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81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些对于句容萧家来说,并不算什么,大家似乎对于路径,都十分熟悉,所以一路穿林过山,最终来到了那一片掩映在林中的山门之前来。
  这儿山门封闭,什么都瞧不出来。
  萧大伯走到了那法阵之前,左右打量,然后在附近找到了一个铜钟。
  他敲击了三声,过了一会儿,开口说道:“句容萧家,萧应忠,萧应文、萧应武,敦寨苗蛊陆言、屈胖三前来拜访……”
  他虽然白发,但气血充足,声音洪亮,一声吼,整个山谷不断回荡。
  屈胖三有点儿不乐意了,低声嘀咕,说我什么时候变成敦寨苗蛊了啊?错,我可不是那乡下旮旯角儿的。
  我说你不我表弟么?再说了,你哪门哪派,说说看,我以后也好给你唱诺。
  屈胖三摸了一会儿下巴,虚心请教我,说你觉得我叫逍遥派如何?
  我“噗嗤”笑了一声,说你是天山童姥、无崖子,还是李秋水的传人啊?

  屈胖三挠了挠头,说这是什么梗?
  我翻了一下白眼,说这都是人家武侠小说里面的梗,回头的时候我拿两本金老的书给你补补,免得没事儿抽风,弄点儿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
  两个人斗着嘴,这个时候前方林中有了动静,有一道人走上前来,拱手说道:“原来是句容萧家众人,在下石斛,有何赐教?”
  那道人三十来岁,长得一表人才,两撇长须平添了几分威严,端的是一副好皮相。
  萧大伯眯眼打量了一下对方,然后说道:“我听闻前代茅山宗掌教真人孙女陶庭倩坠崖身亡,因她是我侄儿萧克明未过门的妻子,所以特地过来询问相关事宜。”
  那道人石斛不卑不亢地说道:“这是茅山宗内部之事,不方便告诉诸位,请回吧。”
  他转身待走,那萧大伯上前一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是说了么,陶庭倩是我侄儿萧克明未过门的妻子!”

  石斛抬头,平静地说道:“这我倒是没有听说过。”
  他一句话噎得萧大伯脸色发青,他冷然看着面前这道人,说道:“那便叫知道此事的人过来与我对话,可否?”
  石斛看了我们一眼,点头,说好,稍等。
  他说罢,转身便走,隐入林间。
  他一走,五哥就有点儿受不住了,脸色难看地说道:“想当初咱家小明可是茅山掌教真人,结果现如今咱们连进山门的资格都没有了,真的是……”
  三叔倒是平静,劝他说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而且是小明自己离开的,这件事情怪不得别人。”

  听到这话儿,我赶紧说道:“这事儿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萧大哥未必会离开。”
  三叔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陆言你这个不必自责,现如今的茅山宗,已不再是往日的茅山宗了,小明的离开也并不是因为你,而是他对这茅山宗里面的有些人、有些事看不惯了,所以才会离去,只不过……”
  对于茅山宗,本来大家都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了,结果又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瞧见了空荡荡的林间空地,我突然间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初在黄泉路的牢笼之中,那个教我神剑引雷术的老道士来。
  他当初传功于我的时候,曾经拜托过我一件事情。
  那就是日后茅山宗倘若有事,让我看在他的情面之上,帮扶一把……
  想起这事儿,我忍不住就笑了。

  现如今的茅山宗哪里要我帮,它不弄死我,那就算是不错了。
  我们在林间等待着,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真以为对方是去通传了,结果等了一个时辰,日头变高,又渐渐西斜,大家方才明白自己估计被耍了。
  那个叫做石斛的家伙,说不定根本就没有去通传。
  人就是把我们给晾在了这里。
  一想到这个可能,在场的人里面,没有一个脸色好看。
  正如同五哥刚才所说,以前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可是萧克明呢,现如今人走茶凉,这也太过分了。

  那个石斛难道不知道,他们的传功长老,也姓萧?
  萧大伯和萧三叔颇有耐心,也有君子之风,默默等待着,而我又是小辈,轮不到我来说话,于是也保持了沉默。
  屈胖三干脆跑林荫下睡觉去了。
  五哥到底还是有些血气方刚,终于忍耐不住了,又出言说道:“大哥,要不你再去喊一声?”
  萧大伯抬了眼皮,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每逢大事需静气,别自乱了阵脚。”

  他比五哥年纪大上许多,宛如父亲一般,五哥似乎有些怕他,听到这回答,也没有再多说,而是闭上了嘴。
  耐心等待的结果,是到了傍晚时分,太阳西斜,也没有人出来招呼我们。
  这个时候,从远处有人缓缓走了过来。
  当我们瞧见对方的时候,那人也看见了我们,在认清楚我们之后,那人匆匆赶了过来,朝着萧大伯行了一个礼,喊道:“萧局长!”
  萧大伯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却还是回了一下礼,然后摆手说道:“别叫我局长了,早就退休了——淡定,我听说你现在在米国大使馆工作呢?”
  来人微笑着点头,说对,在米国。
  萧大伯说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来人说家里有事,家母病重,我过来接她去京都看病的——对了,老领导,你这是怎么了,准备进茅山?
  萧大伯平静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对,我侄子萧克明的未婚妻陶庭倩突然坠崖身亡了,他不在,我作为长辈,过来看一下情况;我们中午过来的,跟一位叫做石斛的道人通报过后,一直等到了现在,还没有人出来理我们……”
  那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他双手抱着,长鞠到地,对我们说道:“抱歉,还是由我来带大家进去吧。”
  萧大伯摇头,说不用,我还是等人通报吧。
  那人苦笑,说老领导你可别折煞我了,萧家与茅山本就一体,直接进去便是,我看有谁人能拦?
  萧大伯这才没有再坚持,而是看着他,说道:“那个叫做石斛的道士,是谁门下弟子?”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方才开口说道:“我常年在外,少归茅山,不过这个石斛的大名倒是听过一些的,应该是当今掌教真人的弟子。”
  萧大伯恍然大悟一般地“哦”了一声不再多言,而是转过身来,给他介绍:“我三弟、小弟,你应该是认识的。”
  那人点头,说萧家文武双雄,自然知晓。
  萧大伯又指向了我,说这位是陆左的堂弟,陆言。
  那人有些讶异,说我竟然不知道陆左还有这么一优秀的堂弟?果然不愧是名门之后,英姿勃发,风度翩翩。
  日期:2016-07-2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