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8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要对客运公司进行改革?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听到苟亮学汇报的情况,徐平异常恼火地将茶杯顿在桌面上。如果包飞扬要对其他单位进行改革,徐平也不会说什么,可是客运公司正准备为他买一辆新车,以替换县里老掉牙的那辆老爷车,在这个节骨眼上,包飞扬搞出这样一件事来,加上杨承东和包飞扬之前接连拒绝了给他们更换配车的计划,都让他不能不怀疑包飞扬就是冲着他来的。

  徐平觉得自己在有的事情上已经足够让步了,比如对望海县政府那个奇怪的副县长分工,他就没有说什么,但是现在看来,包飞扬等人是有些咄咄逼人啊  !
  苟亮学看了一眼徐平的脸色,在旁边挑拨说道:“这事说起来也很奇怪,那天张主任跟包县长提起买车的事情,包县长第二天就去了客运公司;上午我亲自过去向包县长打招呼,随后他就在县长办公会上提出了这个改革方案,会后就让审计局派人封了客运公司的账本,说是要进行审计……这些动作,怎么看都有些不太寻常啊!”
  徐平的脸色阴沉得几乎要滴出血来,他冷笑道:“怎么,他还以为能够通过客运公司扳倒我?这也太异想天开了吧,我才来望海县几天?”
  苟亮学心里苦笑,心想跟你是没有关系,可是跟我有关系啊!他想了想说道:“徐书记您自然是不用担心的,不过客运公司这几年确实为县里做了不少贡献,县里那几辆老爷车都是客运公司在帮着维护,平常县里要用车,也是罗胖子帮忙协调,真要严格查核的话,委办这边倒是欠了客运公司不少钱。”
  徐平抬起头看了看苟亮学:“老苟啊,你不会在客运公司有什么事情吧?”
  苟亮学心里一突,连忙躬了躬身,陪笑道:“我老苟能有什么事情,我老苟就是为书记您,为各位县委领导服务的,都是公事。”
  “那就好,他包飞扬想查就让他查下去吧,我倒要看看他能够扑腾出什么浪花。”徐平冷冷地说道。
  “于进伟那边的情况怎么样?”徐平问道。
  苟亮学道:“上午的县长办公会上,包飞扬并没有提于进伟的事情,不过他将交通局下面所属的几个单位都拿出来作为调研对象,明显是针对于进伟去的,我估计下一步他会在常委会上提出来。”
  徐平皱着眉头想了想,有些看不明白包飞扬的想法,按说于进伟昨天喝醉了酒,还冲撞了包飞扬,包飞扬应该是想要将他拿下来的。但是他不利用县长办公会上的优势将这件事定性,却要直接拿到他并不占优势的常委会上,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徐平伸手敲了敲桌面:“好了,于进伟那边,你去叮嘱一下,让他安心,也不要有什么情绪,好好配合包县长的动作。至于昨天的事情,他是喝醉了酒,可以向包县长道个歉嘛,我想包县长也还是有些肚量的。”

  苟亮学点了点头,心想徐平这句话的杀伤力可不小,一旦于进伟道歉了,包飞扬还是要追究于进伟的话,那么就会落下一个没有肚量,睚眦必报的形象,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禁酒的事情,他要搞就让他搞,县委这边要密切注意留心大家的反应,有什么情况你要及时汇报。”徐平说道。
  企业改革和禁酒这些事情都很容易得罪人,所以徐平觉得包飞扬还是太年轻了,好大喜功,如果他好好地搞苇纸一体化和工业园区,两三年内见成效,他在望海县的地位必然无人可及,担任常务副县长,甚至担任县长都是有可能的,也可能直接调到市里,担任招商、工业等部门的一把手,实职正处。
  但是包飞扬偏偏又要搞企业改革,搞作风整顿,后者得罪人也就算了,以包飞扬现在的权威,大家也就是敢怒不敢言,就是这种怨气积累下去,对工作肯定会造成负面影响。企业改革则是一个雷区,踏错一步,万劫不复。就算没有犯政治上的错误,也容易激化社会矛盾,到时候出几次*,很可能就将个人的政治前途断送掉了。

  所以徐平很是想不明白包飞扬为什么节外生枝,只能认为包飞扬还是太年轻,好大喜功。R655
  虽然让办公室起草禁酒令,但是包飞扬本人也免不了要有喝酒的时候,所以他根本没有准备全面禁酒,而只是将禁酒的范围限定在工作日的中午和工作时间。甚至就连这样的计划都没有办法彻底贯彻,还是要限定在公款吃喝的范围内。
  说起来也很讽刺,公款吃喝本身就是要禁止的,现在却只能禁止工作时间用公款喝酒,而且还阻力重重,就算是包飞扬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够一步一步地来。
  县长办公会结束以后,副县长于晨风走进包飞扬的办公,闲聊了几句,于晨风说道:“包县长,到周末了,晚上有没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
  包飞扬一听,就知道于晨风不会无缘无故地请自己吃饭,恐怕又是替人请客。在官场上,请客吃饭也要有讲究,不是说礼多人不怪,请客的人首先要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还有要请的人的身份,如果双方级别相差太大,贸然发出邀请就成了自取其辱。

  尤其是包飞扬现在是县委常委,在县政府又是大权在握,就算是下面的局长、乡长,如果不是很熟悉的话,也不是在特殊场合,贸然邀请包飞扬吃饭也是不合适的,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也只有其他常委,至少也要是于晨风这个级别,才有资格直接发出邀请。
  当然,级别是一个方面,也要看双方之间的关系和场合,如果包飞扬到交通局考察,交通局的局长请他吃饭也是可以的,如果于进伟在包飞扬的办公室汇报工作,然后请包飞扬吃饭,那也不太适合,因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那个程度,但如果换成商业局的肖锦辉,那自然又是另外一种说法。
  于晨风的面子,包飞扬不能够不给,不说于晨风也是副县长,就说于晨风平常对包飞扬的工作十分配合,两个人私下里的关系也不错  。包飞扬笑了笑道:“行啊,今天晚饭总算有着落了,不知道另外还有谁?”
  于晨风笑着道:“建设局的郭保林,县建筑公司的梁胖子,大概还有一两个陪客,你要是觉得不想去,我回了就是。”

  包飞扬摆了摆手:“你于县长出面,这个面子我总是要给的。郭保林那边我也确实有些事情要跟他说,咱们华夏这个酒桌文化也是没有办法回避的,酒桌上谈事情,有时候更有效率。”
  于晨风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是啊,所以包县长你提出来的这个禁酒令很有必要,要我说不但中午要禁,晚上也要禁,要不然再这样下去,我们这些老家伙可就要交代再酒桌上了。”
  包飞扬笑容微敛:“这事单靠禁酒怕是没有办法,除非不让公款吃喝,否则这酒啊咱还得喝。”
  于晨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一个禁酒令怕就要引起轩然大波,要是还要拿公款吃喝开刀,怕是反对的人更多。包飞扬现在毕竟还只是副县长,推动这项工作未免有些力不从心。
  于晨风说的吃饭的地方是一个叫杨记酒庄的地方,并不在城中心,而在城北靠近县第二建筑公司,县第二建筑公司虽然也挂了望海县的牌子,但实际上这是一个集体性质的公司,挂靠在城关镇,具体是怎么回事,包飞扬也不是很清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