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72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做很好,到底哪一种方式好,大家可以相互比较,也可以相互竞争。”杨承东非常支持试点的说法,虽然他有时候比较大胆,但本质上还是偏向于保守的。毕竟现在筑城模式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筑城的陈卖光现在面对的压力也很大。
  包飞扬笑了笑,说道:“县长,虽然是试点,不过咱们试的并不一定是哪个好,哪个不好,我是觉得吧,不管是哪一种模式,只要我们去做了,那就一定要成功,要是觉得失败的可能性比较大,那我们就要在事前进行充分的调研分析,一定要弄清楚哪种方式比较好才采用哪种方式,这个是不能试的,否则失败了县里有损失,老百姓的损失更大,每个单位都涉及到几十、上百、甚至几百职工,咱们必须慎重。”

  杨承东刚开始还有些意外,等到他听明白包飞扬的意思,不由爽朗地笑道:“哈哈,我很高兴听到你说要慎重,其实我最担心的就是你过于冒进。”
  杨承东担心包飞扬冒进,并不仅仅是担心包飞扬刚刚提到的改革失败,造成国家和老百姓的损失问题,他还担心过于冒进的改革会在县里遇到巨大的阻力,进而影响其他方面的工作。
  包飞扬向杨承东详细解释了自己的想法:“望海县的个体私营经济虽然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主要集中在商品流通领域,小商小贩居多,能够为未来工业大发展提供必要的生活服务,但是工业配套就相对比较薄弱。”
  “未来苇纸一体化项目的推进,工业园区的建设,望海县的经济大发展同样也是县属企业的一个机会,这个机会错过了,县属企业的结局也就注定了,它们不会等到下一个机会,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消亡。”包飞扬说道。
  “所以我们才需要在这个时间口推进县属企业的改革,一方面是不改革就跟不上发展的形势;一方面当前的机会可以让县属企业的改革度过最初的阵痛期,比如改革以后,可以就近获得大量的业务,只要能够将企业的主动性释放出来,改革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更大。”
  有关县属企业的改革,两个人在此前也有所交流,杨承东也是支持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尽快动起来,第一批进行试点的单位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
  包飞扬看了看杨承东:“县长的意思呢?”
  杨承东道:“县属国有企业经过几轮改革,有的取得了一些成果,情况得到改善,有的却依旧问题严重  。目前问题最大的是县纺织厂、鞋服厂和机电公司,尤其是纺织厂的规模最大,问题也最严重,我早就想对纺织厂进行改革,一直没有腾出手来,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考虑?”
  县纺织厂也属于工业口,包飞扬对相关的情况也比较了解,县纺织厂最早可以追溯到解放初期的县轧花小组,鼎盛的时候拥有两三百职工,在县里算是规模比较大的工业企业了。不过改革开放以后,市场放开,县纺织厂的产品出现滞销,经营困难,先后实行了增强企业自主权,推行厂长负责制、以及承包经营等多种方式,但是经营状况并不见改观。
  尤其是前几年推行承包经营的时候,要求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但是连续几年纺织厂都没有能够完成任务,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已经基本上陷入停产的状态,职工也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能够领到工资了,甚至连最低生活费也有几个月没有发了。

  “纺织厂的情况确实比较严重,我想是应该列入第一批改革的企业当中。”包飞扬点了点头说道,纺织厂的情况已经到了必须要改的地步,哪怕纺织产业并不在包飞扬原本的计划当中,纺织厂这个问题也必须要提前解决。
  杨承东道:“纺织厂现在的情况是设备老化、产品质量不高、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通过承包也没有能够扭转局面,想要找人接手的话又比较困难。你看是不是可以按照筑城的模式,将厂子卖给职工?”
  包飞扬对所谓的筑城模式并不以为然,筑城模式最普遍的做法就是职工出钱将公司买下,这些钱一部分会冲抵企业的净资产,收入县财政,一部分会作为企业的发展资金,有了这些资金,加上县里的政策扶持,企业改制的初期确实走出了发展的困境,但是几年过后,当企业发展起来以后,县里却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将职工股份给稀释掉了,企业最终还是成了管理层的企业。
  当然,这个结果未必不好,但是职工却为此付出了巨大牺牲,要他们拿几千块钱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筑城的陈卖光以后去了麟州市再推行他的这一套做法就遭到了失败。
  包飞扬道:“筑城模式,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将厂子卖给职工,厂还是那个厂,职工还是那些职工,管理厂子的还是那些人,发生变化的无疑只有一点,那就是责权利的关系发生了变化,用我们常说的话就是职工成了企业的主人,换言之就是大锅饭变成了小锅饭,长久下去还是会出问题的。”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县里该承担的责任要承担,不能够将厂子当成包袱,但是应该扔掉的包袱也要坚决扔掉。纺织厂可以卖,但是不一定要卖给职工,拿钱买厂子,对大多数职工而言也是一个负担,至于管理层,我的看法和对普通职工不同,他们是国家干部,既然他们管不好厂子,那就不要干了,不能说厂子是国家的你就带不好,厂子变成私人的你就带好了。”
  杨承东看了看包飞扬:“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毕竟厂子管不好的原因有很多,不能将责任都归咎于管理人员不尽责。”
  包飞扬笑了笑,他也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有些偏激,因为他实在不觉得一个将纺织厂做烂掉、烂成这样的管理层还能够将厂子做好了。
  包飞扬说道:“那也可以这样,纺织厂的改革就由县长你来掌舵,让工业局和纺织厂先拿方案,我这边再准备另外一两个方案,到时候咱们比较一下,哪个更好就用哪个。”
  日期:2016-12-25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