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8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和于晨风骑车赶过来,也花了将近二十分钟,建设局的郭保林和梁大山已经站在门口,连忙迎了上来。梁大山笑得脸上好像开了花一样,连连告罪:“包县长您好,我是梁大山,罪过罪过,应该为两位县长大人安排好车的,竟然让你们骑车过来,我们公司里还有两辆车,回头我让他们向两位县长报到,以后要用车,您们吩咐就是。”
  包飞扬跟梁大山握了握手:“呵呵,看来梁总生意做得不错,车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县里有统一的安排,我平常喜欢骑自行车,运动有益身体健康嘛,我可不像梁总,福气满盈啊!”
  “哈哈!”梁大山听到包飞扬拿他一身的肥肉开玩笑,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很开心,领导跟你开玩笑,那就意味着领导没有将你当外人,至少说明领导现在的心情很不错:“是是是,包县长确实不是我们能够比的,包县长还年轻,不像我们这些中年人,平常都懒得动了。”

  “梁胖子,你拍领导的马匹就好好说话,怎么将我们也都卷进去了?”于晨风笑骂道。
  梁大山也算是望海县有名的能人,他承包县建筑公司,硬是带着一帮泥腿子赚到了万千财富,县里不知道多少人眼红。要说梁大山做县里的工程并不多,但是县里的关系都打点得不错。于晨风以前担任县长助理的时候,分管扶贫和抗洪救灾工作,也找梁大山化缘过,梁大山也还算客气,这也是他答应郭保林代为邀请包飞扬的原因。
  几个人说说笑笑走进小院,这个叫杨记酒庄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农家小院,外面是用红砖砌成的简单围墙,小院里面的地方不大,收拾的也很干净,有一栋两层的小楼,二楼住家,一楼的厅堂摆了几张桌子作为吃饭的地方,旁边还有个平房是厨房。
  房间门口已经站了两个人,是今天的陪客,包飞扬也都认识,一个是县政协副主席、县书画协会会长、望海县的文化名人周至翔,还有一个是城关镇的丨党丨委书记黄纪平。
  陪客的选择也是一门学问,没有陪客,吃饭的时候人少,气氛不够热烈,请客的目的就很难达到  。陪客的身份不能够太尊贵,至少级别不能够比主客更高,否则陪客就成了主客,反倒冷落了原来的主客,那也不行。但是陪客的身份级别也不能够太低,否则主客的心里也不会舒服,感觉受到了轻视。
  通常来说,能够作为陪客的一般要与主客有一定的关系,比如是主客以前的下属、同乡、同学等,官场上经常有乡党这样的说法,这几种都是天然容易拉近关系的人,又或者是其他有亲密关系的人,方便说话。
  今天这次宴请,虽然是郭保林和梁大山请客,但出面向包飞扬发出邀请的是于晨风,至于陪客,倒是也让郭保林和梁大山花了不少心思。包飞扬来望海的时间并不长,虽然也有一些关系不错的,比如县长杨承东、办公室的杜金平等等,但是杨承东是县长,不要说他们不一定请得来,就算请来了,杨承东那也是主客,喧宾夺主。杜金平又是包飞扬现在的下属,陪酒未免会有些放不开,不能将气氛搞活。

  梁大山本来提议请两位女将,不过被于晨风否决了,官场上的女人搞活气氛往往都是能手,但是包飞扬太年轻人,才二十四五岁,有些荤素不忌的玩笑不适合开在包飞扬身上,至于那些年轻的少女,对包飞扬的名声也不好。
  想来想去,还是于晨风提议,请了政协副主席周至翔,周至翔的级别够高,但是也不显得突兀,还是县里的文化名人,无论哪一方面作为陪客都是绰绰有余,也不会喧宾夺主。至于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黄纪平,却是调走的原常务副县长郑岳的舅舅,想来在包飞扬面前也能够说上话。
  “周主席,你好你好,早就想拜访周主席了,一直没有时间,今天能有这个机会,还真要感谢我们的梁总啊!”包飞扬连忙走上前跟周至翔握了握手,严格来说,让周至翔作为陪客有些过于隆重了,不过周至翔文化人的身份,倒是可以超越官职之外,在哪里都不会突兀,也不会让人忽略。
  “哈哈,每次看到包县长,我就对望海县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让我感觉望海县就像包县长,正是上午**点钟的太阳,马上就要大放光明啊!”周至翔笑着说道,话里的意思非常丰富。
  包飞扬又和黄纪平打了个招呼,大家一起走进包厢,梁大山介绍道:“这个酒庄的老板就是我们建筑公司的一个前辈开的,主要卖酒,兼做一些酒宴,平常我们聚餐通常就来这里,倒是不怎么对外经营。他家的米酒是一绝,菜也拿得出手,今天就请包县长和周主席鉴定一下。”

  周至翔笑道:“能让你梁胖子肯定的地方肯定不会错,梁总也算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了。”
  “哈哈!”梁大山笑得脸颊上的肥肉一颤一颤地:“周主席这话要是搁在以前,那我还能自得一下,不过在包县长面前,我是不敢认的,上个月回来参加荷花节,结果是让我大吃一惊啊,我回去就问我老婆,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还是我们望海吗?”
  黄纪平十分配合地说道:“是啊,我们望海县这几个月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啊,有些变化还没有发生,不过整个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这都是包县长带来的。”
  包飞扬连忙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这样捧杀我了。我来望海这么多天,成绩不敢说做出了多少,但有一点我不会谦虚,那就是时刻绷紧了一根弦,想要将工作做好了。如果等到几年以后我不在望海的时候,大家还能这么说,我会很开心。”
  包飞扬话风一转,又接着说道:“不过这些日子也确实忙坏了,也没能在县里多认识几个朋友,今天能够和黄主席,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我看大家就放开一点,不要太拘束,也不要讲官场上的那些规矩,大家看好不好?”
  周至翔非常风趣,而且知识渊博,特别是对地方上的历史掌故了如指掌,经常信手拈来,让人开怀大笑的同时,又增长了不少见闻知识。
  相比之下,黄纪平的话并不多,但是从他不多的话中,可以看出他对基层的情况十分了解。
  对黄纪平的情况,包飞扬大致知道一些,还是在郑岳离开前跟他交底的时候谈到的,黄纪平早年在农机厂工作,一路做到农机厂厂长,后来担任副镇长、镇长、镇委书记,在城关镇工作了几十年,基础非常扎实。
  黄纪平的年纪大了,干完这一届,基本上就要退居二线。另外望海县的情况也比较特殊,作为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的黄纪平并没有成为县委常委,当然这个年代属地一把手进常委也并不普遍,只是正在逐渐成为普遍现象。
  郭保林的表现中规中矩,望海县这几年的城建工作也乏善可陈,经济上没有起色,大的工程也不多。倒是所属几家单位通过承包的方式,走出去以后取得了不错的效益,但也跟建设局没什么关系。
  梁大山就活跃多了,包飞扬让大家随意,梁大山也就什么话都敢讲,说了很多荤段子,包飞扬倒也没有阻止,基层工作有时候就是这样,你真要端着架子,可能就很难融入到基层,工作就很难做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