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75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保林知道梁大山还是觉得包飞扬太年轻,就算现在有些成绩,那也是家族背景在后面发挥的作用。他以前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经过今天上午的接触,他已经不再这样想了,他觉得还是要给梁大山提个醒。
  郭保林摇了摇头说道:“这不一样,现在他出名是因为做出了成绩,这些成绩摆在那里,谁能质疑?要是这样的副县长还要受到质疑,那咱们县委县政府的班子……”
  郭保林突然止住不说,梁大山嘿嘿笑道:“县委县政府那些老爷们都得下台呗,这是在家里,又没有旁人听得到,你怕什么?”

  梁大山还是有些不理解,他觉得当官没什么意思,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谨慎、注意形象,他当初也在机关里待过一段时间,还差点当上了建设局副局长,那次失败以后,他才进了县建筑公司,最后承包公司,当上了包工头,现在腰缠万贯,活得非常滋润,想想当初在机关里日子,感觉都是虚度。
  郭保林瞪了梁大山一眼,没有接他的话茬:“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咱们包县长志向远大,像望海这种地方,很容易出政绩,你想想看,一个二十五岁的副县长,改变了一个穷县的面貌,这是多么漂亮的一笔政绩?”
  郭保林想想也觉得心酸,想当年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是满腔热情,不过很快发现现实和理想不一样,蹉跎了十几年,虽然当上了这个建设局局长,在很多人眼中大小也是个官,只有他知道这个官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够让他引以为豪的事情可能没有几件,让人指着脊梁骨骂的事情倒是也做了不少。
  人比人、气死人,也只有包飞扬这样的人才是天之骄子,有背景、有能力,要政绩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以后还不是坐火箭一样窜上去?
  想到这里,郭保林又对梁大山说道:“大山啊,你见一见包县长也好,包县长这么年轻,以后发展的空间不可估量,这个机会你要把握住了。”

  郭保林和梁大山是小学到中学的同学,两人还有些亲戚关系,虽然比较远,但也因此比其他人少几分隔阂,这些年郭保林帮了梁大山不少忙,梁大山也没有亏待郭保林,郭保林自然不愿意梁大山在包飞扬身上栽跟头。
  看到郭保林说得郑重,梁大山连忙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郭局你放心,咱们做生意得讲究和气生财,你说的我都懂。”
  “好了,别郭局郭局地叫,你这是寒碜我呢!”郭保林摆了摆手,跟包飞扬比起来,他这个局长确实有些寒碜:“你不要不在意,还是要好好琢磨琢磨包县长提出来的那两个问题。”
  离开建设局,包飞扬又去了县规划局,相比建设局,规划局下面虽然也挂靠了一些三产单位,但是规模都不大,包飞扬暂时也没有全面清理整顿的计划,不过对规划局的工作,他也提出了一些要求  。
  他要求规划局对全县未来三到二十年的发展进行全面规划:“望海县要大发展,规划工作要做好,有句话说得好,叫作梦想有多远,世界就有多大,发展规划就是我们望海人有科学依据的梦想,规划做得好不好,对于望海县的发展有着很大的影响。”
  “我举一个例子,县里要推进苇纸一体化项目,这个造纸产业园到底放在哪个地方比较好?以前方夏纸业立项的时候,有人说放在河口比较好,最后放在了陈港现在的位置,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只看三五年的发展,那么放在河口就比较好,建设成本低,交通更便捷,但是如果我们有五到十年的发展规划,那么就不能选择河口,就要放到陈港,河口可以消化十万吨的生产规模,但是三十万吨、五十万吨,河口就消化不了,所以才要选择陈港……”

  “县里下一步要推动工业园区的建设,工业园区要怎么建,建在哪个位置,多大面积,周围的居住区、商业局、教育医疗设施如何配套,这些都是规划工作需要解决的。县里以前没有这方面的规划,现在要抓紧时间搞起来。”包飞扬说道。
  县规划局局长陈贤才时不时地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虚得发慌,规划局以前也就审批一下县城的建筑规划,对于这种几十平方公里,几十个亿产值规模的产业园区规划,甚至涉及到全县未来十几年的发展规划,他的大脑里一片混沌,根本没有概念。
  改革开放十几年,虽然说望海县的发展比较落后,但是跟十几年前相比,变化也是翻天覆地的,他实在想不出十几年后的望海县会是什么样子。
  特别是包飞扬引来的这些大项目,要搞大工业,陈贤才以前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他也不知道几十个亿产值的产业园区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包飞扬让他搞这些,他是一点把握也没有。
  包飞扬下来视察和别的领导不一样,别的领导都是先听汇报,然后再讲话,包飞扬上来他先讲,他讲过以后,再让下面的人讲,下面的人就不能够乱讲,至少要围绕包飞扬刚刚讲的那些主题,还要回答包飞扬提出来的问题。

  轮到陈贤才发言的时候,他不由心虚地抹了抹额头:“刚刚包县长讲得非常好,发人深省……值得我们认真思考。也让我们认识到过去工作中存在的许多不足……”
  因为包飞扬定了调子,陈贤才原本准备的发言稿就没有了用武之地,包飞扬要求的是大规划,要有二十年的眼光,可是发言稿里面讲的还是几座楼房的审查问题,相差太大,陈贤才不敢拿出来献丑,只好讲一些空话套话,包飞扬听了几句,就没有耐心继续听下去了。
  他找了个机会打断了陈贤才的发言:“规划局的情况,我在来之前已经通过历年的材料,还有向县办的人了解过,所以我今天来并不是为了听工作汇报,陈局如果有书面材料,等会儿可以给我一份,现在我们还是围绕规划局的重点工作谈一谈,当然也只是初步谈一谈,大家有个认识,接下去我们可以面对面,或者通过专题会议的方式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包飞扬说道:“刚刚我提到了望海县要做十年、二十年的规划,可能大家会觉得十年、二十年后的事情谁能知道?确实,我相信大家都想象不到十年后的望海会是个什么样子,就好像十年前我们也不会想到现在的样子一样,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有一个科学的规划,要尽量想得长远一点,这样才能够避免走弯路。”

  “这件事的难度非常大,我的意见是,县里的力量不足,可以向市里、省里求援,可以向相关的高校、研究机构求援,总之,这一份规划一定要搞好。”
  “当然,这样一份规划不但有难度,也需要时间,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陈局这边可以先联系,局里可以先做好基础工作,比如对基本资料的搜集和准备。另外就是可以将整体的规划分拆成几个部分,一个部分一个部分的来解决,首先要你们解决的就是临港工业区的建设规划,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快拿一个方案出来。”包飞扬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