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92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在疑惑时,手机里再次传来邹英涛的声音:“马上来,书记办公室。”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自己没听错,确实是书记办公室。放下手机,楚天齐意识到,邹英涛肯定现在就在柯兴旺办公室。否则不会说的这么正式,称呼自己的职务,平时对方一般都叫自己“天齐”的。也不会说的这么急,光一句话就强调了两遍。更不会什么都不解释,直接就传达了命令。
  对方什么都没有说,又是让自己到书记办公室,究竟会是什么事呢?没有得到一点提示,就不能做相应准备,楚天齐只好拿上笔和笔记本,出了屋子。
  虽然邹英涛什么事也没说,但楚天齐知道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否则,不会是这么一个情况,更不应该是在柯兴旺办公室,而且还把自己催的这么急。

  问明去处后,司机厉剑脚下一踩油门,汽车出了开发区。不一会儿,已经停到了县委办公楼前。
  拿上自己的东西,楚天齐直接上楼,奔书记办公室而去。
  按惯例,楚天齐先走找书记秘书,想让秘书代为通报。但秘书办公室锁的紧紧的,根本就不在屋里,楚天齐只好自己去敲门。
  屋子里没有传出“进来”的声音,却直接从里面打开了,邹英涛出现在门口。从一刹时的眼神交流中,楚天齐接收到了对方提示:小心点。
  进到屋子里,楚天齐发现,柯兴旺坐在主位上,郑义平和徐敏霞也在座。另外,屋子里还有一个人,自己不想看到的人——孔嵘。看到孔嵘的瞬间,楚天齐似乎明白了,但还是有些糊涂。
  在把楚天齐引进办公室以后,邹英涛退出了屋子,好像就是专为自己开门似的。
  屋子里,没有任何人和自己说话,也没人让自己坐下。领导没有问话,楚天齐也不好直接去问,只有尴尬的站在当地。
  柯兴旺就那样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像是睡着了一样。
  楚天齐偷瞄了一眼郑义平和徐敏霞,郑义平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徐敏霞面上略有着急神色。
  过了足有两分多钟,柯兴旺终于坐直了身子,但那眼睛仍然半睁不睁的样子。他的目光在楚天齐身上扫视一遍后,却对着孔嵘说了话:“老牛怎么还不到?”
  “书记,我已经给他打过两遍电话了,现在再给他打。”孔嵘说着,拿出了手机。
  “算了。”柯兴旺说过之后,把头转向楚天齐:“楚天齐同志,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不知道。”楚天齐如实回答。
  柯兴旺“哦”了一声:“不知道,那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什么,应该知道吧?”
  “这一段……主要是做招商工作,引进了几家企业,招聘了农业园区总经理……”明知道柯兴旺不是要的这些,但楚天齐也只能这样回答。

  面对楚天齐的回答,柯兴旺没有表现出厌烦,也没有表现出兴趣,但还是听完了楚天齐几分钟的汇报。
  “还有吗?就这些。”柯兴旺只说了三个字。
  楚天齐点点头:“是,就这些。”
  柯兴旺扫了一眼郑义平和徐敏霞,目光落到了孔嵘身上:“孔局长,你刚才反映事很急,现在当事人就在,你直接问吧。”
  可能是没意识到柯兴旺会这么说,孔嵘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但随即就恢复了常态。然后,马上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开了腔:“楚天齐同志,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反映,开发区处置烂尾工程不妥,违反相关规定。得到汇报后,县委主要领导已经责成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主任牛正军同志,到开发区调查核实。不知你见到牛正军同志没有,有没有按相关规定配合调查?”

  果然是这事。其实看到孔嵘的时候,楚天齐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只是认为孔嵘既已向县长汇报并得到过明确指示,不应该再向柯兴旺反映了。按说柯兴旺也不应该就因为这么点事,而摆出这么大阵势找自己。可事实是,不应该的事情都发生了,这就让楚天齐很费解,他不禁疑惑孔嵘和柯兴旺到底是什么关系。
  “楚天齐同志,没听到问话吗?你今天要如实回答质询。”孔嵘催促起来。
  牛什么牛?还他娘的摆了一副领导的面孔,竟然用上了等同于审问的词汇“质询”。对孔嵘很是不满,楚天齐便不屑的说:“孔局长,这事可以问牛正军同志呀,他刚刚去过开发区,把该问的都问了。你应该更相信他的回答吧?难道他没向你汇报?”
  楚天齐已经听出来了,对方一句“今天要如实回答”,已经表示了对自己的不信任。他知道对方是故意这么说的,从而给旁边的领导造成一种印象,楚天齐说话不靠谱。既然你孔嵘非要拿着鸡毛当令箭,那跟你还有什么客气的,所以他直接回呛了对方。
  孔嵘说话拖着长音:“楚天齐同志,我们掌握情况是一回事,你交不交待就是另一回事了,注意你的态度问题。”
  他娘的,还越说越来劲了,竟然给老子用上了“交待”这个词。楚天齐恨不得一拳打到对方脸上,给他来个乌眼青。但他看到郑义平投来的目光,意即警告自己‘有诸位领导在,不得放肆’。便耐着性子道:“问吧。”
  孔嵘直接提出了问题:“开发区出售国有资产,为什么没有经过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你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对方的话直接就设了一个陷阱,如果回答“知道”或是“不知道”,就相当于认可了“违法”的说法。楚天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直接用一句话回答了两个问题:“那些建筑不属于国有资产?”
  孔嵘就是一楞:“不属于?为什么?”
  楚天齐一笑:“不属于就是不属于,难道你不懂?”
  明白楚天齐在混淆是非,孔嵘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而是换了一个说法:“是不是国有资产,不是由你说了算,一会儿自有分晓。那我问你,在处置这些资产的时候,做过评估吗?提前公示过吗?有公正程序没有?”
  楚天齐说道:“该有的都有,该没有的都没有。”
  这个回答很圆滑,也很无赖,众人当然都听的出来,孔嵘自然也不例外。听到对方如此不配合,孔嵘怒声道:“楚天齐,你这是接受讯问的态度吗?”
  对方刚才用了“询问”这个词,楚天齐就已经觉得非常别扭,现在竟然又说成了“讯问”,明显就是审问嫌疑人的口吻。虽然有刚才郑义平眼神警示,但楚天齐并不想就任由这小子如此拿捏,便又呛声道:“孔局长,请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讯问’?你只是一个财政局长,有什么权利对我这么指手划脚的?是谁给你的权利?还是你已经变成了法官,而我不知道?再说了,就是法官的话,也不能这么嚣张的面对一名没有错误的党员干部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