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68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包飞扬和陈立骑车到大院门口,杜金平已经从后面追了上来,到了杜家,杜金平和肖锦辉的老婆已经在厨房里面忙碌,杜金平拿出两瓶清河大曲,招呼包飞扬、陈立还有后来赶过来的肖锦辉先喝起来。
  在乡下,老爷们喝酒,婆娘在厨房弄菜,很常见,包飞扬也没有矫情,跟杜、肖二人的老婆打了个招呼,就先喝起来。

  “老杜,来,今天我们叨唠了,我先借花献佛,敬你一杯。”包飞扬端起酒杯,笑着对杜金平说道。
  肖锦辉和陈立也连忙端起酒杯,向杜金平敬酒,然后一饮而尽。
  他们用的是小酒盅,两钱一杯,不过陈立明显没怎么喝过酒,差点呛着了。肖锦辉伸手拍了拍陈立的后背,笑道:“小陈这个酒量要多练练,不会喝酒可不行。”
  包飞扬看了一眼陈立,说道:“老肖说得对,有句话说得好,叫作你没有办法改变环境,那就只能去适应环境,就好比喝酒,我以前也跟陈立一样,喝不来酒,可是在外面办事,有时候不喝酒不行,喝着喝着就喝出来了。”
  包飞扬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就算是他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人要去改变环境很困难,只有去适应环境。这也说明了环境的重要性,有些事情如果真的变成普遍现象,要改变是很难的,只有在他们还没有变成普遍之前,想办法避免。

  “不过老杜你这一次坐镇陈港,可不能让环境给同化了。”包飞扬回过头对杜金平说道,这一次没能够将杜金平的岗位落实下来,主要原因还是开发区的事情现在还没有眉目,包飞扬也不想让杜金平到别的地方去,他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
  “请包县长放心,我一定竭尽所能完成您交待的事情。”杜金平连忙放下酒杯,表情认真地说道。
  包飞扬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今天是在家里喝酒,就不要搞得那么严肃了。”
  包飞扬和杜金平碰了一下杯子,喝了酒继续说道:“你去了陈港以后,给我将陈港的情况都摸清楚了,再过几天,春江的许万业、淮南的彭大江、还有方夏的涂总都会带一个考察团到陈港进行实地考察,我们在荷花节上签订的意向投资最终能够落实多少,可就看你们在陈港做的工作了。”
  有些事情在单位里不方便说得那么透彻,所以包飞扬才会借到杜金平家吃饭的机会再跟他叮嘱几句:“务工合作社的第一步就是组织陈港乡及周边的村民支持开发区的建设,支持项目建设,这个支持包括预备工人、包括周边服务、也包括各种劳务,开发区和项目的建设进度,届时都将取决于劳务能不能跟得上。”

  “有些工作你们可以先做起来,比如平整土地,滩涂上的土地没有拆迁征用的问题,但是利益纠葛也不少,你要跟杜强他们给我将这件事弄好了,千万别给我捅出篓子,现在盯着这一块的人可不少。”包飞扬说道。
  杜金平沉思着点了点头,肖锦辉一边倒酒一边说道:“包县长说得对,现在县里就有不少人想承包滩涂,这几天来县里的人,有的就是冲滩涂上的芦苇来的,他们可不会带来什么投资,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我听说程大山这几天很忙啊!”R861
  程大山是县土地局局长,沿海滩涂有一部分是集体土地,还有一部分是国有土地,集体土地是归村里、乡里管,国有土地是县里在管,那些人盯上了滩涂,首先就要通过程大山这一关。
  望海县以前就是靖城人口中“鸟不拉屎的地方”,土地不值钱,程大山这个土地爷在县里面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可是自从印尼金光集团和方夏纸业公司的纸品项目定在望海县之后,程大山这个备受冷落的土地爷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包飞扬看了肖锦辉一眼,根据他对肖锦辉的了解,肖锦辉提到程大山肯定不是随便说的,中间肯定有故事。
  他说道:“县里不是已经要求暂停沿海滩涂的土地转让交易了吗?”
  肖锦辉笑了笑,说道:“包县长,您说的是正规的土地交易,通过土地局登记的。但是农村的土地交易都是私底下进行的,你给我钱,我将这块地转让给你,大家签个字据,摁下手印,就算成了。虽然真要到法院,这种交易是不成立的,但是在农村谁会打官司?就算明知道吃了亏,也只能怪自己没见识,真有那些想闹的,下场恐怕更惨。”
  肖锦辉现在是县商业局局长,商业局这几年的日子并不好过。现在个体商店小摊小贩越来越多,商业局下面的单位基本都在亏损。
  虽然有些单位承包给私人经营,减轻了负担,但是承包经营的单位也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越做越差,连每年的承包费都交不起,这其中就包括不少有关系有背景的,肖锦辉甚至不能追讨欠债。还有一种就是做得好,但是交的承包费也少,已经逐渐游离出去,逼急了就会单干的。

  总之,承包并没有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反而又积累了不少问题,肖锦辉越来越觉得商业系统就像个火山口,问题一旦爆发出来,足以让他粉身碎骨,一直想着要换个地方  。
  包飞扬点了点头,肖锦辉说的这一种情况确实存在,农村里的人对打官司有着天然的畏惧,所以有什么事情宁愿上丨访丨找领导,这也是华夏特色。另外只要签了这个字据,有些人就可以和地方上的官员勾结起来,老百姓更是没有地方申冤。
  “老杜,你去了陈港,土地问题也要重点关注。”包飞扬觉得自己能够用的人还是很少,他看了一眼肖锦辉,问道:“老肖不准备在商业局干了?”
  被包飞扬一口道破心事,肖锦辉有些尴尬地笑了笑:“这一**开发,好像没有商业局什么事情,而我想跟着包县长做点事情。”
  包飞扬想了想道:“你对商业系统有什么样的想法?”
  肖锦辉沉吟了一下,心里在琢磨包飞扬提出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是想考一考自己,还是想弄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离开商业局?
  看到包飞扬彷佛能够看透人心的目光,肖锦辉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县商业系统这些年进行了多次改革,从增加企业自主权,到承包经营,都有所尝试,目前已经有四十多家商业企业,近百个门店实行了经营方式的转变,前几年情况还好,这两年整体上又开始糟糕起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个体私人商贩越来越多,国有商业还是竞争不过他们,所以原来盈利的承包企业这几年又不行了,有的单位去年的承包费都没有交上来。

  “另外,县属几家大商场,像县百货商场、五交家电商场、糖酒商店等等,虽然增加了企业的自主权,最初也确实有些改观,但一直都没有能够扭亏为盈,而且这两年情况更严重了,尤其是百货公司,每天都有讨债的上门,有时候甚至跑到商业局,还威胁说要到县政府要钱,我每次都要说破嘴皮,才能将人劝走,可这事总不能一直拖下去。”
  包飞扬看了看肖锦辉:“你到商业局也有段时间了吧?就没有想到好的办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