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的堕落,我身不由己》
第66节

作者: 睡前偷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是傻子,自然能够听懂傅老爷话里的弦外之音。我将茶杯放到了书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随后眯起眼睛看着傅老爷。
  我甚至忘记了,自己面前站着的是捏死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傅老爷,直接抬头冷笑道,“傅老爷,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低贱,我是小姐,绝对不会有这种心思高攀傅少和你们傅家的。”
  说完我看到傅老爷的脸色变了变,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我只顾着自己的情绪了,竟然忘记了站在我面前的是只手遮天的傅老爷。
  冷汗顿时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我紧张的捏紧了手,嘴唇蠕动了下,有些犹豫要不要道歉。

  但是没想到傅老爷居然收起来脸上的表情,随后竟然拍了拍手,“夏小姐,我真的是没有看走眼。”
  我皱眉,不知道傅老爷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有些疑惑的问,“傅老爷,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傅少坦白他和黄小姐的关系?如果你直接坦白的了的话傅少肯定会有顾忌的。”
  我十分不了解为什么傅老爷要费这么多麻烦来找我,他直接跟傅少说清楚不就可以了吗,傅少看起来并不像是不通情理的人,何况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傅老爷听了我的话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随后笑着说,“你想事情太天真了,即使你没有想要嫁入我们傅家的想法,我也能看得出来你和其他的小姐不一样。”
  我诧异的看着傅老爷,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傅老爷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烟雾缭绕中我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的眉毛一直都拧在一起。
  “傅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
  傅老爷勾了勾嘴角,与我面对面站着,“从我跟你打电话你拒绝帮我开始,我就知道你这个孩子有情有义,你不会让傅经年万劫不复,我知道你是小姐,而经年他充其量也不过是你的一个恩客而已,可你居然维护他。”
  傅老爷的话音刚落我的脸“腾”的一下燃烧起来,有种做错事情被抓包的窘迫感,我慌乱的搅动着自己的手指。

  书房的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但是隐约还是能够看到闪烁的星星,站在偌大的书房里听着傅老爷和我连绵起伏的呼吸声,我心跳忽然静止了一下。
  脑海中飞速闪过和傅经年在一起的种种,我脸色火烧火燎的,我连忙抬手捂着自己的脸,生怕被傅老爷看出什么来。
  傅老爷爽朗的笑声回荡在书房,“夏小姐,其实我能看得出来,你对经年的感情也不一般吧?”
  “没,没有!”我忽然有些失措,惊恐的看着傅老爷矢口否认,可是看见傅老爷笃定的眼神我忽然觉得有些心虚。
  还好傅老爷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眯着眼睛说道,“要说我为什么不跟经年说这件事情,是有道理的。”
  “什么道理?”我连忙问,傅老爷却淡漠的瞥了我一眼,指了指我身后的椅子,“从刚才进屋到现在夏小姐一直都是站着,难道不累吗?”

  我窘迫的扫了一眼身后的凳子,对傅老爷说了声谢谢这才坐下,我期待的看着傅老爷,希望他能给我一个理由。
  给我一个……为什么要去接近傅经年的理由,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忽然觉得我心跳的厉害。
  “我不和经年坦白,其实是因为傅经年性格孤僻,他对傅源也是万般无奈下才接受的,可能是因为他小时候我对他照顾的不够,这孩子向来都是跟我对着干,况且他……他本来就对我年轻时候做过的事情耿耿于怀,如果再让他知道黄海玲是他的妹妹,他肯定会崩溃的。”
  最后的一句话从傅老爷嘴里说出来,我看到他似乎是红了眼眶。
  我的心狠狠地抽疼了一下,不知道是为傅经年还是为傅老爷,亦或者是为了我自己。
  傅老爷现在肯定也十分为难吧?而傅经年又有什么错,他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女人而已。
  但是一想到傅经年受伤难过的神情,我的心也跟着难过起来。
  傅老爷叹了口气,“夏小姐,如果连你都不肯帮我的话,我也不知道该找谁了,只是苦了经年这孩子……”
  傅老爷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沙哑,我从来不是冷血的人,看到傅老爷像是个无措的父亲一样在我面前伤神,我再怎么铁石心肠也受不了了。
  我犹豫再三,终于决定了帮助傅老爷瞒着傅经年,我咬了咬唇,捏紧了手指才能抑制住肩膀不自觉的颤抖,“傅老爷,我答应你帮助你瞒着傅少,并且帮你把傅少从黄小姐身边抢回来。”

  这句话我几乎是一口气说完的,说完以后我仿佛被人抽空所有力气,颓然的坐在椅子上。
  傅老爷欣慰的笑了笑,“还是那句话,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
  面对傅老爷的夸奖和称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敛眸掩住了眼睛里的复杂神情。
  傅老爷最后吩咐司机将我送回花都,司机直接将车子开到了琴姐的小复式前面,为了避免其他人看到这么豪华的车子对我指指点点,我距离小复式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要求他停车。
  司机有些犹豫,“小姐,老爷说好了一定要我看着你安全到家才可以。”
  我笑了笑,“你放心吧,我就住在前面,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看着司机欲言又止的眼神,我冲他点了点头,似乎他也觉得开车豪车将我送进去会让人误会,便不再坚持掉头走了。
  我一路借着微弱的灯光走回家,进门琴姐还没有回来,我知道琴姐肯定会忙到大概天亮的时候,于是我立刻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看着静静躺在手心里的手机,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既然已经答应了傅老爷,那么我肯定要说到做到。
  而且和傅经年……出来了这么多次,我深深地了解傅经年那方面的能力,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很少有忍的住的时候,万一他和黄海玲造成了无法挽救的事情怎么办?
  所以我一定要赶快行动,这么想着我已经将电话拨了出去,电话铃声响了好一会儿傅经年才接起电话,我立刻装出一副虚弱的声音,捏着嗓子沙哑着声音说,“傅……傅少,我……我好像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我故意将声音装的十分虚弱,但是捏着电话的手心里已经被汗水濡湿。
  我皱眉躺在库上,盯着天花板继续说道,“对……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我躺在库上,手心里已经濡湿一片,我知道我非常紧张,我以前很少说谎,何况对方还是傅经年……
  我咬了咬牙,沙哑着声音说,“傅少,我……”
  我欲言又止,而电话中传来傅经年浅浅的呼吸声,就在我以为傅经年不会说话的时候,傅经年非常不耐烦的压低了声音说,“你没有按时吃药?我不是把药给你放在包里了吗?”
  “我忘记了……”我委屈兮兮的说,但是傅经年不说,我还真的忘记吃药了,我伸手去摸自己的包包,果然在里面翻到了之前吃过的药片。
  “你脑子是干什么吃的?这么点小事都记不住?”傅经年带着怒气压低声音说,我听到他的声音低沉,知道傅经年肯定是在黄海玲身边,怪不得这么久才接我的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