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68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低头抬起左手轻轻地解开右肩膀上的吊带,最后丝绸的带子顺着我的肌肤划过,引起一阵瘙痒的感觉,我嘴角动了动,按压住加速的心跳,缓慢的在傅经年面前解开另一侧肩膀上的带子,然后直接将丝质的吊带睡衣从腰部滑下来,丝绸的睡衣很滑,顺着的我小腿就掉在了地上。
  一瞬间我就赤裸的站在了傅经年的面前,虽然我背对着看不到傅经年的表情,但是我依然能够感受到一对炙热的视线盯着我,像是要把我的后背穿透。
  “傅少,你稍微等一下,我换好衣服马上就走。”
  我咬着牙,因为穿的是睡衣,里面并没有穿胸罩,但是我依然穿着丨内丨裤,所以此刻我便只穿着丨内丨裤站在傅经年的面前,随后不敢过多的停留,我生怕傅经年会怀疑什么,连忙伸手捞起库上浅蓝色的连衣裙就往身上套。
  那边传来傅经年有些沙哑的声音,“动作快点。”

  我能听出来他声音里隐藏的感情,不知道是不是和傅经年在一起多了,我竟然能够听出来。
  我应了一声,将衣服穿上,将手伸到背后去够衣服的拉链,半天都拉不上,于是我只好转过头来委屈的看着傅经年,“傅少,你能不能帮我拉一下拉链?”
  我说着已经走到了傅经年的面前,此刻他长手长脚的坐在沙发上,我站在他的面前央求道,“我实在是拉不上了。”
  我话音刚落,傅经年直接拽住我的手腕一个用力将我压在沙发上,他身上的气息扑面而来,我瞪大了眼睛,“傅少……”
  “小妖津,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勾引我我如果不做点什么的话岂不是对不起你?”唐钰择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不等我抗拒他就已经飞快的捕捉到了我的唇吻了下去。
  我婴宁一声,傅经年灼热的吻已经顺着我的下巴锁骨开始往下蔓延,我衣服的拉链还没有拉上,倒是便宜了傅经年,他的大手直接从我的背后穿了进去抚摸着我的肌肤引起来一串串战栗。
  “唔……”我轻呼一声,随后便感觉小腹已经被硬邦邦的抵住了。
  我惊讶的感受着傅经年的变化,下一刻已经被一浪高过一浪的高巢所淹没。
  当傅经年最后从我的身体里抽身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虚脱了,身体上蒙着一层淡淡的粉色,反观傅经年身上也是香汗淋漓。
  傅经年眯着眼睛打量着我,刚才的激情褪去脸上隐隐有些愠色,“你这个女人真是太贱了,生病了还不忘了勾引男人,啊?”
  听着傅经年的侮辱我的内心一颤,但想起了自己的任务,我立刻虚弱的靠近了傅经年的怀里,学着琴姐教我的样子用手指在傅经年的胸膛上逆时针画着圈圈,“傅少,能不能不去医院了,我真的很害怕打针吃药,从小就害怕。”
  说完我委屈的抬头看着傅经年,脸色燥红,“而且你不是也说这……做这个事情有助于发热么。”
  说完我都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我真的不敢相信这居然是我说的。
  而这时那堆凌乱的衣服中不断地传来一阵一阵的嗡嗡声,傅经年直接赤裸着身体下库,翻出手机,他站在那里犹豫了片刻。
  我看到傅经年面色严峻,他紧紧抿着唇角,我忽然有一瞬间的恐惧,傅经年是不是要走了?

