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77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包飞扬还看到于进伟通红的脖子上有几个颜色更深的唇印,这样子要说是交通局长,还不如说是刚刚从抓嫖现场被抓住的嫖客。
  包飞扬对于进伟伸过来的手视而不见,目光冷冷地盯着于进伟看了两眼,突然淡淡地说道:“既然于局长酒还没有醒,我看就回去继续休息吧,这里的会议就不劳你参加了。”
  于进伟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包飞扬会说这样的话,他中午也喝了酒,这时候还没有彻底清醒,收回伸出去的手臂,嘿嘿笑了两声:“不碍事、不碍事,已经休息过了……”
  说着,于进伟就想往位置上坐,没想到他的手刚缩回去,包飞扬的手却伸了出来,就好像被躲着一样,然后僵在半空中。
  包飞扬勃然变色,大声呵斥道:“于进伟,我说了,今天的会议你不用参加,请你马上出去。”
  于进伟身体僵在那里,原本因为酒精作用而红彤彤的脸庞涨得像猪肝一样:“包、包县长……”

  于进伟原本对包飞扬并不以为然,他和苟亮学是表亲,苟亮学现在投靠了新任的县委书记徐平,于进伟也跟徐平搭上了关系,给县里添置几辆新车的主意就是苟亮学提出来的,是他送给徐平的礼物,于进伟觉得他是县委书记的人,包飞扬不过就是个副县长,又能怎么样?
  而且饮酒这种事情,在官场上很平常,大家都是酒精考验过来的,有哪个局长一天不喝酒,就说明他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于进伟根本没有想到包飞扬会当场让他下不来台,他原本想随便圆一下场,将包飞扬糊弄走,他好继续去休息,却没有想到包飞扬要赶他出去。
  他一个堂堂的交通局局长,今天要是因为喝酒被分管副县长赶出去,以后在局里就不想要有什么威信了。

  于进伟当即又羞又恼,猛地抬起头,红通通的眼睛瞪着包飞扬,大声说道:“包、包县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包飞扬冷声道:“于局长,请注意你的态度,我认为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参加会议,请你马上离开。”
  “这里是交通局,是我的地盘,姓包的你……”于进伟本来就喝了酒,一直喝到两点多,这时候酒还没有醒,被包飞扬一激,顿时控制不住情绪,怒骂起来  。
  顾孟华等人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虽然说于进伟醉醺醺的确实不好,换了谁是包飞扬都不会高兴,但是他们以为包飞扬顶多训斥于进伟一顿,没想到包飞扬会要将于进伟赶出去。
  更没想到于进伟竟然当场失控,要是真的让于进伟闹起来,这事传出去也就成了于进伟没有道理了。
  “于局、于局……”顾孟华连忙抱住于进伟,阻止他说下去:“包县长,于局他中午接待来宾,喝多了,请你不要见怪。”
  于进伟要是失控跟包飞扬发生冲突,交通局肯定有人乐见其成,但是顾孟华不敢这样想。
  “也罢,这里是于局长的地盘,于局长你不走,那我走!”包飞扬说着就要转身。
  于进伟被顾孟华抱着,僵在那里没有反应过来,顾孟华却不能看着包飞扬离开,否则就不是于进伟被包飞扬撵走,而是变成包飞扬被交通局给撵走,包飞扬就有理由在常委会上提出来,要求对于进伟、甚至是对交通局的班子进行处理,以包飞扬在县里的地位,他要是站住了理,谁还能够表示反对?

  顾孟华连忙将于进伟往外面拖,一边拖一边冲周奎珍、周皓明等人喊道:“你们还不拦住包县长?”
  周奎珍和周皓明等人这时候也不敢待在旁边看热闹了,连忙上前拦在包飞扬身前:“包县长,于局长他喝多了,他现在已经走了,您看我们是不是继续开会?”
  包飞扬冷冷看着于进伟被顾孟华等人拖出门外,这才回过头看了看其他人,然后回到座位上:“国内一些地方已经开始推行禁酒令,规定工作时间和工作日中午不得喝酒,我们江北省虽然还没有出台相关规定,但是下午要上班,却喝得醉醺醺的,这像什么样子?”
  “或许有人要说,既然没有禁酒,那么中午喝一点酒也没有什么啊?是的,喝一点酒没有什么,可是喝得醉醺醺的,那是只喝了一点点酒吗?组织上还没有禁酒,那是相信大家的觉悟、相信大家的自律,可是刚刚我看到了什么?一个交通局局长、正科级干部,上班时间竟然喝得满脸通红,要跟上级拍桌子,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承担领导职责?”包飞扬厉声说道,他相信自己这番话会后一定会传到某些人的耳朵里,他今天说的这番话就算给今天的事情定了性,除非县里能够将屎盆子扣到他的头上。

  下一步望海县要大搞交通建设,交通局如果不能好好配合,工作将很难开展,他这也是要杀鸡儆猴。
  “好了,个别人的问题,我会向组织部门反映,希望其他同志不要受到影响,认真将手上的工作做好了。”包飞扬看了一眼刚刚走进来的顾孟华,话风一转继续说道:“上午我去了县规划局,我对他们说,望海县要发展,离不开超前的规划,以前还没有发展,走得慢可以走一步看一步,但是现在我们要跑起来,如果没有规划,就会跑偏了,是会碰壁出问题的。”
  “我要求规划局要对望海县今后十年、二十年的发展有一个规划。这不仅仅是对规划部门的要求,同样是对交通部门的要求,而且尤其重要。我举个例子,比如要不要建冠河大桥,半年前看,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但是现在看,又很有这个必要,可就算我们加班加点,大桥的建成也要一两年后,在这一两年里,大桥问题就会成为制约望海县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所以交通规划与建设必须要超前。”

  “我再举一个例子,冠河大桥要建,可是要建在哪里?从现在来看,似乎是中线最合适,因为可以兼顾东、中、西三线,成本最低、建设周期又比较短,可是望海要发展临港产业园区,未来经济的中线在东部,中线方案没有办法满足需要,所以还是东线为宜  。那么大桥要建多宽?是不是两车道就可以了?现在来看,是可以的,但是五年以后是肯定不够的,所以起码要四车道,并且预留未来扩建的空间,因为就算是四车道,十年以后也肯定不够用。”

  “下一步,县里要加大交通建设力度,目前计划的重点工程就有三个:冠河大桥、临海公路和陈港港口建设,交通部门一定要重视起来。我今天将话撂在这里,大家都在向前跑,谁要是跟不上,那就要让位置,谁要是表现好,那空出来的位置就是这样的。以前我们都说要相马,现在我们是赛马,是骡子是马,大家跑起来看,跑不动的就给我下去,我是不会等他的,望海县也不会等他,也等不起。”包飞扬杀气腾腾地说道,也不怕自己这番话会引起什么争议,想要做事情,有时候态度就是要强硬一点。

  “好了,于局长不在,你们谁来汇报交通局的工作?”包飞扬目光从顾孟华、周奎珍等人脸上扫过,顾孟华低头不语,周奎珍则迎着包飞扬的目光,眼中闪过一道异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