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83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松平嘿嘿笑了笑:“包县长误会了,我也没有说不能改,只是想知道包县长打算怎么改,毕竟我作为常务副县长,对县里的经济工作也有一份责任。”
  杨松平这句话多少也有些怨气,他作为常务副县长,却不能够分管经济,这是很不正常的,但是他却不能够争什么,当真很憋屈。
  包飞扬笑了笑道:“这事还真得杨县长和诸位多想办法,我和县长商量过,我们觉得这几家县属企业改革不需要太拘泥于形式,可以灵活采用多种方式。可以引入外来资本、也可以转变企业职能,总之有一条是明确的,要让企业获得最大的发展,更好地服务人民群众,企业不能够混日子,企业里的人更不能够混日子。”
  包飞扬首先抛出了县客运公司的改革方案:“客运公司通过承包经营解决了多年的亏损问题,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客运公司的经营其实是存在很大问题的,经过三年的改革,运营潜力并已经挖尽,并且在持续下降,我的想法是,客运公司要回归公司业务本身,要着力于夯实客运能力。”
  “客运公司的改革主要包括这样几个方面,一是将客运管理职能剥离出来,客运公司不再承担客运管理职能,这是交通局运管科的职责,否则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很容易出问题。”
  “二是将车站也剥离出来,车站要统筹安排车次,车站里的车不但可以是客运公司的车,也可以是其他公司的车,甚至还可以是个人的车,如果车站是客运公司的车站,就会影响其他客车资源参与客运,现在有一些小巴也在跑客运,但是他们不进汽车站,就是因为他们拿不到车站的许可。这样一来,他们只能够在路边抢客源,一来不好管理,二来资源没有能够得到利用,三来容易潜藏安全隐患,所以车站要和车分开,站是站,车是车,站才能够汇聚更多车辆资源。”

  “三是要引入外来资本,充实客运能力。县客运公司现在只有三十多辆车,十三辆大巴、十七辆中巴,而且都是老车、旧车,这个运送能力是没有办法满足全县人民群众需要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基本上每一辆车都超载。运管科想要创收了就去查一查,罚款收了不少,但是问题没有解决,关键还是客运能力不足。”
  “所以我们要充实提高客运能力,客运公司几年没有买车了,他们没有能力买车,那就引进外来的资本,可以是其他公司的投资,现在的承包人也可以入股,不限制来源。”
  包飞扬认为客运公司的单车承包可以暂时解决客运公司效率低下、服务恶劣、经营亏损等问题,但是并不能够从根本上满足客运需求。
  诚然,实行车辆承包以后,承包人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对车辆的利用效率更高,以前一天跑一个来回,现在则可以跑两个来回,而且招手停车,大大方便了百姓乘车。甚至有的人看到有利可图,还可以自己买车送客,提升了运能。
  但是现有客车资源的潜能已经被充分运用,想要继续提升运能就只能购置新车,县客运公司现在并没有能力大规模购置新车。民间自发购车能够解决一部分问题,而且未来的发展也很迅速,但是民间买的车往往是小车,又往往会在热门线路上扎堆,冷门路线不愿意跑,有时候为了争抢客源还会打起来,另外超载问题也很严重。
  从我国客运市场的发展来看,都经过了一个承包到个体经营为主,再到公司化集团运营的发展过程。
  当然,目前客运市场存在的主要问题还是运送能力不足,个人承包和个体经营可以在不需要政府多少投入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成为最广泛的选择,但却不是最佳的选择。
  包飞扬的方案就是将客运公司独立出来,将客运公司拥有的客运管理和车站管理这两项权力划分出来,然后鼓励和吸引更多资本从事客运服务。
  杨松平有心要反对。虽然大家都知道这种方式是好的,分散承包和经营太乱了,简直就是乱象丛生。但是这种方式最大的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而这对包飞扬来说却又最不成问题,杨松平觉得自己要是出面质疑的话,说不定包飞扬又找一个什么公司砸上上亿资本过来,那他就只能主动让贤,将常务副县长的位置让给包飞扬坐了  。
  杨松平笑了笑道:“听包县长这么说,对于客运公司的资本投入,一定是已经有来源了?看来我们望海县又将要引入一笔大投资啊!”

  包飞扬摇了摇头:“这个方案也是近期才提出来的。还没有进行运作,所以到底有没有大资本愿意进来。我也不敢保证。当然,客运市场持续向好,这个是可以预期的,所以只要我们搭好架子。我想吸引到一定的投资应该不是问题。”
  “那么原来实行了单车承包的车主怎么办?这个客运公司是跟他们签订了合约的,县里总不能毁约吧?”杨松平又从另外一个角度质疑问道。
  包飞扬对此当然也有考虑,他从容不迫地说道:“当然不需要,市场经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重合同、守诚信,所以这些车主可以继续履行原来的合同,不过我知道很多车主都拖欠承包费用,或者不能足额上缴承包费用,对于这些车主,我们也不能听之任之。要采取一定的行动。”
  “另外,新的客运公司也是开放的,可以让这些车主入股。让他们成为客运公司的股东,一起参与客运公司的管理和运营。”
  “那岂不是要将客运公司变成私营企业了?”杨松平神情凝重地说道。

  包飞扬笑着摆了摆手:“当然不是,他们只是参股,国有股和集体股还是会占有优势地位,应该是股份制企业,更何况国家对私营经济的领域已经放开。也在大力引进外资,我想让我们的人民群众更多地参与经济建设。这并没有什么不好。”
  杨松平打了个哈哈:“包县长不愧是年轻有想法,对于这件事我觉得还是要慎重,最好是上常委会讨论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符合规定。”
  包飞扬笑了笑:“当然,就算是杨县长不说,我也会在常委会上提出来的。”
  包飞扬在县长办公会上提出来进行改革调整的单位除了县客运公司,还将县陆运公司、船运公司、航运公司等几家单位纳入调研范围,另外交通局所属的路桥公司、工业局所属的县纺织厂、建设局所属的县建筑公司,还有县印刷厂、机电厂和机械厂等单位都在调研范围内。
  虽然还没有确定最终的改革方案,但是按照包飞扬会上提出来的意见,引入外部资本力量,扩大企业规模,增强企业竞争能力是主要方向。也就是说,包飞扬可能通过引入大资本的方式,对这些企业进行合资,甚至是直接收购。
  对此杨松平也提出了质疑,不过包飞扬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质疑,而是说引入外部资本只是一个方向,而且外部资本同样可能是国有资本,所以现在就担心这个问题并没有必要。
  在包飞扬的记忆中,中央领导近期就将到筑城进行考察,并且充分肯定了筑城模式,为公有制经济的进一步深化改革扫清障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