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路巅峰》
第964节

作者: 董先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先来?”徐平微笑着、目光从众人脸上掠过。虽然同样是微笑,不过徐平的微笑看上去就比周知凯自信多了,也或许是刚刚来,还没有经历什么挫折。
  “那我就先说两句,给大家抛块砖头吧!”苟亮学很急切地抢先说道:“我就是苟亮学,望海县的老人了。县委办的工作就是为徐书记、为县委做好服务,大家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老苟就是了。徐书记您和几位新来的领导要是有什么事情想要了解的,问我老苟准没错,要说对县里情况的了解,还真没有几个人能比我老苟更了解,我也一定将我知道的情况都告诉大家。”
  苟亮学的话听起来有点糙,不过却很巧妙地向徐平表达了忠心和自己的价值,徐平刚来,也确实需要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作为助手,这个人可能是组织部长王立中,但是王立中也不是望海本地人,对望海县情况的掌握显然是比不上苟亮学的。
  徐平微笑着看向苟亮学,虽然苟亮学近乎奴才般的谄媚讨好让他很不习惯,但是这种被人巴结,事事顺从的感觉也确实很不错,他点了点头道:“嗯,苟主任就是县委的大管家,以后县委这边的事情,苟主任你要多辛苦  。”

  苟亮学顿时心花怒放,辛苦没什么,辛苦意味着他还在位置上,一旦闲下来,就像崔程阳,失去手上的权势,那就什么也不是了。
  苟亮学连忙大声表态:“请徐书记放心,我一定按照徐书记的要求,将县委办的工作做好。”
  苟亮学这句话更加的露骨,看似是紧跟着徐平刚刚那句话说的,其实是对今后的工作表态,表忠心。
  徐平笑了笑,顿时有一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这种感觉可比在市委办的时候要伺候人好多了。当然,如果不是在市委办的时候让领导满意了,也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机会,所以老祖宗才会说,有得必有失,有舍才有得。

  “嗯,苟主任说的不错,下面哪一位来说?”徐平的目光落到包飞扬脸上,县里的常委们没有规定具体的位次,但大概的顺序大家都心里有数,这就是潜规则。位置靠在最前面的,无疑就是县委书记徐平,然后是县委副书记、县长杨承东,党群副书记曹逊。
  接下去就是纪委书记、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这几年党风廉政建设越来越受到重视,纪委书记在常委中的排名也水涨船高,其地位往往仅次于三巨头,有段时间甚至直接由副书记兼任。意识形态和宣传工作是党的重点工作,组织工作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所以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在党内的地位也很重要,至于谁先谁后,有时候还要看任职者的资历和时局。
  现在的政法工作还不像日后那么重要,政法委书记、统战部长的排名又要往后靠一点,有的地方统战部长甚至还没有进入常委。武装部长虽然也是常委,但是对地方上的事务参与比较少。
  然后才是常务副县长和县委办主任,常务副县长进常委班子也是这几年才成为惯例,以前政府常常只有一把手才能进常委,因为政府一把手同时也兼任丨党丨委副书记,或者说是由丨党丨委副书记兼任的。
  县委办主任是为县委班子服务的,通常排在最后。
  当然,具体怎么排顺序,往往还要看实际情况,受资历等因素影响。包飞扬并非常务副县长而担任常委,又刚刚成为常委,资历甚至比苟亮学还要浅,自然在十二位常委中排名靠后。
  不过既然是常委,就有在常委会上发言、投票的权力,尤其是投票的时候,每个常委都有一票,除了县委书记拥有决断权,其他人票都是一样的。
  “我在政府这一块主要分管工商贸易口和招商工作、造纸产业园项目。”包飞扬向徐平欠了欠身,目光缓缓从其他人的脸上掠过,碰到对方的目光,便微笑着点头致意,算是打过招呼。
  “造纸产业园项目是县里的重点工作,相信在徐书记、杨县长、曹书记,以及各位常委的领导下,县里的各项工作一定会呈现新的面貌,蒸蒸日上。”包飞扬言简意赅地说道,他手上的工作很多,而且都是县里的重点,如果要展开说的话,那其他人就都不要说话了,作为排名靠后的常委,他自然不能够抢其他人的风头。
  “包县长说得有点简单啊,谁都知道你包县长是个大能人,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望海县的格局啊!”徐平微笑着说道。
  包飞扬不由在心里暗骂:又是一头笑面虎!
  新任县委一把手徐平的话看似恭维,实则是将原来望海县班子里的其他人和包飞扬割裂开来。包飞扬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望海县的格局,那望海县班子里其他人呢?他们难道就没有功劳吗?
  没有人喜欢被别人的光芒完全遮住,尤其是对望海县县委班子的这些领导来说,他们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至少在望海县这个地方上还是会感到自傲的。但是今天会议上,他们的自傲却被徐平的这句话击得粉碎。可是呢,他们也没有办法去怨恨徐平,这不光是因为徐平是县委书记,更重要的是,徐平所说的大部分也是事实,望海县今天的局面,绝大部分功劳是要记在包飞扬身上的。徐平说包飞扬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望海县的格局也不为过。

  虽然说徐平所说的事实,但是听起来可是不大舒服,甚至某些人,不自觉地对包飞扬产生了怨恨之意。就算这些人在心里不愿意承认,但是潜意识里恐怕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包飞扬深深地看了徐平一眼。
  仅仅从徐平这句话里,包飞扬就意识到徐平到望海县来,绝不会安安静静地当他的县委书记,更不会单纯地配合他对望海县经济发展的规划。
  对包飞扬来说,不管徐平是为了维护县委书记的权威也好,还是为了掺沙子、摘桃子,只要徐平紧抓着县里的权力不放,那就意味着将来必然会和自己发生冲突。
  其实从齐少军选定徐平到望海县来,就注定了双方的矛盾没有办法调和。毕竟,齐少军不可能看到望海县的发展果实掌握在一个非嫡系干部手里!
  包飞扬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徐书记您刚来,对望海县的情况还不了解,虽然说我为望海县介绍了几个投资商,拉了几笔投资。但是如果没有县委县政府的英明领导和巧妙安排,没有全县干部职工废寝忘食的努力,这些项目也未必就能够留下来。所以徐书记您这句话我可有点承受不起啊!你千万不能抹杀了大家伙儿的功劳。”
  徐平目光微微敛起,手指轻轻叩了叩手心。
  包飞扬的这个反击也算是非常凌厉啊,不但直言他这个县委书记是初来乍到不了解情况,还指出他这个县委书记要抹杀大家的功劳,一下子就将他这个新县委书记和班子里的其他人对立起来了。

  虽然说班子里其他成员不一定就会因为这句话跟他这个县委书记对立,但起码他徐平刚刚说的挑拨话就没有了效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