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7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台姑娘站在楼梯口的位置,目光落在301的房门上。
  实际上她没有被掳走,她告诉李牧,人有三急,她上厕所去了。至于手机都没收起来,是忘了。回来听到楼上有动静,就跑上来,一看301房门开着,她就进来顺手打开了灯,一下子就看到了上文那劲暴的一幕。
  反正是给李牧吓得够呛,前台姑娘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难逃其咎啊。
  几分钟前,来了一辆军用吉普车,一名看着像领导的兵叔叔带着三个人上楼,他们在房间里待了一阵子,时不时的能听见里面传来压抑住的惨叫声。前台姑娘不由心想,兵哥哥们打演习还挺认真的,这惨叫声模仿得,绝对能拿奥斯卡影帝了。
  301房里,两名只穿了保暖内衣的男子被反剪了手坐在椅子上,赵一云扣着一个,杜晓帆扣着一个,都二十六七岁上下的样子,左边那个小平头,右边那个圆脸。
  陈韬和李牧站在他们面前,翻看着搜出来的证件。卜美玉抱着胳膊站在门口处,林雨和石磊端着枪在旁边紧张地警戒着。
  小小的房间倒也显得有些拥挤。

  李牧仔细翻着找到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了一叠A4纸,上面密密麻麻手绘着线条,他递给陈韬,低声说,“3026的手绘图。”
  随机,李牧还从公文包里翻出了数码相机和相关的测绘摄影仪器,工具非常的齐全。李牧赶紧的查看数码相机,发现是带摄录功能的单反机,看样子还价值不菲。调出视频看了看,李牧递给陈韬,“3026附近的地形地貌,他们白天就在那里活动了。”
  视频上显示的时间是白天。
  陈韬看了一眼,心里是有些后怕的,也有些庆幸。如果运气不好,恐怕就会让这俩人给溜了,带走的是3026的秘密。虽然说3026基地什么都没有,就一个相似度近似于百分之百的模拟村庄,但是任何看似不重要的情报,综合起来也能够推断出重要的信息来。
  “姓名,职务,所属部门。”陈韬扫了那俩特务一眼,问道。
  小平头看样子是领头的,他面无表情地说,“名字身份证上面有,至于你说的什么职务部门我不太理解,我们是平头百姓。”
  李牧二话没说上去拉开拳头就照着小平头的胸口上捣!

  赵一云死死捂住小平头的嘴巴不让他发出声音。
  李牧一拳胸口一拳腹部一拳肋下的捣,连续打了十几拳,打得小平头疼得额头冒汗整个人跟虾米一样弓起身子来。
  “操-你-妈-的放老实点!”李牧停下,喘了口气说。
  当兵的字典里可没有什么刑讯逼供,不说实话就往死里揍,下手更是没什么轻重可言。暴力永远是解决问题的最终途径。
  “我再问一次,姓名,职务,所属部门。”陈韬再一次问。
  小平头气喘如牛,强忍着剧烈的痛楚,狠狠地盯着李牧,“我们是出来旅行的,你们当兵的凭什么打人!我要告你们!”

  “操!”李牧这个暴脾气,上去又是一顿揍。
  小平头奄奄一息了,赵一云把他松开,他一下子就瘫在地上,赵一云摸出背包绳把他双手反绑起来,一只脚踩在了他的脖子上,以防他反抗。
  陈韬的目光转向圆脸男子。
  圆脸男子却是恐惧地看向李牧,“我们真的是出来旅行的,不是间谍,真的!”
  从他们说话的口音可以判断出,他们要么是本市的要么就是在本市待了很多年的人,口语是很难模仿的。
  尽管圆脸男子神情诚恳,但陈韬根本不会相信。找到的东西,不管是手绘图还是拍摄的照片视频,都完全可以说明一点——此二人非常的专业。单单是那份手绘图,就让陈韬很受震惊。
  这些东西要是流出去,3026基本上就没什么秘密了。
  “姓名,职务,所属部门。”陈韬面无表情地问。
  圆脸男子疯狂地摇头哭了起来,“我真的不是间谍!我们真的是出来玩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这一幕让李牧眉头皱了皱,看上去不像是装的,那么一个瞬间,李牧是有些犹豫的。他还是年轻了。
  陈韬却是根本不为所动,上前亲自动手。
  杜晓帆一边死死捂着圆脸男子的嘴巴一边看着陈韬狠抽圆脸男子,他的嘴角也是忍不住一下一下地抽动起来的。
  就连李牧,也惊讶地看着陈韬。

  不是因为陈韬亲自动手打人,而是因为陈韬击打的位置和动作。跟李牧方才那种不管不问蛮干的不一样,陈韬拳头打出去的位置都似乎有讲究的,打的位置角度和力量是可以看得出来完全跟李牧的不一样。
  杜晓帆的感受最深,因为他感觉到圆脸男子的意志和力气在陈韬这种击打方式下飞快地的流失掉,那种想喊喊不出来的痛苦比清晰的痛苦更叫人难受!
  尽管不懂,此时李牧脑中也生出一个判断——陈韬这货该不会在军事监狱干过吧?
  李牧以前在旅机关是见识过审讯的,当时亲自审讯战俘的是某副政委,某副政委是从某军事监狱调过来的……
  当然,战俘实际上就是演习正式开打前抓到的红军的化装侦察员,还是一位上尉连长,打得那个惨啊,听说演习结束之后那货得了个二等功。

  陈韬的手法很熟悉啊!
  “呜呜呜呜呜!”圆脸男子挣扎着,像是想要说话。
  陈韬停下,示意杜晓帆松开他的嘴巴。
  杜晓帆松开。

  圆脸男子粗粗地喘气,整个脸部都扭曲变形了,完全可以看得出到底有多痛苦。
  “我,我说,我说。”圆脸男子艰难开口。
  此时,地上的小平头突然说话,“不要说!”
  赵一云一激动踩着他脖子的脚就用力,小平头痛苦地啊啊啊叫起来。赵一云把他拎起来,“林雨!过来扶着他!”

  林雨背好枪过来擒住小平头,赵一云爆怒地拉开拳头照着小平头就干了过去,打的位置全是刚才李牧打过的地方!
  301房间里惨叫连连,也懒得去捂嘴巴了,谁敢来管?
  李牧也怒起,过去接过赵一云,继续对小平头进行狂殴!小平头浑身就跟被无数针刺一般痛苦!
  “停停停!!!组长,差不多了吧!这小子下手太狠了!”小平头忽然对陈韬说。

  李牧一下子就呆住了,三秒之后,他看向陈韬,陈韬面带意味深长的微笑,瞬时间,李牧明白了——到头了还是一场逼真演练!
  前台姑娘目送几辆军车离去,此时天才蒙蒙发亮。渔村再一次陷入了安静,小小插曲过去,知晓的只有前台姑娘。相信那会成为她此生难忘的经历,毕竟如此近距离地接近并且一定程度地参与了兵哥哥们的演练,很难得。
  摇晃的依维柯里,101小队五人你看我我看你,什么话都没说,最后目光落在了陈韬脸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