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9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听完汇报心中就有了疑惑,北江大桥要建成标志性建筑的提议尚在讨论和征集意见阶段,这些群众跑到信访局来闹什么?真是奔着多出的几千万投资而来的,还是另有目的?他们的身后会不会有人支持,这些人想从中作梗,要让他这个书记上任要办的第一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华子建站在窗前往下看了看,正好看到民意接待室干部给群众作思想工作的情景。
  一会,信访局的局长随秘书小刘来到了华子建办公室。
  “华书记。”局长见华子建的脸色不好,心里就有些忐忑。
  “这些群众怎么回事?”华子建盯着局长问道。
  “他们听说市里要多花几千万建北江大桥,就跑到信访局来了。”
  华子建说:“有意见可以提嘛,也可以派个代表嘛?为什么要这么多人一起来,为什么又指名道姓的要见我?”
  “他们说多花几千万建桥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想不通市里为什么要这样做,听说要把北江大桥建成标志性建筑是您提出的,就说要见见您,想问您几句话。”
  “这个……”局长欲言又止。
  华子建淡淡的说:“讲吧,没关系的。”

  “他们想问问您知不知道北江市一年的财政收入有多少,农民一年的纯收入有多少,北江市的人口有多少,北江市的车辆又有多少,北江市市在建待建要建的工程又有多少?”局长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不敢抬。
  华子建眼光一闪,深吸了一口气:“他们还说了些什么?”
  “他们还说,还说……”局长说到这看了看华子建,继续说道:“他们说做事要结合实际,别,别为了树政绩捞资本打肿脸充胖子。”
  “很好,说的真好!”华子建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
  “华书记,那些人不走,嚷着要见您,您看……”
  “不见,这分明是来闹事的,有什么好见的。”华子建为官一向不喜欢在群众面前摆架子,只要是有正当诉求的,他有时间,他都会接待,但这次他决定提要强硬一次了,因为这些人是冲着他来的,也是摆明了和他叫阵的,华子建绝不会示弱。

  “那我回去再做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散了。”
  华子建手一挥说:“别,我问你,这些群众都是哪冒出来的?”
  “有市区的,也有县里的群众。”局长答。
  “你这样,打电话给相关单位,让他们的区长、县委书记亲自来接群众回去。”
  局长一听有了这个指示,事情就好办多了:“行行行,马上就回去安排。”
  “对了,来访的群众都进行了登记吧,你整理一下到时报一份给我,同时给市里各班子的负责同志也呈送一份。还有给‘两办’也各送一份。”华子建说完一屁股坐在座椅上,座椅发出一声沉重的“呻吟”。
  坐下之后,华子建想了想,又对秘书说:“小刘,你去办好这么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督促两办在下一期的《北江督查》中对今天群众上丨访丨的事情进行通报,尽快发到市委、市政府各部门和各县委、县政府去。第二件事是通知市四大班子的负责同志、区、县的党政负责人明天下午两点三十分到会议中心开信访工作会。”

  华子建被刚才上丨访丨人员的那些话给激怒了,当然他生气的不是群众,他生气的是那些在背后捣鬼的人,以华子建的眼光和判断,他知道这件事情和杨喻义是有很大的关系。
  同时,华子建还知道,这已经是杨喻义再一次对自己发出的挑衅,不过这次他用上了最基层的群众,这就让自己投鼠忌器,无法反击,这一招是很好,但华子建有自己的打算,不错,自己是拿这些群众没有办法的,但自己会找到解决的途径。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吧,小刘打电话来跟他说有几个来市里接上丨访丨群众的县委书记要见他,问他见还是不见,华子建想也没想就回绝了:“一律不见。”
  华子建要让他们也不过好。
  又过了几分钟,小刘又打来了电话,华子建皱了一下眉头,心想这小刘搞什么名堂,都说了不见还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来请示,烦不烦人啊,拿起电话说:“小刘,不是说了不见他们吗?”

  电话中小刘忙解释:“那几个县委书记已经走了,这次要见书记的是车本立。”
  华子建感到有点奇怪了,这个人现在到自己这里来做什么?华子建犹豫了一下,说:“让他进来。”
  在车本立还没有走进华子建的办公室的时候,华子建先让自己的怒气平息了下来,他已经很少这样动怒了,但今天还是差点没有忍住,华子建就想,这是为什么?难道对方的手段让自己感到有了压力吗?也或者是因为自己官当大了,脾气也大了?
  这样一想,华子建自己也是倏然一惊,他很快就对自己做出了反省。
  也就在这个时候,车本立走了进来,华子建平平静静的看着他,说:“车总今天好悠闲啊,有什么事情吗?”
  车本立这次去找华子建是做了充裕准备的,那天他从宫老先生那回到公司后,对着宫老先生写的那首诗思考了两个多小时,不仅把华子建藏大诗中的心情和愿景一一猜了出来,还把华子建当前遇到的难题和解决思路一项一项地列了出来。
  所以现在见了华子建后,车本立一点都不惊慌,对华子建这冷淡的态度也毫不在意,他笑着说:“刚从这里路过,看到很多闹事的群众,所以我就想,也许我可以帮华书记一点什么。”
  华子建慢慢的收缩了自己的瞳孔,用如刀的眼神看着车本立,好一会才说:“帮我,我需要你帮什么呢?”
  车本立嘿嘿一笑,并没有让华子建的眼神吓到,说:“当然了,我们每个人都是需要别人的帮助的。”
  “也许你看错了。”
  “呵呵,也许吧。”车本立笑笑,眼光就看到了墙上的那副字了,他就放开了刚才有些敏感的话题,说起了墙上的那幅字。
  车本立一边把自己对该诗的一些见解说给华子建听,一边察颜观色,留意华子建表情、眼神的变化。
  华子建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只有初中文化,与他仅有一面之缘的企业老板竟然对这首诗中的寓意理解得如此透彻,对他目前在北江的处境更是分析得通透明朗。
  当然了,碍于市委书记的身份,尽管他对车本立的分析很惊讶,但华子建还是表现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说:“那只不过是一副字、一首诗,没那些复杂的东西,仅此而已。”
  后来他们都没有在谈论过于敏感的话题了,车本立也恍然发现,自己面对的这个华书记并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紧张,今天的这个局面下,华子建依然是从容的,车本立不得不调整一下自己的过于急切的步骤。

  谈话结束时,车本立邀请华子建一起吃晚饭,说要介结一些北江的名人名士给他认识,尽管这也是华子建一直想要去做的事情,他内心也十分期待,但华子建仍婉言拒绝了,才接触这么几次,华子建还不想与车本立走得太近。
  日期:2016-03-0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