他们的身上割肉,利益攸关,当然是群情激奋。
  “徐书记,包县长他这是想要干什么?不是我们捂着底下的单位不肯放手,可是客运公司不归交通部门管,难道还要让商业局去管?”交通局局长于进伟借着向县委书记徐平汇报工作的机会,毫不掩饰地抱怨说道。
  自从上次喝多了酒,在会议室跟包飞扬发生冲突以后,于进伟很是担心了几天,咬咬牙大出血给苟亮学等几个常委都送了一份大礼,并且更加死心塌地地靠向新任的县委书记徐平,希望得到徐平的庇护,倒是成功得到了徐平的接纳。
  徐平看了于进伟一眼,微微笑道:“这还只是传言,当不得真的,就算包县长真有这样的想法,那也还只是想法嘛,你们有什么想法,可以向县委反映,县委会充分考虑大家的想法,你们也可以跟包县长进行沟通,包县长如果有什么考虑不周全的地方,想来也会考虑的。”
  于进伟阴测测地一笑:“徐书记,您也不是不知道,包县长他还不到二十五岁,年轻气盛,又因为给县里招来了几个项目,现在可骄傲着呢,不要说我们的意见他听不进去,听不听都是问题  。”
  徐平板着脸说道:“进伟同志啊,你是不是对包县长有什么误会?我想包县长虽然年轻,年轻气盛是有的,但是作为党的干部,还不至于什么意见都听不进去吧?也许是他工作比较忙,没有时间,你们可以另外找机会嘛!就算一时之间找不到机会,也可以向政府办公室反映,还可以向承东县长、松平县长他们反映,当然了,县委这边也是愿意听取大家意见的,必要的时候,县委也会和政府那边进行沟通。”

  “听到徐书记这样说,我们就放心了。”于进伟似乎松了一口气。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于进伟对徐平也算有了一定的了解。别看徐平的话表面上是在为包飞扬辩护,其实不知不觉中就给包飞扬扣上了年轻气盛的帽子,以及听不进意见的形象,县里有关禁酒令和企业改制的事情议论那么多,县委这边的推波助澜功不可没。
  杜金平被包飞扬派到陈港乡负责工业园区的前期筹备工作以后,政府办这边主要就是陈立为包飞扬服务。考虑到陈立的经验不足,政府办主任马少华也承担了一部分工作。
  不过马少华主要的服务对象还是县长杨承东,在向杨承东汇报完工作以后,马少华有些担心地说道:“县长,这两天外面有不少消息说包县长力主推行禁酒令和改革令,有一些很不好的说法,您看府办这边是不是想办法澄清一下?”
  “哦,都有哪些说法?”杨承东抬头看了马少华一眼,他不是本地人,又因为性格比较刚烈,不怒自威,有时候下面的消息未必能够及时传到他的耳朵里。对于外面的议论,他大致知道一些,但是知道的并不多。
  马少华讪笑了笑,他这个岗位承担的就是上传下达的工作,将下面的消息整理以后让杨承东知道,也是他的职责:“有很多说法,有的偏离事实很多,比如很多人认为禁酒令就是要全面禁酒,改革令就是要一下子将县属单位都剥离出来,这些传言误解了县里的政策,也因此引起不小的反弹。”

  “反弹?我看是很多人反对才是吧?”杨承东有些恼火地说道。他早就知道这两件事会引起一些人的反对,但是没有想到事情传得这么快,而且很显然是有人在其中煽风点火,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控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