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7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他也是乱自责,毕竟按照现行的步兵部队配备,班长有单兵电台,其余人没有,这是正常的。解放军尚且无法做到人手一部单兵电台,所谓单兵电台就是要人手一台。
  现代化建军道路漫长而艰难,远不是常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也不是一些人写两篇文章拉出一些枯燥的数据就能说得清楚的。看一支军队的装备完善程度,不要去看高尖科技装备,而是要看最底层的兵们,到底被配备了什么样的装备。
  前面已经讲过,四零火副手没有配备自动步枪,这是军费所限,另一个因素是,解放军的作战思想还没有完全的转变过来——四零火副手可以用牺牲战士的遗枪。
  徐岩当初解答的更加粗暴,没枪怎么办,战场上捡!
  将题外话写在这里,一小段。
  猎人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出现过任何具体日期,这对很看重时间轴线的步枪来说,很少见。这么做是有目的的,概括起来是一句话:小说是虚构的,尽管是建立在真实素材之上,但毕竟经过了基因重组。因此,弟兄们可不要当纪实文学来看,那玩意儿可不好写。

  就算是对于李牧这样的第三年兵来说,所了解到的部队,也仅仅是冰山一角。作为全球做庞大的一支武装力量,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沉寂,要实现全面的现代化,路途遥远困难阻碍很多。
  咱们老百姓看到的,永远是提气的一面,因为人民军队想让咱们老百姓放心——有我们呢!
  开篇不久就已经讲过,部队对弹药的管制之严格超乎想象。枪支不是什么难以接触的东西,毕竟作为战士,手里没有枪,跟没了翅膀的鸟儿没什么两样。
  手上的空包弹给李牧等人添加了阻碍,他们不敢放心大胆的行动,毕竟空包弹五米之内才有杀伤力,并且杀伤力非常一般。

  之前也出现过演习中空包弹打死人的情况,但一般都是不小心从眼睛啊这些脆弱的部位干进去的。
  李牧三人的行动没有惊动任何人,这个时候是睡眠最深的时分,大冷天的也不会有什么人跑外面瞎逛。
  前面路边就有一家旅馆,招牌上的“馆”字缺失了头上的一点。同时李牧依稀看到,旅馆前面有没亮的招牌。他取出夜视仪认真看了一下,是颜色已经很模糊了的几个字“汽车修理”。
  附近视野之内,只有这一家汽修部。且和旅馆只隔了一条小巷子。这渔村的布局当然不能和城区相提并论,汽修部靠近码头是很符合常理的事情。

  “老李,我去查汽修部吧。”赵一云低声建议道。
  “不。”李牧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咱们三人尽量不要分开,目前为止我们还不知道目标有几个人。分散兵力是下策。不着急,起码咱们现在可以肯定目标就在渔村。”
  看了看时间,李牧说道,“现在是凌晨三点十五分,我们要尽量在半个小时之内找到目标的具体位置。”
  扫了眼二人,他继续说,“先对旅馆进行搜索。待会儿你们不要说话,我来应付老百姓。现在,子丨弹丨上膛,打开保险。”
  赵一云和杜晓帆轻轻拉枪机,弹夹里的第一颗子丨弹丨被送入枪机待发位置。

  轻轻看手刀朝旅馆砍了砍,李牧猫着腰踩着小碎步贴着墙根向旅馆运动过去。赵一云和杜晓帆向侧前侧后进行警戒,紧随李牧。
  旅馆是个小旅馆,前台那里干脆就是个小楼梯口,摆着一张破旧的桌子,一个女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身上披着大衣。要说这里的老百姓胆子还挺大的,这深更半夜的也敢前台值班。
  “你好。”李牧轻轻敲了敲桌子。
  那女人动了动,慢慢抬起头来,睡眼朦胧的,她揉着眼睛,“住店啊,没房了。”

  显然她没看清楚来人。
  倒是个年轻不大的女孩子,梳着马尾巴,脸蛋李牧倒是没注意看,主要是说不注意看漂亮与否,样子李牧倒是记住了,毕竟三年了,是有职业习惯的。
  李牧没等女孩儿反应过来,急忙做出噤声的手势,压着声音说,“这位女同志你不要紧张,我们是人民解放军,请配合我们,不要发出声音。”
  女孩儿恰好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急忙捂住嘴巴,如果不是李牧事先说了,她怕是会一下子就惊叫起来——兵哥哥啊!
  “你们……你们……”女孩彻底醒了,指着李牧和他身后的赵一云、杜晓帆,全副武装,荷枪实弹。只不过好像,这三个兵哥穿的迷彩服不太一样,有点土不拉几的样子。
  87式迷彩服是上个世纪的产品,都过去十几二十年了,不土才是怪事。

  “请您听我说。”李牧低声说,“我们在搞演习,所以请您配合我们。”
  女孩跟小鸡啄米一样点头,她知道来这一块训练的部队多,但是今晚这样直接找上来要配合的却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
  “请问,大约一个小时前,是否有人入住?”李牧低声问道,眼睛盯着女孩,有些紧张。不是因为面对女孩紧张,而是为会得到的是什么答案而紧张。
  赵一云和杜晓帆也瞪大眼睛盯着女孩儿,心跳加速。
  女孩愣住了,这一愣就是好一阵子。
  赵一云给女孩愣怔的样子搞糊涂了,胳膊肘捅了捅李牧,低声说,“这姑娘没事吧……”

  李牧回过神来,伸出手摇晃了两下,低声问,“女同志,你没事吧?”
  女孩眼珠子终于动了,摇晃了下脑袋,说,“额,哦,我没事。就是,就是,你们这样看着我,挺吓人的。”
  这下全明白了,敢情人家姑娘是给眼神给吓到了。
  李牧他们哪里有什么意识,定军姿定出来的眼神,不吓人那才叫作怪了呢。
  “对不起。大约一个小时前,有人入住吗?”李牧又问。
  姑娘哦了一声,说,“上半夜是我妈妈值班,我得看看登记册。”
  说着就翻开了破破烂烂的登记册,看了一下,姑娘摇头,“没有哦,不好意思,没有。这季节客商比较少,生意很差的。”
  李牧顿时一阵失望。

  女孩彻底回过神来后,话开始多了,在她眼里,兵哥哥全身都是迷,需要一个一个地去探索。
  “嗨,你们手上的枪是真枪吗?你们打什么演习啊?你们这衣服怎么跟其他兵哥的不太一样?”女孩一连问了几个问题。
  李牧抱歉地笑了笑,笑容比哭还难看,说,“无可奉告,打扰了,还请替我们保密。”
  女孩一阵失望,但还是激动地不住点头。
  李牧挥了挥手转身准备离去,想着对机修店进行一番搜索看看,走出去几步的时候,他猛地站住脚步,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