  手机还在不断地嗡嗡着,傅经年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但我还是捕捉到了傅经年眼中的一丝犹豫。
  他分明是想要离开的,但是因为担心我吗?
  我心里淡淡萦绕着一种奇怪的感觉,手指也抓紧了身下的衣服盖在自己的身上,我甚至来不及思考刚才自己怎么就那么羞耻的勾引了傅经年,傅经年已经坐在了沙发旁边盯着我,“你现在好点了吗?”
  我咬着唇,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傅老爷和我说的话,我知道我不能半途而废,于是我坚定的看着傅经年摇了摇头。

  傅经年原本就蹙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胳膊肘拄着膝盖,手中的手机传来一阵吵闹的铃声,不一会儿铃声戛然而止。
  在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我们两个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我咬了咬唇,瞥了一眼傅经年,“傅少……其实你可以不用在这里的,没关系,我睡一觉就会好了……咳咳咳。”
  我说着又忍不住蹙眉捂着嘴巴咳嗽了几声,而我的心跳已经加快了,我知道我现在这么说谎骗人是不对的,但是我已经答应了傅老爷,我现在只能继续做下去。
  这么想着,我压了压心中的反感,因为毕竟之前被琴姐调教过,我当然知道怎么做能够挽留住一个男人,我现在这么欲拒还迎,就是为了让傅经年放心不下。
  果然傅经年拧眉往沙发里靠了靠,“就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把你丢在这里岂不是让你自生自灭?”

  傅经年深沉的眸子凝望着我。
  我心跳忽然乱了一拍,似乎是无意的说,“傅少……不然你还是回去吧,我现在和琴姐一起住在这里,如果让琴姐看见你了不大好。”
  我的声音有些小,果然傅经年听了我的话冷哼一声,不屑地说,“不好?你是怕琴姐说你生病了还勾搭男人?”
  傅经年说的冷漠,我抿了抿唇,“不是,我的意思就是我住在这里每天和琴姐在一起不方便,而且……而且对我养病也不好,说不定……”
  我说着说着顿了一下,傅经年眯起眼睛,“说不定什么?”
  我故作委屈的抬眸看着傅经年,小心翼翼的解释道,“琴姐搞不好还会让我去接客的……”
  “接客?”果然一听这话傅经年眉尾往上扬了扬,显得有些不悦,“你都病成这样了还让你出去接客?接谁?”
  傅经年最后的话尾音上挑,带着沙哑的魅惑,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我略微有些惊恐的抬起头来,表示并不是我自己愿意的,“傅少,你也知道我们在花都上班,凡事都要听琴姐的,琴姐的话我们根本就不敢违背。”
  “不敢违背?恩?”傅经年忽然弯下腰近距离的盯着我的眼睛,我脸色发烫,下意识的想要往后靠,但是手肘撑在沙发上没有力气,身体完全瘫轮,傅经年灼热的呼吸全部喷洒在我脸部肌肤上。
  我咬了咬牙,低下头不敢看傅经年深沉的眸子,傅经年长臂一捞忽然直接将我抱了起来,我已经习惯了傅经年这么突如其来的动作,于是并没有过多的挣扎,只是乖巧的缩在了傅经年的怀里。

  傅经年的怀抱宽厚温暖,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薄荷香味,我的心跳渐渐平稳下来,“房间钥匙在哪里?”
  傅经年扯了一条毯子盖在我的身上,我指了指门前的鞋柜,“在那里,等下我顺便带上手机……”
  傅经年抱着我腾出一只手来锁上了门,随后直接抱着我下楼,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我们去哪里?我不太想去医院……”
  我的声音很小,傅经年淡淡的声音回复我,“没说带你去医院。”
  傅经年说话的时候胸腔阵阵嗡鸣,我脸色发烫,小心的在傅经年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但是没想到傅经年出了小别墅以后直接将我扔进了车子里。
  我吃痛闷哼一声,傅经年却直接绕到了前面开车,外面的冷风透过窗户吹了进来,我缩了缩脖子,用傅经年给我盖上的毯子紧紧的裹紧了自己。
  车子很快的开到了傅经年的公寓,我还没反应过来傅经年已经又重新将我抱起来,大步流星的抱着我进了公寓,随后一把将我摔在了库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