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76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也没有指望望海县规划局能够拿出一份合格的规划,就算是市规划局、省规划局的人恐怕也想象不到十年后的华夏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望海县要发展,规划十分重要,他们不知道,包飞扬知道,只要这份规划定稿,可以影响望海县今后二十年的发展。
  包飞扬的考察的效率很高,上午去了一趟杨承东的办公室,又用大概一个小时处理公务,然后去了县建设局和规划局两家单位,在建设局的时间略长,也不过一个半小时,县规划局前前后后也只用了一个小时。

  陈贤才想留包飞扬吃饭,包飞扬也没有答应,他和陈立找了个饭馆,随便吃了点,然后回办公室继续处理事情,下午又去了县土地局。
  在土地局,包飞扬重申了土地管理政策和执法监察、以及政策宣传,要求土地局加大宣传力度,让县里的老百姓都知道县里已经暂时冻结陈港、河口和城关镇的土地交易,一旦发现类似交易,要予以劝阻,不得承认相关交易的合法性,对于涉及违法行为的,要报告公丨安丨机关进行处理。
  包飞扬发现土地局局长陈先进的态度有些敷衍,他也没有跟他计较,只是对土地局的事情上了点心,陈先进这个态度恐怕并不仅仅是对他的轻视,或许在某些事情上也有一些别的心思  。
  包飞扬暂时不计较,并不表示他不重视,实际上在望海县这样一个农业大县,土地问题非常敏感,哪怕临港产业园征用的大多数是荒芜的盐碱滩涂,但是围绕产业园的周边交通建设、居住区和商业区的建设等等,都会涉及到大量土地问题,也很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纠纷。
  如果陈先进不配合,不能将工作做到位,他肯定要换上能够配合的人。

  包飞扬让陈立通知的时候只说这两天会下来考察,并且通知了考察的顺序,但是并没有明确考察时间。包飞扬的意思是要抓紧时间跑一圈,但是对下面的人来说,除了排在第一个的建设局立马动了起来,其他几家都有点措手不及,规划局没想到包飞扬上午九点多才去建设局,不到两个小时就又出现在规划局。土地局没想到他们排在第三位,当天下午刚上班包飞扬就来了,如果不是打听到包飞扬确实已经去过建设局和规划局,还会以为包飞扬故意搞突然袭击。

  交通局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原本以为他们排在最后一个,就算包飞扬半天去一家单位,那也要明天下午才轮到他们,所以他们也没有准备,直到包飞扬结束了对土地局的考察,打电话到交通局的时候,他们这才着急起来。
  “局、局长,刚刚包县长的秘书打电话过来,说包县长已经结束了对土地局的考察,马上就要过来。”交通局办公室主任周皓明急匆匆推开局长于进伟的办公室门,顿时看到一幕香艳的场景,局办副主任林燕瑛跨坐在于进伟的身上,衣衫缭乱,正慌忙从于进伟的身上爬下来。
  周皓明微微一愣,连忙刹住身体的冲势,将门拉回一点,但还是站在门口说道:“包县长已经从土地局过来,马上就到。”
  “慌什么,你让其他人先下去迎接,我马上就到。”于进伟说道。
  “好的!”周皓明心中暗暗叫苦,但还是连忙离开去叫其他副局长、党组成员,因为没有料到包飞扬今天下午会来,几位副局长当中有一个没有来,还有一个喝了酒,到现在还酒气冲天,硬是躲在办公室里没敢出来。

  当交通局的两名副局长顾孟华和周奎珍赶到交通局大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门卫拦着两个推着自行车的年轻人,不让他们进来。顾孟华吓了一跳,而周奎珍的反应比较快,连忙大声呵斥:“老杨,你干什么,那是包县长。”
  “包县长,您好您好,不好意思啊,我们接到通知比较晚,不知道您这么快就会过来,下来迟了……”顾孟华连忙迎上去,一叠声地打招呼。
  包飞扬跟顾孟华握了握手,目光在周奎珍、周皓明等人的脸上扫过,微微笑道:“大家不要这么隆重,我就是过来看一看,也不需要专门准备什么。”
  相比土地局和规划局,交通局的情况甚至比建设局还要复杂,交通局管着县客运站、冠河渡口、陈港港口,还有县客运公司、陆运公司、船运公司和航运公司、路桥公司等等近十家经济实体,包飞扬让肖锦辉和陈立去了解客运公司的情况,中午的时候肖锦辉就将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向他进行了汇报。
  肖锦辉妻子的表妹在客运公司担任会计,虽然不是总账,但也接触到不少内部情况。客运公司前几年将班车承包出去以后,不但解决了人员问题,通过收取设备损耗费、租赁费和承包费,手头确实宽松了一些,但是客运公司账上是没有钱的,钱都被用掉了,至于这些钱用哪里去了,名义上是福利和运营费用,但是实际的账目非常混乱,客运公司私下里有一种说法,钱都进了公司领导的腰包  。

  肖锦辉了解到一些事情,说明这种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而且这个会计也从账目上看出了客运公司存在危机,虽然从经营上来看,客运公司现在可以保本,起码不再需要县里补贴了。但是从客运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却可以看到公司的资产其实是在减少。
  客运公司现在似乎很滋润,但实际上现在拿到的这些承包费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车辆的折旧,一旦这些车辆折旧完了报废掉,客运公司没有任何积累,这个公司就没有办法继续存在下去了。
  当然,在客运公司公开的账目当中是反映不出这一点的,因为他们可以减少折旧甚至不折旧,县里关心的是客运公司花了多少钱、赚了多少钱,而不会去管一辆还在使用的客车到底还值多少钱,这个估值的主观性也很强。

  根据肖锦辉的了解,不但客运公司,同样推行了承包制的陆运公司、船运公司也大致存在类似的情况,承包到最后还只是肥了个人,损了集体。当然,这个集体的损和承包人无关。
  所以包飞扬已经将交通局作为这一次考察的重点,未来涉及到交通的道路、桥梁和港口建设,也需要一个有执行力的交通局。
  顾孟华也担心包飞扬因为被拦在门口而心中有怨气,说起来也是他们下来太慢,担心包飞扬心里不高兴,和包飞扬握过手,忙又回过头呵斥门卫老杨:“老杨啊,你怎么搞的,连包县长都不认识。”
  交通局的门卫老杨吓坏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真是县里的副县长,县里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的副县长了?而且听顾孟华、周奎珍的话,这个副县长姓包,难道就是县里传得很厉害得包副县长?他竟然这么年轻?
  “好了,县里不认识我的人多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吧!”包飞扬和周奎珍握了握手,看到只出现了两个副局长,脸上倒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说道。
  顾孟华和周奎珍将包飞扬请到会议室,局长于进伟这才姗姗来迟:“嘿嘿,包县长,不好意思啊,中午喝了点酒,刚刚竟然睡着了,未能远迎,还请包县长恕罪则个……”
  于进伟的语气有些随意,丝毫看不出表达歉意的诚意,脸上因为喝酒过量而泛起的红晕还没有散去,说话的时候口中喷出浓浓的酒精味,甚至连衬衫的纽扣都扣错了一个,衣服皱皱巴巴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