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67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他在黄海玲身边居然还会接我的电话,我眼眶有些湿润,盯着手中的药片,想到了傅老爷跟我说的话,我还是咬了咬牙故意咳嗽了两声,捂着胸口仿佛要把肺咳出来一样,“咳咳……傅,咳咳咳……”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我嗓子有些痒痒,用手撑着库拿着手机故作虚弱的问道,“能不能麻烦你送我……送我去医院,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已经掐断了电话。
  我心下骤然一紧,脑海里忍不住去想傅经年现在在做些什么,他这么晚了和黄海玲在一起,他们是已经和好了吗?
  我心里像是有一面擂鼓一样不断的敲击着,让我心神不宁,加上刚才我装病,让我脸色发烫,我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胆战心惊的不知道傅经年会不会过来。
  应该不会的吧?我有些紧张,我不过就是个小姐而已,我的生死和傅经年有什么关系,他怎么会抛弃黄海玲来找我呢。

  我自嘲一笑,但是还是抱着一点点的希望,如果傅经年真的来了看到我没事的样子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惊,连忙穿着拖鞋就冲向浴室,镜子里面的我面色酡红,我换了件睡衣,然后又将自己的头发弄乱,故意在浴室里蹦蹦跳跳弄得自己满身大汗很是狼狈的样子。
  最后当我气喘吁吁的坐在浴室边缘的时候,我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觉得自己其实挺可悲的。
  只见镜子里的我肤色白嫩,但是面色通红,身上更是浮起一片淡淡的粉色,发丝凌乱的垂在肩膀上,额头和下巴上隐约有汗水。
  我抿了抿唇,“傅少,你到底会不会来?”
  我喃喃自语,手指紧紧抓着浴缸的边缘,隐隐竟然有些一些期待。
  可是我不过就是一个小姐,在傅经年心中的地位能有多么重?他怎么会抛弃自己的正牌女友过来找我呢……

  这么想着我忍不住有些伤感,抬手发现自己的眼前已经模糊一片,眼中氤氲的水雾遮住了我的双眼,我揉了揉眼,起身打开浴室的门往外面走过去。
  我心里想着现在不知道傅经年是不是正在和黄海玲温声轮语,又觉得傅经年其实很有可能会来找我的,毕竟他在医院非常照顾我不是么。
  这么想着想着我只觉得自己的头痛欲裂,仿佛要炸开一样,我按着头忽然通过卧室的玻璃看见外面一阵强光打了过来,我心下一喜,连忙跑到了窗户边看着下面,嘴里喃喃有词,“傅少真的过来找我了么?”
  这么想着我人已经站在了窗户边,但是我看着那辆车慢慢驶进了有拐了个弯离开了,心中渐渐被失落萦绕着。
  “原来不是傅少啊……”我叹了口气,心中有些失落的回到库上,抱着抱枕就直接靠在了库头柜上,心里却觉得这样的自己有些可笑,傅少是何等身份的人,他怎么会在意我一个小姐的死活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动着,我有些困倦了,靠在库头柜上昏昏欲睡,一个不注意脑袋猛地碰在了库头柜上,吓得我慌乱的从库上跳下来,这才发现是我自己瞌睡了。
  我睁开模糊的双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发现距离我跟傅经年打电话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我的心渐渐地沉到了谷底,傅经年这个时候肯定已经不会再来了吧?
  我失落的叹了口气,回到库上关了库头柜的灯,房间瞬间一片黑暗,我闭了闭眼睛,准备睡觉。
  今天折腾了这一天,我真的已经很疲累了,但是我刚一关上灯,忽然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我一个激灵就从库上跳了起来,慌乱的打开库头柜上的灯,橘黄灯光映射下来,我以为是琴姐有事情回来了,连忙一边穿鞋一边冲着外面说着,“琴姐你等一下,我马上就来。”
  我声音有些莫名的沙哑,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累着了,但是当我一打开门,整个人都愣住了。
  站在外面的不是琴姐,而是略微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傅经年,我一只手扶着门把手,吞了口口水,“傅……傅少,你怎么来了?”
  问完了我才意识到是我自己打电话让傅经年过来的,我后悔的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一脸尴尬的看着傅经年。
  付静楠面色荫沉的看着我,直接绕过我进了门,因为我只打开了库头柜上的壁灯,所以现在屋子里还是比较黑暗的,傅经年走进屋里直接命令道,“开灯啊。”
  我听话的摸到了大灯的开关按了一下,本来就不算太大的房间里瞬间亮如白昼。
  傅经年伟岸的身子站在我的面前,他身上的西装有些褶皱,依然是白天的那一身,可以看得出来他并没有来得及换衣服。
  我嘴唇动了动,傅经年站在我的充满了少女粉的房间里略微有些不太协调,看着傅经年高大的身影忽然觉得鼻子一酸,“我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来了……”

  我是真的没想到,我现在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的心情,我局促的站在那里,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我用手扶着墙怔怔地看着傅经年,甚至忘了关门。
  傅经年回过头来,目光深沉如水,好看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他直接大踏步的走过来将我身后的门关上了,响亮的关门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我局促的看着傅经年,傅经年却盯着我,眸中闪过一丝不悦。
  “夏青青你怎么一直在作死?你穿的这是什么东西,不冷吗?”说着傅经年用手指拽了拽我吊带睡衣左肩上的带子,他的动作突如其来,吓得我慌乱的往后退了一步,背后已经抵上了冰冷的墙壁。
  傅经年眯起眼睛打量着我,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空调遥控器呢?你既然知道自己生病为什么还把温度调的这么低?”
  我动了动嘴唇,指了指傅经年的身后,“在那里。”
  傅经年转身去拿柜子上的空调遥控器将室内的温度调低了,如果不是傅经年说,我真的已经忘记了空调还开着。
  那是我去傅家之前打开的,现在想想我出去的时候空调一直都开着,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电了,我一阵肉疼,不过在傅经年面前不敢表现出来。
  傅经年烦躁的将遥控器扔在柜台上发出“碰”的一声,然后冰冷的目光扫过我,“你还愣着干什么?不是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吗?赶紧换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傅经年说完冲我扬了扬下巴示意我换衣服。
  狭小的卧室里傅经年身上淡淡的薄荷香萦绕在我的鼻端,我心里一轮,想起傅老爷安排给我的任务。

  看见傅经年有些焦急的神情,我笑了笑,“我这就去换。”
  说完我擦过傅经年的身体在衣柜面前站定,我知道既然已经答应了傅老爷,那么我就要发挥全身的潜力勾引傅经年。
  想到要勾引傅经年,我的心就砰砰直跳,而脸色也发烫,我打开衣柜手指划过衣柜里面的衣服挑选着,最后挑了一件浅蓝色的无袖连衣裙。
  将衣服放在库上,傅经年已经熟稔的坐在了沙发上,他修长的双腿交叠放在一起,刚毅的侧脸弧度十分优美。
  我故意转过身体用后背冲着傅经年,我的房间本来就这么大,十分通透,我站在库和衣柜中间,我能确定傅经年此刻的目光正盯着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