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8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有些意外地看了周至翔,没想到周至翔这个县里的文化名人对当前的政策动态能有这样的了解。理论界确实提出了要在政府里面成立专门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统一对国有资产进行管理。
  目前的情况是,国家是国有资产的所有人,具体却是各个不同的政府部门都在行使一部分国有资产所有人的权力,比如建设局就在行使作为县建筑公司的国有资产所有人的权力,而同时建设局又是行业的管理者,这种现象就是政资不分,政资不分造成的结果就是政企不分。

  政企不分的现象要进行改革,这是当前理论界和政界所公认的,争议并不大,但是政企分开的改革进程又极其地艰难,这也是由政资不分造成的。
  在政资不分的情况下,政府部门作为国有资产的所有者,要行使对资产所有者的权利,就必然要对企业的行为进行干预,政府机关进行干预的方式主要就是行政指令,所以企业很难摆脱这种行政干预,实现经营活动的独立自主。
  当改革强调政企分开,政府部门放松对企业的干预,资产所有者就会缺位,企业成为内部人控制,有不少企业在实行承包制以后,企业经营情况并没有好转,反而加速恶化,甚至破产倒闭,因为没有了资产所有者的监督,企业被承包人控制以后,承包人通过贪污等手段,将企业给挖空了。
  这种现象并不少见,就算是县建筑公司、县客运公司的经营情况还说得过去,但是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情况也没有多少好转,得益的只是某些个体。
  这就是当前改革的两难境地,改革不断在行政干预和内部人控制之间摇摆,所以理论界就出现了政企分开的前提是政资分开,建议成立专门和统一的国有资产管理机构的说法。
  从日后的实践来看,国资委确实解决了一部分问题,但远未能解决全部问题,政资要分开,政企要分开,还需要更多的政策与制度的设计与配合,所以后来又开始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

  从其他国家的经验来看,也有不少国有资产管理比较出色的,比如新加坡的淡马锡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当然后者类似主权投资基金,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更多的范例,包括华夏外汇管理局旗下的投资公司、后来名气非常大的阿布扎比主权基金等等,更侧重于投资,而淡马锡则控股经营三十多家国有企业,掌控了新加坡几乎所有的最重要、营业额最大的企业。
  淡马锡就是政资、政企分开做得比较彻底的范例,甚至淡马锡就是以私人名义注册的一家公司,是完全按照公司的方式在运转,政府通过财政部和多种方式对淡马锡进行监管。
  其实说白了,就是裁判员和运动员要分开,国有资产管理机构和国有企业的经营管理分开、对国有资产管理的监管又要从管理机构当中独立出来。
  包飞扬现在也不敢说哪种方式最好,毕竟就算是淡马锡的情况和国内也有所不同。
  不过他可以往前赶一赶,将日后出现的一些问题先提出来,让上面和理论界进行思考,或许也能避免改革中出现的一些问题。而对于望海县的国有企业改革,他觉得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还是能够避免这些问题的,毕竟一个县的国有企业规模和牵扯的方面要可控多了,诸如以后两桶油出现的问题,不要说国资委,就是政务院都很难控制。
  包飞扬看着郭保林说道:“政府行政部门从企业当中退出来,这将会是下一步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路线  。当然,从中央到省里、市里都还没有明确的政策,我会在县里推动进行试点,建设局和建筑公司会不会加入到试点当中,这个你们可以回去考虑,就算你们保守一点,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郭保林和梁大山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压力。虽然包飞扬说他不强求,也会理解,但如果他们真的选择了保守,显然会让对方很失望,那么在以后望海县的建设当中,至少不会对他们进行倾斜,不选择打压,就已经很有胸襟了。
  而如果对包飞扬的路线作出支持,无疑将成为包飞扬的嫡系,对郭保林来说,政治上也会有一定的风险。
  对于梁大山的选择又显得比较简单,支持包飞扬,他就能够从包工头变成建筑公司的老总;选择保守,也就是选择继续当包工头,甚至是放弃眼前大好的发展机会。

  梁大山从心里也支持包飞扬提出来的政资分开、政企分开的改革路线,虽然有些道理他不是很明白,但是作为企业经营者,他确实不喜欢行政机关一个一个地向自己的企业伸手,如果真的像包飞扬说的那样,政府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的国有资产管理机构,按照市场规则行使股东权力,其他政府机关和企业的关系就像他们和私营企业、外资企业的关系一样,企业无疑将会拥有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和发展的空间。

  不过梁大山也知道要实现这一点并不容易,首先就是让建设局放弃对建筑公司拥有的作为上级部门的权力,就会遇到不小的阻力。起码现在建设局每年还能从建筑公司得到不少好处,大家也习惯了对建筑公司指手画脚,插手建筑公司的内部事务。就算建筑公司实行承包制以后,又几乎化整为零,变成了一个一个建筑队,局里能够直接干涉的事情已经不多了,但相关的利益输送也还是不少的,所以就算郭保林同意,局里还是会有反对的声音。

  郭保林顾忌的也正是这一点,包飞扬前途无量,这是大多数人都能够看到的。但也正因为前途无量,注定包飞扬不会在望海县待多长时间,等到几年以后,包飞扬离开了望海,现在跟着他的这些人,是不是都能够得到更好的安排,并不好说。
  这一点郭保林还不是很担心,贴上包飞扬的标签,也许并不是坏事。但如果局里反对的声音太大,他压不住,将事情搞砸了,那可能不但会失去他在局里的权力基础,在包飞扬这里也得不到肯定,那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还让自己处于很不利的境地。
  当然,他也不能够跟包飞扬明说自己担心没有办法掌控局面,如果连这个能力都没有,包飞扬还要他这样的下属做什么?
  郭保林想了想,表情有些凝重:“包县长您刚刚说的这些,让我有一种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的感觉,虽然有些地方我还不是很明白,但我个人还是愿意支持包县长您的工作的,我想局里可以先将建筑公司拿出来做试点,当然有一些相关工作,还要梁总跟我一起来做。”
  包飞扬知道郭保林的顾虑,实际上来自所属主管部门的阻力,也是政资分开的主要障碍,就算是以包飞扬的强势,目前要在全县推动全面的改革也有困难,不过一个建筑公司和建设局,他还是有信心压下去的。
  包飞扬转了转手上的酒杯,又缓缓说道:“你们不要有什么顾虑,放手去做,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找我商量,县里也会有一些配合。我也可以跟你们先透个底,我准备在我分管的口子下面拿出十家左右的企业进行试点,其中县商业局将会是重点,实行整体转制。”
  “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