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47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谓卿堂居,是一片坐落在一个湖上的木屋,屋下是游鱼娓娓的清澈湖水,屋上是苍翠遒劲的古树枝桠,炎热的阳光透过树叶,成了星星点点,只剩柔和,不见炙热。回廊盘旋,凉风拂过,白纱翩翩而舞,竟有几分恍如入了古装剧的感觉。
  车子停在公园门口处的停车场,四个人步行至此,只觉得心情宁静。刚走上卿堂居大门口的那条回廊,蒙蒙眼尖,一眼就瞧见了坐在门口旁边廊檐下圆桌边正品茶的倪秀云,立时开心地喊了起来:“姐!”
  倪秀云回过头,看到四人,站了起来。她一袭宽松白色纱裙,风一吹,那层叠的纱就贴在了身上,尽显凹凸身段,十分诱人。
  梁建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她已经笑着迎过来,人未靠近,身上那股子淡淡的香味就已经先飘了过来,引人犯罪。
  梁健心底里暗念了一句还真是尤物,她就到了身前。先是拉着蒙蒙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圈,然后又埋怨了这丫头几句,例如没良心回国不先来看她倒是先跑去找别人了等等。蒙蒙在她面前,也显得格外乖巧,前一句姐后一句姐的,小嘴甜的人都快腻了。梁建暗想,她要是在自己面前也是这般乖巧……
  梁健没往下想,一是事实已经存在,二是若真这般乖巧,依他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有些事很难说。
  跟蒙蒙寒暄过后,蒙蒙就让倪秀云打发去了卿堂居里面,也奇怪,这平常跟个刺猬一样,稍微一碰就得炸毛的她,在倪秀云面前却是难得的听话。倪秀云只说了一句话,她就乖乖进了卿堂居,小五拖着她的行李,走到门口,就被门里面站着的服务员接了过去。小五见状,索性就退了回来。
  倪秀云朝着梁建笑道:“省书记我已经帮你约到了,不过时间有点晚,你想好怎么谢我了吗?”
  梁建不由惊喜,本以为顶多就是帮他联系到马秘书。没想到,这一步直接登天了。梁建忙说:“你说要怎么谢,就怎么谢!”
  倪秀云眼睛一亮:“真的?”
  梁建点头。
  倪秀云那双媚意天成的眼睛,将梁建从头到脚地打量了一遍后,含笑说到:“可惜,已经名草有主,要不然就让你以身相许了!”
  梁建饶是脸皮厚,也被弄得有些臊。笑了笑,接过话:“像姐这么漂亮的,哪里轮得到我。”
  “我说我还没结婚,你信吗?”倪秀云下巴微扬,眼角含笑。枝桠间落下来的阳光,落在她脸上,可以看到那细小的绒毛,浅浅的黄色,绒绒软软。脸上也有了细纹,不深却也不浅,到底时光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
  “不信!”其实梁建信。
  倪秀云笑了笑,没反驳,也没承认。低头时,眼底忽然掠过的那一抹沧桑,却正好落进了梁建眼里。心里,忽然就莫名生出了一些怜惜。
  她和一个人很像。

  许是想去抹平她眼底的那一抹感伤,梁建转移话题:“时间是什么时候?”
  倪秀云回过神,笑容依旧:“晚上八点半。在省书记的家里。你好好把握,省书记家里,可是很少有人能去的。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帮你争取到这个机会的!”
  确实,一般市委书记去见省书记,大多都是在办公室,很少有能去他家里,除非是平常关系比较近的。
  这一次梁建的谢谢,更加真诚了一些。
  倪秀云爽快地笑:“回头姐要是碰到难事了,你记得伸把手就行!”
  “那是肯定的!”梁建承诺她。
  倪秀云看了一眼梁建,笑得很开心。
  卿堂居里面是怎样,梁建四人终究还是没能瞧上一眼,喝茶也只是坐在外面的廊下。倪秀云没请他们去里面,他也没想着进去。蒙蒙进去了之后就一直没出来,也不知在里面见了什么人。
  晚饭时间的时候,倪秀云领着他们去酒店,安顿好之后,吃了饭,小五和沈连清都在倪秀云的建议下,留在了酒店里。梁建跟着倪秀云,去了省书记的家里。
  省府大院,倪秀云的车停下来后,摇下车窗露了个脸,就进去了。七绕八绕后在最深处,找到了省书记的那栋别墅。倪秀云没下车,说:“我在外面等你,你自己进去吧。记住,除非书记让你留下多说一会,不然的话,九点前要出来。九点是他休息的时间。”
  九点,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夜生活刚开始的时间。但是对于有一部分人来说,却是雷打不动的休息时间。比如,西陵省省书记刁一民。
  刁一民今年55岁。四十岁时生过一场大病,之后,这左手和右脚就都不太灵动了。多年锻炼,如今左手已基本恢复正常,但走路时,依然能看得出右脚的不便。一般身有不便的,出于形象考虑,很少会成为门面人物,但刁一民依然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位置,除了其背景之外,自身的出色能力也是一大重要原因。据说,刁一民此人,话不多,但从来言出必行。至于其他的,梁健却也没能了解更多。

  进门前,梁健是有些忐忑的。因为他深知,到了省书记这一层面,身份和地位,是有天翻地覆的差别的。梁健虽然曾在张强身边呆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并不是人人都像张强一样青眼于他。
  看着近在咫尺的门铃,梁健深吸了一口气,才抬手按下。叮咚的声音响了三次,别墅的大门才打开,走出一个身材玲珑的女子,一路走过那条不长的石径,来到梁健面前,隔着铁栅栏,打量了梁健一眼,俏声问:“你是梁健?”
  等梁健点头后,她才伸手拉开铁门,说:“跟我来,刁书记这会不方便,你先在旁厅等等。”
  “好的。”梁健跟在她后面,目光不经意掠过她背后腰间打了蝴蝶结的两根围裙带子。轻柔的丝质材料,随着她轻巧的步子,在她浑圆的臀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打着。
  进门,左转,就是旁厅。进门直走是客厅,另一边是餐厅和厨房。这系着围裙的女子,很年轻,大约二十来岁的年纪,应该是这里的保姆。梁健在旁厅的沙发里坐下,她面无表情地嘱咐他:“我没叫你,你不要乱走。”
  梁健再次说好的。
  她转身走了,没有茶,没有水。
  梁健看着时间,分针路过了6,接着路过了7,然后又路过了8,眼看着就要路过9,梁健心里不由有些着急。倪秀云交代过他,九点是省书记刁一民的休息时间,这要是到了九点都没空,那他很可能就是白跑一趟。
  他突然而至,刁一民不见也是正常。只是,梁健为了见他一面,而在这里耗着,太和那边还有好些事等着他去做。所以,最好是今晚能见到他,无论最后是否能达到目的,总是要比连个面都见不到要机会大一些不是吗?
  梁健正转着脑筋,想一个既不会唐突又能见到刁一民的法子时,忽然客厅里有了动静。梁健回头去看,正好看到刚才那年轻女子,带着一个高挑的身影往外走。那人应该是不知梁健就在旁厅里看着他,匆匆跟着年轻女子往外走,只留了个侧脸给梁健。有些眼。
  日期:2016-03-08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