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法宝靠领导,更要贴近女领导》
第822节

作者: 野生领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张文定这种反应,她也理解,都是练武之人,心中都是有原则的,哪儿能那么轻易就范?
  只是,不管怎么理解,她心里还是很生气。
  生气归生气,武云毕竟和张文定关系非常一般,不可能真的看着张文定被人阴死,所以,她边生气,还是边出手了。

  不管怎么说,自家人生气,那是自家人的事情,自家人被外面人欺负了,那就先一致对外!
  武云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她也找了媒体。
  有人牛逼是怕别人看不起,有人牛逼是看不起别人,而武云属于两者都不是的那种。
  武云这次是真心想帮一帮张文定的,她虽不是体制内的人,但从小在大家族里长大,耳濡目染之下,手段自然是不缺的。
  联系媒体之后,武云抬手就给徐莹打了个电话——她要找人问到徐莹的电话号码,那真是小事一桩。
  “徐书记,我武云啊!”电话一接通,武云就自报家门。
  “武总,你好你好。”徐莹也很客气,“怎么,回白漳了吗?”
  武云道:“没有,给徐书记打电话,是有这么个情况……”
  在电话里,武云就把张文定现在的处境说了说。
  徐莹自然知道张文定现在的处境,她也想帮一把张文定,但迫于自己现在的处境,仅仅是一个团省委副书记,凭着她的能力,扭转这个局面有些困难,而更多的则是她现在已经有所顾虑,想帮也有点帮不上手。
  甚至,她自己也被燃翼县这一次搞得很被动,属于躺着也中枪了。
  “唔……这个事情很麻烦呀。”徐莹听完了张文定的情况之后,语气深沉地说道,“武总有什么好办法吗?”
  武云没有和徐莹拐弯抹角的意思,直接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说。
  等武云把计划说完,徐莹当即表示,在不违背组织原则的情况下,她定会做出自己该做的,说自己该说的。
  这一切,张文定并不知情,这是两个女人之间的合作。
  其实,这也是暂时形成的统一战线,而这条在以前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统一和谐的局面,之所以这么快就形成了,这全都是为了张文定。
  当然了,武云主动找上徐莹,也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帮张文定解决眼前之事,她还准备以后和徐莹多接触一下——既然张文定不肯离开徐莹,那她就自己对徐莹多了解一点,以后找准机会,随时出手,让这两人的关系破裂。

  正当张文定在办公室苦苦冥想的时候,武云在她支教的学校接受了长河都市报的独家专访,这个访谈跟中视的《一对一》节目有异曲同工之妙。
  唯一不同的就是《长河都市报》的记者来采访的时候是没有经过当地宣传部门的,这在行业内部也算是一个特例。
  原则上来讲,但凡有个媒体来采访,第一关要过的就是当地宣传部门。
  但现实中的情况嘛,有些记者就是不喜欢通过宣传部门。

  距武云给张文定打电话仅仅过去了三天,一份《长河都市报》摆在了张文定的面前。报纸占用了第二版的整整一个版面,图文并茂地报道了武云来山区支教这件事情。
  张文定在报道中不但看到了武云,还看到了徐莹,而报道的介绍正是关于武云支教这件事的根源。
  当然,跟吴忠诚炮制出来的支教根源一样,这个根源同样不是真正的根源,而是武云和徐莹商量出来的一个最合适的根源。
  看完这个专访,就连张文定都不得不拍案叫绝!真是没想到,武云居然还会想出这样的应对妙招!
  这一下,吴忠诚可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

  以媒体对媒体。
  这一招正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长河都市报》在报道中引用了武云的话,说她当初来燃翼之前,就跟团省委学校部咨询过这个事情,并且还和团省委副书记徐莹单独沟通过。当时,徐莹表示,团省委学校部搞的这个支教活动,是和财政厅、教育厅等部门一起搞的,针对的是在校大学生,而武云不是学生,不能参加。
  武云又表示自己虽然不是大学生,但也是爱国青年,如果自己下去,不走这个渠道,也不要公家的钱,自己出钱,志愿去支教,但对这方面又没有太多的了解,希望团省委能够提供一些支教经验上的帮助。
  徐莹当时表示,这个事情可以尝试一下,这也是对支教事业的一个有力补充,她对武总的义举表示感谢和支持……
  报道是采用记者和被采访人一问一答的形势来写的。
  这不但会给人真实的感觉,而且把武云的高尚情操表现的淋漓尽致,甚至还给了团省委一个成绩——多渠道吸引有志青年到贫困山区支教,充实支教人员,解决了支教大学生人员数量少的一个难题。
  这个专访,跟一般的专访有点区别。

  因为记者的稿子写出来,并非只写了对武云一个人的采访,在快要结尾的地方,也加入了一点其他人的话。这个其他人共有三个,有两个是仓上村的村民,有一个则是团省委副书记徐莹了。
  徐莹对记者表示,当初武云确实向她咨询过,她也确实表示过感谢和支持,并且还说了,如果武云的这个支教搞得有声有色了,团省委还会找她取取经。
  后来,徐莹到燃翼考察这件事情就显得理所当然了。
  其实这个报道里面,也有不少漏洞,只要到新奉镇问一问情况就明白了,当时明显是新奉镇的丨党丨委书记陈刚为了邀功,然后徐莹才去的仓上村,甚至到了仓上村看到武云还略有吃惊。
  这个情况,甚至都不需要问,吴忠诚自己就在场。
  然而,吴忠诚早先可以出手,并且光明正大,但现在却不能再这么明目张胆地否定团省委副书记的话了。而且,《望柏日报》也因为这个报道被市委批评了,总编辑虽然没有挨处分,但也日子不好过,又怎么可能有人有那个胆子继续在这个事情上乱搞呢?
  吴忠诚只是为了搞张文定,却并不想真的一直跟省里市里对着干啊!
  至于省报,那也是相当悲催的。
  别说团省委对这个事情很不满意了,就是省政府也有相当大的意见。别人不知道武云是武贤齐的女儿,但武贤齐的身边人还是知道的,并且也知道武云去了燃翼县里支教,一看这场媒体战,自然就觉得这里面味道不对。
  擦,有人敢拿武云做文章,剑锋所向,不会是武老板吧?
  有了这个认识,自然有人把事情往上报,直接就报到武贤齐那儿去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当然了,这一连串的反应,张文定是不知道的。
  现在的张文定心里有说不出的舒爽。
  他把这篇报道足足看了三遍,虽然感到意外,但这种明显的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妙计还是让他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
  整篇报道没有任何评论,没有任何画外音,却给了望柏,给了燃翼一个大大的成绩,关键问题是自己已经很明显的从劣势转变成了优势了。
  张文定心里明白,这肯定是武云搞出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