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25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那你回去准备一下,该退的就让他们退吧。干了几十年革命工作,组织上也要多照顾照顾他们,不能让他们到了点还不退休享福,不能让他们为党和人民工作了一辈子,快退休的时候还那么劳累……老同志虽然能干,但我们也不能搞压榨嘛,多让年富力强的同志们累一点苦一点,这是没问题的。老同志,还是要尽量安排一点轻松的工作。”吴忠诚这个话说得很坦然,也很真诚,甚至眼神里都流露出了一丝对即将老同志的敬爱之情,演技完美。

  “好,我回去就办。”梅胜言说得也很坦然,但他心里却骂起了吴忠诚,谁不想在官位上多呆一天是一天,就因为你的一个面子,就因为你和县长,副书记的斗争,让这些奋斗了几十年的干部们坐了冷板凳,找谁说理去呀。
  尽管有点不爽吴忠诚的做法,但梅胜言是要听吴忠诚的,而且是服服帖帖的听。
  他心里可以骂吴忠诚,但吴忠诚所下达的指示,他是要不打折扣地完成的。
  甚至,他心里在骂吴忠诚的时候,也在暗自开怀。
  哼哼,张文定啊张文定,吴书记出了这么一招,以姜富强那短视的目光,肯定会咬下这个饵,你们之间的联盟一破,你还能搞风搞雨吗?
  哪怕就是回到以前的样子,哪怕就是自己的利益少一点,梅胜言都不想看到张文定来破坏燃翼县现在的权力格局。
  这跟理智不理智没关系,这仅仅只是一部分人对于另类的排斥。
  梅胜言的办事效率还是相当快的,办事效果也很让吴忠诚满意。
  所以,吴忠诚很快就召集姜富强、张文定这两个副书记召开碰头会。

  这个书记会就只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事问题。于是,这个书记会,就是四个人参加,三个书记外加组织部长——人事问题需要组织部长来介绍。
  教育局的事不能再拖了,一来,下面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再拖下去,弄不好要出乱子;二来,吴忠诚想转变一下广大人民群众的视线,舆论不要光停留在张文定给团县委带来那一百万的事情上了,适当的议论点别的东西,自己脸上也长点光,这才是正事。
  吴忠诚并没有先和哪一位副书记单独沟通,而是直接把两位副手叫过来碰头——纵然是要作出一点让步,但吴书记的强悍作风还是没有改变。
  现在不是有个说法嘛,会议的重要性和参会的人数是成反比的。只有四个人开的会,其重要性可想而知。
  张文定估计这次要商量人事问题,他心里已经打好了谱,不管怎样,自己也要把和姜富强联手,将教育局长这个位子脱离吴忠诚的掌握。
  张文定跟姜富强交换了一个眼神,等着吴忠诚发话。

  不得不说吴忠诚的脑子还是有几个活跃的细胞的,上次常委会他吃亏就吃在没开书记会,就想定夺教育局长这个位子,结果被张文定搅黄了。这次他不会再犯这个错误,而且还要把教育局长搞到手,赢回自己的脸面。
  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这个计划会让张文定和姜富强明白谁才是燃翼的老大,谁说的话才算话。
  想到这,吴忠诚心里暗暗笑了一声,妈的,呆会儿看到你们俩从合作愉快变成分道扬镳,那得有多精彩啊。
  心思一转而过,吴忠诚看了看三个人,用开会时惯用的口气说道:“今天碰这个头,是有个工作不能再拖下去了。教育局局长的人选到现在还没有定下来,这个嘛,啊,广大干部群众都有些等得急了,咱们还是要听一听他们的声音。啊,还有一个,就是别的部门有些同志也到点了,还有些岗位缺了人还没补充,今天就一起讨论一下,争取尽快定下来,各项工作也才好开展。”

  说着,他看了一眼梅胜言,继续道:“具体都有哪些岗位,胜言同志你先讲一讲。”
  张文定心想,教育局局长的人选问题上次开常委会不是已经讨论过了么,常委们每人推荐一个人选,怎么这次又在书记会上讨论?
  这个老狐狸,要搞什么鬼?怎么又跳出别的几个职位要讨论?
  事有反常即为妖啊!
  瞬间,张文定感觉到了今天这个会有些怪异,可他却不知道怪异在哪儿。
  他现在还不能说话,搞不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前,如果说错什么话,那么自己就被动了。这个错误张文定是绝对不会犯的。
  为官者,要懂得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保身之道,也要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冷静与稳重。
  谋定而后动才是王道。

  今天这个会是梅胜言和吴忠诚提前商量好的,张文定和姜富强并不知情。
  这不是常委会,而是书记会,梅胜言虽然是组织部长,但在这个会上算是比较弱势了,所以说话也最没有分量,甚至除了宣布一下需要补充的岗位外,没有多大的发言权。
  今天他之所以参加这个会议,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给三位书记来汇报这件事的。
  说得难听点,三位书记是在开会,而他梅胜言是列席!
  当然了,若是在其它区县,像这种讨论人事的书记会,组织部长怎么着也会分到一杯羹的。但在燃翼,这个……真的不好说。
  纵然梅胜言一直都是吴忠诚的心腹,但是,吴书记一直都是吃惯了独食的,以前还真没对梅胜言怎么用心过。

  梅胜言看了三位书记一眼,放低了姿态,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先给三位领导道个歉,都是组织部的工作做得不到位,几个需要补充和调整的岗位没有提前给三位书记汇报,导致有些该退的还没退,该补充的还没补充。这是我工作的失职,我向领导们检讨。”
  吴忠诚听完,不等张文定和姜富强说话,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冲着梅胜言一摆手,道:“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怪不到组织部头上去,你说说哪几个岗位吧。”
  梅胜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文化局老孙到点了,组织部这边副部长还有个空缺,另外安监局、农业局、水产局各有一个副职需要调整。”
  说完,他看了一眼吴忠诚,吴忠诚就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到此为止。
  梅胜言今天这个检讨说得憋屈,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老大呢?唉,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吴忠诚对梅胜言的表现很满意,接过梅胜言的话,一本正经地说道:“好,那我们就先讨论一下组织部副部长,这个位置很重要。我的意思,是从政府方面补充一个人进来,这样的话,以后组织工作会对政府方面的干部有个更深入的了解。”
  说着,他看了一眼姜富强,继续道:“老姜,这个人选,你看哪个合适?”

  姜富强打死也想不到吴忠诚给抛给自己这么一个香馍馍,组织部副部长啊!
  姜富强本来是跟张文定一块搞定教育局局长这个位子的,可现在吴忠诚让自己推荐一个组织部副部长的人选,而且自己也早就想在组织部安插一个人了。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自己面前,如果不抓住,那简直对不起列祖列宗!
  自己的亲信一直没机会打入到组织部门,现在机会就在眼前,而且还是意外的惊喜,相比于教育局这个操蛋的部门来说,组织部要牛逼的多了。
  如果自己顺利的把人安排进组织部,那这个收获可就比一个教育局长大多了。
  说起来,在县里,组织部一个副部长还决定不了提拔什么人,哪怕是常务副部长。但是,这个位置关键啊,对干部调整还是能够说得上一些话的,最主要是,这是一个信息渠道,要不然的话,姜县长对人事调整方面,没有一点信息来源,那种痛苦不是别的区长县长体会得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