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17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胃疼。”她乖乖的告诉华子建。
  “吃饭不定时对胃最不好了。”

  “没事的,我经常会胃疼?”苏厉羽对华子建的关心有点抵触,因为她不适应。
  “经常疼就算正常吗,瞎说。”华子建摇摇头,站起来转身离去。
  苏厉羽莫名其妙的看着华子建快速消失的背影,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她深呼吸,学会沉默不叫嚷,不抱怨,跟自己较劲,不可更改的东西终究不能改变,她将只能以自己的方式,面对回避不了的问题。
  但在这样一个难熬的夜晚,她突然渴望被他紧紧拥抱。因为他是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这与爱无关,仿佛只有在这个男人怀中,苏厉羽才会感到安心和塌实。
  没过多久,寂静的街道突然传来一声急刹车的声音,苏厉羽不由向窗外望去,诧异的看到华子建从汽车走出,快步向店里走来。
  华子建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附近的药店,他买了胃药,止疼药,消炎药,他能想到的,一打尽。然后华子建又问店里要了一杯热水,他将热气腾腾的一杯水,以及一小塑料袋的药放在苏厉羽面前,温柔的说:“吃药。”
  苏厉羽注意到华子建满头的汗,对于这个一直对自己冷冷冰冰,退避三色的男人突如其来的关心,苏厉羽局促不安,她本能的抗拒。
  “谢谢,我很好。”她脸上毫无表情,目光冰冷的说。

  “我想让你更好。”华子建微笑着。
  一个“更”字,美妙的感觉如闪电一样一闪而过,但有一股陌生的东西突然占据了她的心,怎么也挥不去,苏厉羽觉得真的不需要这个“更”字,一开始有的就有,一开始没有的真的会因为时间或者其它而增多吗?她怀疑。一开始她注意到了他,但一点也不在意他,可如今自己却期盼着能见到他,她需要他,只是需要他出现,没有更。
  苏厉羽审视着华子建的目光沉默不语。
  华子建笑了:“照顾好自己,我真有点为你担心了。”
  苏厉羽不再说什么了,他默默的拿起药。。。。。
  再后来,华子建坚决的把苏厉羽送回了省委家属院,苏厉羽深深的呼吸,看着华子建隔着窗玻璃,冲她灿烂的微笑着挥手告别。
  苏厉羽微笑着向华子建挥手,华子建的汽车快速消失,他就这样微笑着来到她面前,又微笑着离去,留下一片空白,苏厉羽的心却从此乱了!
  华子建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钥匙伸进锁转动三下的声音,随着一束光门开了,华子建走进屋,用脚将门关上,屋内又漆黑一片,可以听到走动的声音.墙壁上投射出他的身影在移动,,很快桌上的台灯亮了,一小束光线只能照亮眼前的东西.
  华子建站在桌前,缓缓的把衣兜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掏出来放在桌上:车钥匙,圆珠笔,钱夹,香烟,身份证。
  他离开桌子,脱下外套,并快速走到窗前打开窗,窗前的鸽子飞走了,一阵风扑面而来,华子建注视着对面的建筑群,几乎所有的窗子都紧闭着。对面的窗子里,一个看上去并不年轻但还有点姿色的女人正在换衣服,他看到她的小腹已明显有赘肉,她把头发锔成红色,与她的年龄和身材一点都不协调。
  一瞬间女人看到了他,女人匆匆走到窗前恶狠狠的将窗帘拉上,华子建有点无趣,他离开窗子,打开电视,倒在沙发上开始挑频道。
  电视屏幕上首先是一年轻漂亮的女人在沙滩上奔跑,跑了15秒左右,屏幕上打出某洗发水的广告。换了频道,一个胖男人正在用做作的语调采访一个又高又瘦的名人,胖男人喋喋不休的提着各种古怪的问题,名人只做简单地回答是或不是。
  他快速换台,电视屏幕上变成了电视剧,剧中的人说着肉麻的台词搂抱在一起。他眯着眼注视着电视屏幕,换台,精彩的拳击比赛,一个把一个打的鼻青脸肿。四周是乱糟糟的吵闹声,还有解说员歇斯底里的评说。屏幕上的图像飞快的变换着。扑哧一声,电视机关闭了。
  华子建放下手中的遥控器,起身脱衣服,向浴室走去。心知道,洗澡是让自己彻底放松的方式,他甚至觉得自己一天洗几次澡有点洁癖的嫌疑。
  在蓬头下,他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这是一副如此健康的身体,精瘦结实,毫无赘肉,但已不再年轻,他很清楚。松弛的肌肉明显感到它在老去,它不再细腻,它开始皱了,粗了,厚了,弹性虽然依旧,但明显不如当年自己年轻的时候,皮肤下,清晰的脉络,流水从上面缓缓的流淌。
  华子建关掉蓬头,他拿起浴巾将身体擦干,顺势在腰间一围走出浴室,来到客厅。打开冰箱,发现只剩下一罐啤酒了,他拿出最后一瓶啤酒,猛的灌下去,非常的痛快。
  这时他注意到镜子中自己的身体,他来到镜前,审视着自己。镜中的自己略带疲惫,那是长期休息不足的结果,他的肚子上曾经令他骄傲的6块腹肌已经荡然无存了,他放下手中的啤酒,爬在地上,试图要做俯卧撑,但仅仅撑了没两分钟,他便放弃了。

  他起身看了看没喝完的啤酒,犹豫了一下,将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他扔掉空啤酒罐,孤零零,**裸的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一会,他便把书盖在了脸上,希望能尽快睡着,最近他常常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同时容易惊醒,这是长期生活不规律精神紧张造成的,但华子建希望自己今天能很快的入睡。。。。。。
  这个夜还有很多人都难以入眠,首先是苏省长,他从李云中家里回来之后一直都闷闷不乐的,今天李云中对北江大桥的表态让苏省长现在的处境有点尴尬起来,他明明已经答应过北江市的杨市长,说可以帮他完成一次对华子建的狙击,但现在事态的演变可以超出了他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了。
  李云中的表态很含蓄,也很低调,但这一点都没有降低他表态的份量,华子建手里有了李云中这尚方宝剑,不要说杨市长无法抵挡,就是自己,也有些爱莫能助了。
  苏省长很烦躁的关上了电视,他站起来,在客厅里来回的走动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转了多少圈了,最后他还是有点颓废的坐进了沙发里。
  他对自己自言自语的说:“冷静一点,好好的想想。”
  这样连说了几遍之后,苏省长就慢慢的变得心平气和了,他开始有逻辑性的分析起目前北江省的局面了,他知道,自己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形势,不管是李云中的态度,还是北江省的权利变换,这些在新的班子组成之后,肯定都会有许许多多微妙的调整。
  对自己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位置,新的布局,新的开始,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副省长了,自己要做出一些自己的考虑,从现在开始,逐渐的组建一支自己的队伍,建立一个独立的派系,收集一些贴心的嫡系,这应该是自己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固然,自己是不会轻易的离开李云中的,但不得不想到,李云中本身也在变化,他过早的收敛了他往常的锋芒,变得谦和而善于平衡,他还对华子建情有独钟,一点都没有想到华子建不是羊,而是狼这个事实本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